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零二章 冰心雪蓮

第七百零二章 冰心雪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滾!」一聲怒喝,響徹雲霄,所有的聲音瞬間靜謐,每個人的耳膜都在嗡嗡作響,實力低一些的武者,耳孔中甚至流出了鮮血,攤位前這般吵鬧不休,顯然讓那賣主有些動怒了。

「相同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滿足不了我的要求,請離開這裡。」那賣主聲音低沉地說道。

「超凡三層境!」人群中,傳來一聲低喝。

從這賣主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氣息,眾人意識到他實力的不俗,當即便有一些想佔便宜的人搖頭嘆息,緩緩退去了。

這賣主一看便是彪悍之人,屬於那種刀口舔血的猛人,占這種人的便宜,註定沒什麼好下場。

但還是有不少人留了下來,苦口婆心地想與那賣主殺價。

賣主搖頭不迭,一口咬定十枚聖丹的價格,怎麼也不鬆口。

漸漸地,攤位前的人少了起來,最終門可羅雀。

楊開和緋雨兩人也總算來到了攤位前,看清面前的東西之後,紛紛神色一震。

擺在賣主面前的,是一朵巴掌大小的冰蓮,似乎是由冰晶雕琢而成,但卻散發著勃勃生機,蓮花綻放,蓮葉鮮嫩欲滴,幽幽的清香從這朵冰蓮中徐徐散發出來,無論是楊開還是緋雨都感覺渾身舒暢,思維變得比平常時候要敏銳許多。

異寶!楊開當即斷定。

「冰心雪蓮?」緋雨更是失聲驚呼,緩緩蹲了下了身子。美眸在那冰蓮上打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有萬年的年份了吧?」

此言一出,楊開神色一變。

萬年!無論什麼藥材,即便是最低等的藥材,能夠生長到萬年的年份,那也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更不要說,這朵冰蓮一看就不是平凡貨色。

那賣主古井不波的臉色也微微動了一下,抬眼看了看緋雨,微微點頭道:「總算是來了個識貨的。」

緋雨抿嘴一笑:「不是我識貨。剛才那些人也有不少識貨的,不過他們不肯說實話罷了。」

想要這東西,自然不會刻意去誇大它的價值,都想著這賣主眼拙,好佔一番便宜。

「真的只能用十枚聖丹換?」緋雨輕聲詢問。

賣主輕輕頷首。

緋雨搖頭嘆息,十枚聖丹,她實在是拿不出來,聖級丹藥並非人人能夠煉製的,即便是聖級煉丹師。在煉製的時候也有很大的幾率失敗。

所以每一顆聖級丹藥都價值昂貴,十枚更是價可奪城!

一般的武者。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十枚聖丹。

「師叔,這東西能滋養神魂吧?」楊開在辯解天才地寶上也頗有造詣,但畢竟接觸的時間不長,有一些東西還是不怎麼認得。

相反緋雨就不一樣了,她雖然不是煉丹師,可畢竟活了這麼多年,眼力,見識都比楊開要廣泛。能一眼認出這冰心雪蓮和它的年份並不是奇怪。

「恩,滋養神魂的異寶。」緋雨微微頷首。「無需煉製成丹藥,直接服用便能發揮出它的全部效用,用這麼一朵冰心雪蓮,無論是誰,神識力量都會暴漲。奇怪,這東西可來之不易,你為什麼不自己服用。反而要來換十枚聖丹?」

「我自然有自己的原因。」賣主不想多解釋,「你們有足夠的聖丹么?有的話現在就可以成交,沒有的話不要來浪費我的時間。」

緋雨撇了撇嘴,頓時有些不待見這賣主了。

楊開沉思了一會兒。這才開口問道:「能不能給我幾日的時間籌備一番?」

「你要多久?」那大漢看了楊開一眼。

「三天!」

「我可以給你時間,但我不能保證在此之前我不會把它賣出去。」賣主沉聲道。

楊開皺了皺眉:「可是我現在只有一枚聖丹!」

「那就是你的事了。」

見他這般不通人情,楊開也不好再說什麼,滋養神魂的異寶,他確實也很想要,但需要十枚聖丹,以他現在的煉丹水準,還是要一點時間準備的。

最起碼也要收集一些不低於靈級上品檔次的藥材,最好是聖級的。

再配以靈陣和萬葯靈乳煉製的話,三日時間楊開有自信能夠煉製出十枚聖丹。

當然,付出的代價也會很巨大,說不定要浪費無數材料。

正在考慮是不是要這麼做的時候,身旁忽然有一人蹲了下來,楊開扭頭望去,發現這居然是一個長相俊秀,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年輕人。

來人也看了楊開一眼,四目相對,雙方皆從彼此的眼中看出一絲驚詫的讚歎之色。

大家都感覺,對方的實力不低。

緋雨也是美眸中泛起異樣的光芒,盯了那年輕人幾眼。

那人溫和一笑,笑得有些邪魅,似乎一下子,連這天地都變得陽光燦爛起來。

「這冰心雪蓮倒是不錯。」年輕人收回目光,開始關注面前的異寶。

「十枚聖丹!」賣主依然神色淡漠地報價。

「恩,我要了。」那年輕人微微頷首。

楊開和緋雨神色愕然,那賣主似乎也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看他,皺了皺眉道:「先給我十枚聖丹,這東西就是你的了。」

他顯然不相信這樣一個年輕人,能一下拿出十枚聖丹來。

年輕人微微一笑,隨手拋出一個乾坤袋:「自己看看,正好是十枚,你再要多的話,我也沒辦法了。」

那賣主放出神識查探一番,忽然面色一喜,站了起來大步離去,很快,身影便消失不見,乾脆利索至極,連話都沒有多說一句。

楊開和緋雨兩人目瞪口呆。

那年輕人卻微微一笑,伸出一隻不遜於女兒家的修長的手,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