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六百九十七章 果然倒霉

第六百九十七章 果然倒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霄宗和杜老等人對楊開很不錯,但如果得知他和古魔一族有關係之後,恐怕會勸說他設計將古魔一族滅族武煉巔峰!

楊開並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場面。

在魔神堡的那段時間,他受到了麗蓉和寒菲等人的照顧,覺得古魔一族也很不錯的樣子。

閑聊一陣,眾人紛紛休息起來。

夜深人靜,荒郊野外只有微弱的篝火在跳躍。

米娜悄悄扯了扯楊開的衣服,楊開睜開眼,狐疑地望著她。

「跟我來。」米娜輕聲說了一句,貓著腰朝黑暗中走去。

楊開起身,信步跟上。

走出幾百丈,來到一顆大樹下,米娜坐了下去,背依著樹榦,拍拍自己身邊的位置,示意楊開也坐下。

「什麼事?」楊開愕然問道。

「沒什麼,就是跟你聊聊天,在那邊說話會打擾到他們的。」米娜嫣然一笑。

「你想聊什麼?」楊開隨手拔起一根小草,在指尖纏繞著。

「隨便聊聊唄。」米娜放平了雙腿,伸了個懶腰,漸漸放鬆許多,扭頭問道:「你這一身煉丹術,到底是跟誰學的?為什麼你年紀比我還小,都已經是靈級上品煉丹師了?」

「我要是說是自學的,你信不信?」楊開笑了笑。

米娜猛撇嘴,顯然不相信他說的話。

「那我就沒辦法了。」楊開聳聳肩膀。

「杜老說,你背後肯定有一位頂尖的煉丹師在教導你。那是比他都要厲害很多很多的煉丹師。」

「算是吧。」楊開微微頷。

他的煉丹真訣,也算是大魔神留下的東西,他這一身煉丹術,即可以說是自學,也可以說是來自於大魔神的傳承。

「真的有這個人啊。杜老很想見見他呢。」米娜聞言面色一震,「不過杜老也知道,象這種人是不會輕易露面,更不會輕易見外人的。」

「呵呵……」楊開乾笑一聲,杜老想要見那莫須有的高人,楊開也能理解,估計是他的煉丹術水準到了瓶頸,想從別人那汲取點經驗,看在有生之年是否能夠突破到下一個層次。

這一次去浮雲城。大概也有這樣的目的,畢竟那邊會聚集很多實力群的煉丹師。

「要是有機會的話,你能不能替杜老引薦一番?」米娜期待地望著楊開。

楊開沉默下來,久久不語。

這個要求,他可沒法答應武煉巔峰。

「怎麼不說話了?」米娜見他沉默。以為自己這個要求有些過分,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恩,教我煉丹術的那個人,已經死了。」

「啊……」米娜不禁捂住了小嘴,連忙道歉:「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關係……」楊開搖了搖頭。

就在此時,兩人的臉色莜地一變。凝神朝前方望去,在那前方,一股兇悍的神識能量正迅接近過來,眨眼的功夫。便降臨到了楊開和米娜兩人的上方。

米娜如臨大敵,各種秘寶急忙祭出,守護周身。

她的戰鬥經驗很稀薄,但反應卻相當快。手忙腳亂中倒也將自己守護的密不透風。

楊開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神色淡然。眼神漸漸冰冷,朝虛空中望去。

他覺得,這股神識力量,有些詭異,似乎跟一般釋放出來的神識攻擊不太一樣。

正這麼想的時候,那股神識能量居然圍繞著楊開和米娜轉了幾圈,下一刻,衝進了楊開的識海中,消失不見。

「楊開!」米娜花容失色,連忙呼喊。

楊開雙眸無神,端坐在原地。

刷刷刷……

這邊的動靜吸引了幾百丈之外的眾人,蒼炎第一時間趕到,沉聲詢問:「什麼情況?」

剛才那一瞬,他也感覺到了一股神識力量的迸,聽到米娜的呼喊後立刻趕了過來,但卻什麼都沒現。

米娜倉皇失措,趕緊將剛才生的事說了一遍。

「奪舍?」力丸面色一變,敏銳地察覺到了事情的真相。

定是有一位強者在附近死亡,神魂遁出了肉身,巧合了碰到了楊開,便企圖奪取楊開的身體為己用。

「奪舍啊……」緋雨抿嘴嬌笑了起來,「那不用擔心了。」

蒼炎也不禁放鬆許多,微微頷。

力丸和飛箭更是嘿嘿獰笑了起來。

「你們……你們怎麼一點都不擔心啊?」米娜急得快哭了,她也知道奪舍是什麼樣的,被奪舍之後會有什麼後果,一個不好,楊開就可能神魂俱滅。

天霄宗這四位強者不但不擔心,反而還齊齊露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這讓米娜怎麼也想不明白。

杜老微微一笑道:「米娜!稍安勿躁。」

「杜老,他們……」米娜跺跺腳。

「楊小友是不會被奪舍的,你忘記他擁有什麼了?」杜老大有深意地望著米娜。

米娜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對了,這混蛋有神識之……」

杜老微微點頭:「只要不是入聖境強者的神魂前來奪舍,楊小友都能應付自如,我們等著就好。」

「這人真倒霉,選誰不好,居然選小師侄,要是我,我就選你這細皮嫩肉的小姑娘。」力丸猥瑣地笑著。

米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為老不尊!」

「喂,我還很年輕好不好。」力丸頓時不樂意了。

識海內,楊開的嘴角噙著莫名的微笑,望著闖進來之後變得手足無措的那縷神魂能量。

本想吞噬楊開的神魂,奪舍楊開的肉身,可一進入這灼熱的識海中,這人就現不對勁了。

自己似乎一腳踩進了鬼門關!

四周那燃燒的火海,灼熱的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