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八十五章 找我有事?

第六百八十五章 找我有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雷光神教,風眼所在的禁地中,忽然爆出一聲巨響,旋即,天地能量紊亂,幾乎所有的雷光弟子都察覺到了這邊的異常,忍不住驚奇地朝這邊望去,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武煉巔峰。レ.39820.&spades點レ

很快,一股狂暴的勁風,從禁地的方向吹了過來,樹木搖曳,房屋倒塌,方圓五十里範圍內,雷光神教的基業,一片狼藉。

諸多雷光強者,面se大變,手足冰涼。

..

而在禁地處的那些人同樣目瞪口呆,感受這天地威能爆發出來的毀滅,全都在運功抵擋。

從風眼處爆發出來的力量,不但有看得見的犀利攻擊,還有無影無形的吹魂風。

那本是風眼中蘊藏的威能,但在這一刻,卻忽然向外爆發。

一行數人,離風眼都比較近,誰也不曾想到災難就這麼降臨在頭上。

段海和許奇一愣神,紛紛慘叫起來,那吹魂風湧入腦海,瞬間便讓他們的識海動蕩起伏,神魂不穩,頭暈眼花。

夏成蔭也不敢有絲毫怠慢,施展出自己的手段,抵擋來自吹魂風對自己神魂的傷害。

蒼炎正yu保護杜老和米娜撤退,卻見杜老不慌不忙,取出一塊青se的石頭,這青se的石頭被他拿在手上,灌入真元,很快,一個青se的光幕成型。..

「蒼炎進來!」杜老招呼道。

蒼炎連忙閃身衝進光幕內,一踏足光幕的保護範圍,來自神魂上的壓力便驀然消失。

「煉青石?」蒼炎眼前一亮,道出了這塊青石的名字,「杜老好底蘊武煉巔峰!」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杜老苦笑不迭,「風刃襲來了。」

蒼炎輕輕點頭,也不敢怠慢,趕緊凝聚力量,將襲來的風刃全部打飛。

他知道,煉青石激發出來的這青se光幕,僅僅能抵擋來自神魂上的攻擊。對有形有質的攻擊並無防禦效果。

他也只是在傳聞中聽說過煉青石。知道這東西貴重的不得了,是來自星空中的產物,可以防禦住入聖境強者的神識攻擊,可以說,有這樣一塊奇石,就無需擔心自己的神魂會受到創傷。

但這東西很容易損壞,可能用個幾次。便會化為齏粉。

杜老這個時候拿出來,也是無可奈何,他是聖級煉丹師,卻不是入聖境強者,本身修為也只有超凡一層境,常年浸yin在煉丹之術上。疏於修鍊,戰鬥力與神遊境頂峰相差無幾。

「杜老!」夏成蔭急呼一聲,一邊喊一邊也朝這邊靠了過來。

杜老眉頭一皺,卻還是輕輕點頭,加大了手上力量的輸出,那煉青石形成的光幕又擴大的了一份,勉強讓夏成蔭擠了進來。

兩位超凡三層境的強者一起出手,將杜老和米娜擋在身後。來襲的風刃全部被打飛。

段海和許奇兩人被吹魂風襲擾的頭暈目眩。如無頭的蒼蠅一般在爆發的狂風力量中亂轉,很快便遍體傷痕。鮮血淋淋,夏成蔭看得心急,低喝道:「杜老,能不能讓他們也進來?」

「老朽無能為力了,再加大力量的輸出,這塊石頭只怕是會碎裂的。」杜老緩緩搖頭。

知道杜萬不是在推辭說謊,夏成蔭不禁嘆息。

段海和許奇是他神教中的兩位長老,他自然不忍心看到他們就這麼葬送此地,躲在煉青石形成的光幕中,夏成蔭也只能儘可能地照顧到他們,將襲向他們的風刃抵消,同時不斷地出言吆喝,想喚醒他們的神智。

但沒有絲毫效果,這本應該隱藏在風眼中的威能忽然爆發了出來,段海和許奇這兩位超凡兩層境的強者根本無法抵擋,只不過片刻時間,他們便倒在了血泊中,雖然還有生機,但長時間暴露在吹魂風下,他們的神魂早晚會被吹出來。

夏成蔭看得心急,卻無計可施。

驀然,隨著一陣更狂暴的攻擊襲來之後,一切忽然風平浪靜起來,似乎剛才那一陣爆發,是風眼最後的威能。

杜老手上的煉青石,也在這一刻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碎裂開來,從他的指縫間滑落。

「楊開!」米娜忽然驚喜地喊了一聲,伸出玉指指著虛空。

眾人不由jing神一震,抬頭望去,只見在那虛空中,楊開渾身**,一身血污地凌立在那,神se淡然,但從他的肉身中,卻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能量。

蒼炎眼帘一縮,咧了咧嘴,無聲地笑了起來。

楊開的樣貌和他腦海中那模糊的影像相當符合,這也就是說,祖師要找的人,就是他!

「風眼呢?」夏成蔭傻了,他發現,存在於雷光神教不知道多少年的風眼,居然消失不見了。

而此地,也再無一絲一毫的風屬xing能量。

這個發現讓夏成蔭面如死灰。

風眼對雷光來說,是很貴重的存在,少了風眼,這也就意味著ri後那些修鍊風屬xing功法和武技的弟子們,再無法從這裡得到幫助了,也再無法在這裡感悟風的奧秘了。

「你這混蛋,能不能把衣服穿上?」米娜用手在嘴邊圈了個小喇叭,臉蛋緋紅,一邊上下打量楊開的壯碩身材,一邊揚聲高呼。

似乎是聽到了她的話,楊開緩緩睜眼,朝那邊看了過去。

眉頭微微皺了皺,他發現那邊站的四個人,除了杜老和米娜之外,剩下的兩個自己都不認識。

但不可否認,這兩人給他的壓力,比段海和許奇都要強。

眼角的餘光忽然瞄到倒在血泊中呻吟的段海和許奇,楊開嘿嘿獰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