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七十九章 這是什麼意思

第六百七十九章 這是什麼意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一晃,楊開來到雷光神教已有兩個月,兩個月的時間不長,但也不短,楊開始終無法下定決心要不要依靠雷光神教達成自己的目的。

通過這段時間的打探,他發現雷光神教也有許多見不得人的勾當,這讓他不太放心。

姬夢第二次向神教總壇繳納靈丹回來之後,向楊開稟告了一個消息:「段長老想請你去一趟總壇。」

「哦?」楊開挑了挑眉頭,「什麼事?」

「長老沒說。」姬夢搖了搖頭,「只是說讓你儘快去一趟,他有要事相商。」

「恩,我知道了。」楊開點點頭,段海上次將他帶到這邊之後就一直沒露過面,他身為雷光神教的大長老,肯定是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楊開倒也理解。

「我們現在就走么?」姬夢徵詢地問道。

「可以。」楊開也沒有要耽擱的意思,點點頭便朝雷光總壇的方向飛去。

這是楊開第一次前往雷光總壇,人生地不熟,自然需要姬夢領路,一路飛了許久,才漸漸地來到人群聚集之地。

從天空中俯瞰,下方成片成片的建築群,很多身穿金黃服侍的武者正在行走,天空中,也有不少人正在飛行,行色匆匆。

整個雷光神教,生機澎湃,武者無數,強者更是層出不窮。

楊開看得連連點頭,讚嘆不已。

雷光在通玄大陸算不得什麼大勢力,在這方圓幾千也不是頂尖。最頂尖乃是天霄宗,那可是有入聖境強者坐鎮的強大勢力。其他的比如羅生門,古月洞天也比雷光要資本雄厚。

在這四個勢力中,雷光只屬於墊底般的存在,但它依然有不俗的底蘊,這是楊開出身的那個世界無法比擬的差距。

直接落到一棟恢宏的建筑前,楊開出示了客卿銘牌,那守衛的弟子連忙恭敬行禮,似乎沒見過這麼年輕的客卿。對楊開頻頻側目,面露驚容。

「你從這裡上去就行了,段長老就在那裡等你。」姬夢示意道。

「你不去?」

「我沒資格進去的。」姬夢期期艾艾道。

楊開微微點頭:「那你在這裡等我片刻,等會一起回去。」

「好。」姬夢開心應道。

順著一層層的階梯一路向上,走了許久,楊開才來到那大殿前,大門洞開。楊開邁步走進。

段海正在裡面等候,見楊開到來,連忙露出一抹微笑,起身相迎。

「段長老。」楊開抱拳招呼。

「楊客卿,兩月未見,近來可好?」

「還不錯。」

「我神教弟子服侍的是否周到?若是楊客卿對她不滿意的話。我可以給你更換一個,定讓你滿意。」

「不用了,姬夢就蠻好的。」楊開搖了搖頭。

「那一切隨你。」段海笑容滿面,請楊開落座,有弟子奉上香茗。喝了一會之後,楊開才問道:「不知段長老這次讓我過來。有何指教?」

「不敢當!」段海連忙擺手,神色謙虛,「這次並沒有什麼事,只是每一位客卿來我神教之後,我都會與之聊聊。」

楊開神色淡然,知道對方這是要跟自己拉拉關係,攀攀交情了,這也是所有勢力籠絡人心的手段。

「之前曾聽楊客卿說過,不能在神教常駐,段某能問一問,楊客卿是有什麼要事要辦么?」段海笑眯眯地詢問起來,「如果有事,楊客卿可千萬不要客氣,只需一句話,我神教定會鼎力相助。」

「真到那時候,我不會客氣的。」楊開呵呵一笑。

「如此最好。」段海輕輕頷首,「對了,楊客卿此前也說過,等時機成熟時,會請我神教幫一個忙,敢問現在時機是否成熟?」

楊開搖了搖頭。

「我明白了。」段海爽朗大笑,「看樣子楊客卿對我神教並無多少留戀,也沒有要歸屬的意思,甚至還有些不信任。」

楊開眉頭一皺,深深地凝視著段海,不禁有些警惕起來,段海這話,大有深意啊。

「如果有可能的話,段某是很希望楊客卿能夠加入我神教,成為我神教的一份子的。」段海忽然肅然起臉色,「但是,楊客卿似乎沒有這個打算,而段某,卻又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查明你身上的秘密!」

這般說著,雙腳輕輕跺了下地面。

驀然間,以楊開為中心,四周的地面上亮起了一道道陣法紋路,這些陣法紋路迅速收縮,猝不及防間,湧進了楊開的體內。

楊開勃然變色,連忙運轉真元。

但真元一動,經脈便刺疼無比,宛若有億萬螞蟻啃噬一般,一身血肉也不禁戰慄,剛凝聚起來的力量,瞬間崩潰。

「段長老,這是什麼意思?」楊開沒有絲毫驚慌之色,一邊查探自身的情況一邊冷臉望向段海。

段海失望地搖頭,面上還有些遲疑的神色,朗聲道:「對不住了楊客卿,其實段某也不想這麼做,一位如你這般年紀的靈級煉丹師,對我神教來說,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可惜你並沒有要加入我神教的意圖,我相信,即便我再怎麼努力,也拉攏不到你。」

「嘿嘿。」楊開笑了起來,「段長老,我沒有做什麼危害雷光神教的事情吧?」

「你確實沒有,我說了,段某這麼做也是無奈之舉。」段海沉重搖頭。

楊開的目光閃爍著,儘管沒想明白其中的緣由,但一頭栽進人家的陷阱里卻是事實。

他之所以來雷光神教,完全是因為杜老的緣故,那麼在現在這件事中,杜老有沒有摻和進來?

這般想著,楊開將目光投向段海背後的屏風處,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