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八十一章 風眼

第六百八十一章 風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地牢中,姬夢望著楊開,神色幽幽。

楊開呵呵一笑:「他既然不會輕易相信我,那他要如何拉攏我?我現在可以答應他任何條件,但只要我離開這裡,隨時都可以反悔。」

「是啊,所以就需要我來努力,確保你不會言而無信。」姬夢勉強一笑,「我是神教的弟子,雷光是我的師門,希望你不要怪我。」

楊開淡淡地看著她。

他還真沒有立場去責怪和指責姬夢什麼,但站在自己的角度來看,這個女人在無形中也是敵人了。

對待敵人,楊開向來不會心慈手軟。

察覺到楊開的冷意,姬夢心中苦澀,勸慰道:「你何必這麼堅持?雖然我不知道段長老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但只要你肯合作,他肯定不會虧待你的,囚禁了你,並沒有折磨你,也沒有殺你,足以見他一片誠意。」

「確實誠意十足。」楊開冷嘲熱諷。

「你就妥協了好不好?只要你妥協,對你,對段長老,對我,都有好處。」姬夢柔聲勸解。

「對你也有好處?」楊開的神色玩味,「段海跟你許諾了不少條件吧?」

姬夢沒有回答,反而是從懷裡取出一個翠綠的玉瓶,揭開瓶口,一股肉眼可見的白霧,從瓶口裡瀰漫了出來。

姬夢輕輕吹拂著,那些白霧很快便衝進了地牢中,瀰漫在楊開周邊。

楊開警惕地望著她,屏住呼吸。但是那些白霧還是透過自己的毛孔,鑽進了體內。

隱隱地。楊開感覺到有些不太對勁,自己的血液流動速度加快了不少,心跳也比之前強力,腦海中甚至也浮現出一絲靡靡之音。

姬夢臉紅著解釋道:「這是七情六慾霧,算是一種很強的媚葯。」

「你想幹什麼?」楊開大笑,「你不會想霸王硬上弓吧?」

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對自己使用媚葯,這可真是千古奇談。

「是啊。段長老說。只要我能給你生個孩子,你就可以從這裡走出來。」姬夢幽幽地望著楊開。

楊開面色一沉,瞬間洞悉了段海的險惡用心。

他自知無法掌控楊開,便動用了這種齷齪的手段。

虎毒不食子,只要楊開有後,被他拿在手上,他就不怕楊開不就範。

雖然這個投入的周期很長。但是他等得起。

只是片刻時間,瀰漫在楊開身邊的白霧便被他的身體吸收乾淨,漸漸地,楊開的眼珠子紅了起來,鼻息也變得有些粗重,目光灼灼地盯著牢門外的姬夢。充滿了濃濃的侵略。

被他這麼一盯,姬夢也不禁有些嬌羞起來,扭扭捏捏的,渾身不自在,但也沒太多的動作。只靜靜等待藥效的發揮。

「你喜歡我?願意把自己的一生託付給我?」楊開勉力保持著清醒,冷冷地看著姬夢。

「談不上喜歡。」姬夢緩緩搖頭。「我們又不是太熟悉,但是,把自己託付給你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你是煉丹師,前途光明,我只是神教的一個普通弟子,想要出頭的話,只能依靠自己選的男人了。」

「你想多了。」楊開咧嘴獰笑,「就算我要了你,以後也不會對你太好,說不定對你非打即罵!」

姬夢嬌軀一顫,神色黯然道:「那我也認了。」

「不可理喻。」楊開搖頭,對她僅有的一絲好感也破滅了。

「你應該堅持不住了吧?」姬夢輕咬著薄唇,揚聲喊道:「段長老,把門打開吧。」

牢門上忽然閃爍起幾點光亮,四周的禁制也瞬間被破解,姬夢推門而入,來到楊開面前,俯下身子,靜靜地看著他。

醉人的芬芳瀰漫開來,受這股女人的氣息影響,楊開似乎有些發狂的徵兆,眼眸里閃爍的全是野獸般的神采。

姬夢有些害怕,但還是強忍著心頭的不適,閉上雙眸,向楊開印上自己的一雙紅唇。

氣息紊亂,姬夢緩緩閉上了眼睛,臉蛋緋紅。

就在四唇相接的前一刻,姬夢忽然嬌呼一聲,趕緊睜開了雙眸。

自己的頸脖被楊開一手卡住,面前這個男人的眼睛一片清明,呼吸平穩,哪還有之前受到媚葯影響的徵兆?

他望著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厭惡和不屑,表情冷酷。

「女人應該更自重一點。」楊開冷聲道。

姬夢掙扎著,好不容易擺脫了楊開的束縛,連忙退出牢房,大口喘著氣,面上一片心有餘悸,不可置信地望著楊開。

「我接觸過太多修鍊媚功的女人了,區區媚葯就想讓我動情,段長老你這手段未免有些拙劣啊。」楊開凝視著虛空某一處,冷笑不迭。

地牢外,正在用神識查探裡面動靜的段海面色一沉。

「楊開,我……」姬夢張了張嘴,表情期期艾艾。

「不想死就滾!」楊開漠然地望著她,一臉冷酷。

姬夢頓時顯得有些失魂落魄,掙扎了許久,這才掩面離去。

「師兄,這小子太古怪了吧?那七情六慾霧可是我花了大力氣配置出來的,超凡境都抵擋不了,他怎麼會無事?」地牢外,許奇露出驚奇的表情。

段海神色陰霾,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楊開這般軟硬不吃,讓他覺得有些無能為力。

「師兄,不如把他帶到風眼去!」許奇低聲提議道。

「風眼?」段海緊皺著眉頭,「你是想用藉助風眼的力量,將他的神魂吹出來?」

「不錯!」許奇重重點頭,「看這樣子,我們是沒辦法得到他了,既然如此,得到他的神魂也不錯。先不說他關於背棺人的記憶,單是那些神識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