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九十四章 綺秀峰

第六百九十四章 綺秀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祝各位書友端午節快樂,身體健康.

………………

這座山峰,美麗異常,峰頂上瀑雨紛飛,高山流水,宛若銀河傾斜,水霧繚繞,迎面撲來一股清晰自然的感覺武煉巔峰。

緋雨帶著楊開穿過那傾斜而下的瀑布,落在半山腰處的一個山洞前。

楊開深深地吸了口氣,身心放鬆,感知一番,卻現裡面沒有一個人。

「這是綺秀峰,是我住的地方,我們四大護法,每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山峰,他們那邊很熱鬧,不過我嫌吵,就獨自一人居住了,跟我來吧。」說著,領著楊開朝山洞內走去。

山洞內部及其寬敞,也很乾燥整潔,在那山腹中,一間間石室巧奪天工地被開鑿而成,石壁上到處點綴著散光芒的奇石。

這裡,甚至連一點異味都沒有,反而還充盈著淡淡的香氣。

楊開看得嘖嘖稱奇,本以為象緋雨這樣嗜酒的女人肯定沒什麼女兒家的樣子,卻不想她的住處這般精緻。

「小師侄,要不你以後就住在這裡陪我好了,師叔一個人,怪孤單的。」緋雨也不知道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忽然來了一句。

「我住這裡?」

「對呀。之前把你安排在山谷,是不知道你的來歷,既然你也算是我天霄宗弟子,便有權利選擇一座山峰居住,而且,你若是煉丹的話,應該需要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吧?我這裡不錯哦,蒼炎他們那邊每天人來人往的,肯定會打擾到你。」

「這裡的條件確實不錯。」楊開點點頭,表示贊同。

「好好考慮下吧,師叔認真的呢。」緋雨嫣然一笑,紅暈滿布的臉蛋猶如熟透的水果。

在山腹中拐拐繞繞。很快,便隨著緋雨來到一處空曠的場地。

緋雨雖然嘴上說著蒼炎那群混蛋只知道惦記她的千紅花釀,但到了這裡,還是熱情地布置起來,擺放好桌椅,取出幾壇自己釀造的千紅花釀,又端來珍藏的靈果。

才剛安置妥當,不遠處便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旋即,蒼炎武煉巔峰。力丸和另外一個身形欣長消瘦的男子大步邁進。

「我似乎聞到了酒香!」力丸兩條粗重濃厚的眉毛猥瑣地跳動起來,誇張至極地嗅著空氣。

蒼炎背上背著一隻楊開未曾見過的妖獸,雄赳赳氣昂昂而來。

待看到桌子上的酒罈之後。兩人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舔著臉道:「緋雨果然是好姑娘。」

緋雨臉色陰冷,斥道:「一人一壇,喝完滾蛋!」

「夠了夠了!」力丸連忙點頭,抱起一個酒罈子就不願意撒手了。

楊開悄悄地在打量那第三個人。這個人應該就是天霄宗四位護法中的最後一位了,同是凡三層境的水準,但楊開敏銳地現,和蒼炎的壓迫,緋雨的綿柔,力丸的詭譎不同。這個人的氣息顯得尤其凌厲。

對方似乎也在看他,忽然咧嘴一笑:「這就是新來的小師侄?」

他一咧嘴,楊開險些笑場。

因為這個人。居然長了一口誇張的齙牙。

本來他覺得力丸已經夠猥瑣了,可和眼前這位比較起來,還是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感覺。

天霄宗的這兩位強者,當真是很有特點。

「楊開見過師叔!」楊開一本正經地行禮。

飛箭微微頷,忽然擺出一個拉弦搭箭的姿勢。

嗡……

天地似乎有些顫抖。周旁的靈氣為之一滯。

楊開本能地眼帘一縮,這一刻。他不禁生出一種被毒蛇盯上的危機感,避無可避。

蒼炎,緋雨和力丸都默不作聲,只是笑吟吟地看著楊開。

飛箭的食指捻動著,忽然,咻地一聲傳出,一股無形的攻擊直衝楊開奔來。

楊開的眼珠子瞪圓,磅礴的真元透體而出,兇猛一拳朝前方迎去。

轟……

能量紊亂,真元跌宕,楊開身形未動。

四位護法的眼前一亮。

飛箭咧著齙牙道:「還不錯啊,蒼炎跟我說,你的實力比一般的神遊境要厲害很多,我還不怎麼相信,現在看來,我天霄宗又多一位棟樑之才。」

「師叔是用箭的?」楊開的目光閃了閃。

飛箭微微頷:「是。」

緋雨湊了過來,小聲地在楊開耳邊嘀咕道:「這是個陰險的傢伙,從不跟人正面打鬥,但躲藏在暗處,沒人能躲避得了他的利箭,你要是想學怎麼陰人的話,多跟他請教請教。」

楊開點了點頭,他明白飛箭剛才那一擊只是試探,並沒有帶任何敵意和惡意,但即便是那樣的一擊,也險些出楊開能承受的範圍。

天霄宗這四個人,每一個都不可小覷。

「相由心生嘛。」緋雨忽然大有深意地嬌笑著。

「喂,注意措辭。」力丸頓時不樂意了。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我等這千紅花釀等了五十年,開喝吧。」蒼炎走上前拿起一壇,揭開封泥,仰面灌了一口,面色頓時紅潤起來,大讚道:「好酒。」

見他這般大快朵頤,力丸和飛箭也按捺不住了,連忙加入其中。

楊開坐在一旁,拿著一枚靈果慢慢吃著,看著眾人豪爽奔放的姿態,心中生出一股溫馨的感覺。

這四位師叔感情應該很好,偶有爭執打鬧,那也是兄弟姐妹之間增進感情的催化劑。

酒過三巡,各人醜態百出,再也沒有凡境強者應有的姿態。

緋雨的肌膚上泛著紅光,醉醺醺瞥了楊開一眼,隨手將自己的酒罈丟了過來,嬌笑道:「小師侄,你也喝一口。」

楊開接過,看了她一眼,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