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零七章 又輸了

第七百零七章 又輸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看著神色陰霾,迅速接近過來的周良,楊開一身氣機似乎都被對方強橫的氣勢壓制住了,手足冰涼,根本動彈不得。

入聖境強者,與他如今的修為差距了兩個大境界,對方如果真的要下殺手,他毫無反抗之力,甚至連緋雨也逃不過這一劫。

站在楊開身後的翟耀忽然輕聲嘀咕了一句,楊開和緋雨兩人面色驚疑。

周良無視了楊開和緋雨,直直地來到翟耀面前,急切地詢問道:「翟公子可曾受傷?」

聲音中透著一股迫切和關懷的味道,甚至還隱隱有些擔憂和驚恐之意,似乎很懼怕翟耀在剛才的戰鬥中有所損傷一般。

全場嘩然,聶雛鳳的笑容僵硬在臉上,傻在了原地,聶從也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

「沒事。」翟耀緩緩搖頭。

「那就好。」周良輕輕地呼了口氣,神色放鬆,眉宇間一片後怕之情,溫和道:「翟公子受驚了,周良來遲,還請翟公子不要見怪。」

翟耀微微一笑:「無妨。」

周良這才看了看楊開和緋雨,輕輕頷首詢問道:「他們是翟公子的朋友?」

「恩。」翟耀笑了笑:「新交的朋友。」

周良的神色瞬間親和起來,讚許地望著楊開道:「後生可畏,既是翟公子的朋友,那便是我浮雲城的貴客,幾位放心,這事我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說話間,神色陰冷下來,猶如暴風雨的前夕,轉過身,大步朝聶雛鳳那邊走去。

聶雛鳳依然還沒回過神,目光凌亂。眼前的一幕實在讓她無法接受。

雖然翟耀之前拿出了奧古的金龍令,但那畢竟只代表了他是奧古的客人而已,周良為什麼又對他這般客氣,甚至還有些刻意討好的味道?

難道這年輕人背後有一股讓周良都忌憚萬分的力量?

回過神的時候,周良已經站在了她的面前。

「周叔……」感受到周良的憤怒和惱意,聶從臉色蒼白,搖搖欲墜,連忙喊了一聲。

啪……

一聲響亮至極的耳光傳出,聶從猶如破布麻袋一般被甩飛出去。在半空中翻了好幾滾,一聲不吭地跌在地上,昏了過去。

「周良你幹什麼?」聶雛鳳的美眸漸漸恢復清明,一見到聶從被打暈,頓時嘶聲吼了起來。

啪……

又是一聲清脆的耳光聲。聶雛鳳的俏臉上多出一排五指印,薄嫩的嘴唇邊,流出了殷紅的鮮血。

手捂著臉頰,聶雛鳳美眸顫抖,驚恐而又駭然地望著面前這個一直很疼愛她的男人,忽然覺得這人是如此的陌生。

周良臉上的冷淡之意,讓她如墜冰窖。心中泛起無限涼意。

「賤婢,你可知道自己犯下了什麼事?」周良冷聲詢問。

聶雛鳳失神搖頭。

「愚昧婦人!」周良眼神凌厲,冷聲道:「這些年你打著我的旗號,在浮雲城內與你的孽種為非作歹。招搖撞騙,我也就睜一眼閉一眼,由著你的性子。但是今日,我已容不下你!」

「為什麼?」聶雛鳳嘶聲尖叫。

「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周良神色冷漠。「你走吧,帶著你的孽種有多遠滾多遠。從今以後,永遠不得踏足浮雲城,若是讓我在這裡看見你,你知道後果。」

聶雛鳳花容失色,俏臉驟然蒼白起來,震愕無比地看著周良,似乎沒想到他會說出如此絕情的話。

「還不快滾!」見他沒有動靜,周良怒喝一聲。

感受到周良的殺機,聶雛鳳嬌軀一顫,頓時意識到他並不是說著玩的,這才明白,翟耀背後的力量到底有多麼強大。

聶雛鳳敢肯定,自己即便得罪了奧古家的人,周良也不會這樣對待自己,但是現在,他的絕情無義讓聶雛鳳看清了翟耀背後力量的恐怖之處。

那是連周良都得看其眼色行事的龐然大物。

明白這一點之後,聶雛鳳頓時慟哭流涕起來,哀求道:「周良你不要這麼狠心,人家知道錯了,我給他道歉行不行,以後再也不會招惹他了。」

聶雛鳳只是個超凡一層境,無門無派,全憑著自己的姿色和身體,博取了周良的歡心才得以在浮雲城內瀟洒生活,若是沒有了周良,以她的實力和資本,根本做不到這一步。

這麼多年來,她在浮雲城內得罪的人也有不少。

一旦脫離周良的庇護,等待她的是什麼下場,她自己也很清楚。

眾目睽睽之下,聶雛鳳跪倒在地,抱著周良的大腿,大聲哀求著。

圍觀眾人不但沒覺得這美婦可憐,大多數反而都露出一種痛快的神色。

這美婦在浮雲城內,顯然不得人心,壞事干過不少。

周良一臉的無動於衷,只是冷漠地俯視著她。

聶雛鳳漸漸絕望了,知道對方是不會改變主意的,神色驀然鎮定下來,捋了下耳邊凌亂的秀髮,緩緩起身道:「周良,你趕我走,我沒怨言,但是看在這麼多年的情分上,我還有一事求你,希望你能答應,如果你答應了,我現在就走!」

望著對方嬌美的容顏,周良神色一動,似乎是想起了往昔的美好,微微嘆息道:「你說吧,我可以滿足你最後一個願望。」

聶雛鳳勉強一笑,低聲道:「昨夜我聽你說,城主府里來了一位很厲害的煉丹師,能不能請他幫忙煉製一枚丹藥,讓從兒的斷臂重新接上去?既然你都說他很厲害,那麼以他的手段應該能煉製出這樣的丹藥吧?」

「能煉製。」周良點點頭。

「那……」聶雛鳳面色一喜。

「但這個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