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零九章 隨便玩玩

第七百零九章 隨便玩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去城主府尋找翟耀商議千年魔花一事暫時擱淺了,反正也不急於這一時。

楊開之所以答應杜老,一來是因為杜老對他照顧有佳,在巨石城若不是杜老大開方便之門,他也不會那麼順風順水,最終也是因為杜老牽橋搭線,才讓蒼炎尋找到自己。

二來,楊開也確實是為利所誘。

他現在收集到了不少煉製聖丹的藥材,甚至連地火膽也在前兩日收集到了,但還剩下幾味難得一見的珍稀材料。

那幾位杜老的朋友不一定擁有,但說不定他們有門路,搭上關係打探一番也是好的。

只要將剩下的那幾味藥材收集到,再提升下煉丹術,楊開便可以回到那雪山中,將古魔一族帶出來。

在這大陸上,他迫切需要擁有自己的班底和力量。

浮雲城西北角,巨大的校場上,人滿為患,一張張桌子被擺在校場的中央,彼此間間隔最起碼三十丈有餘,粗略一數,約莫有幾百張桌子。

這些都是為即將參加比賽的煉丹師準備的。

校場外,無數武者和煉丹師正在靜靜等待,在那校場的最前方的高台上,一些白髮蒼蒼的老者們正在忙碌。

楊開心態平穩,並無多少緊張之情,倒是米娜,在見到這麼恢宏的場面之後,不斷地發出驚嘆之聲,宛若一個從未見過世面的鄉村小妮忽然進了富麗堂皇的大城池,一切都顯得那麼新鮮驚奇。

「楊兄!」一聲呼喚,忽然從一旁傳了過來。

楊開扭頭望去,赫然發現翟耀居然也在這裡,他的身後,跟著兩位實力達到了超凡境的黑甲武者。

看樣子經過前幾日的事情之後。城主府那邊給他配備了兩個保鏢,照顧的及其周到。

「你怎麼也在這?」楊開笑了笑,這還真是巧了,若是他剛才真的直接奔城主府去的話,可能還會撲個空,來這裡倒是來對了。

「過來看看熱鬧啊。」翟耀微微一笑,「你也來看熱鬧的?」

「我來參賽。」楊開解釋了一句。

「不是吧?」翟耀明顯吃了一驚,「你參加的話,他們還有什麼希望?」

年輕一代的煉丹師。能達到靈級級別的,就已經是資質不錯的苗子了,數量也及其稀少,更不要說象楊開這樣,已抵達靈級上品的層次。

以這樣的資本參與進去。明顯有些欺負人。

「隨便玩玩。」楊開呵呵笑著。

翟耀的目光閃了閃,臉上浮現出一抹蠢蠢欲動的神色:「你要是參加的話……我也想參加了。」

「楊開這是誰呀?」米娜兩眼冒光,盯著翟耀詢問道。

「這就是前幾日跟我爭奪地火膽的那人,翟耀翟兄。」楊開介紹道,又指著杜萬和米娜道:「這位是巨石城丹師協會的當家人杜萬杜老和靈級下品煉丹師米娜。」

翟耀神色一肅,連忙恭敬抱拳:「原來是巨石城丹師協會的當家,晚輩見過杜老!」

「你認識我?」杜萬和藹地笑著。

「聽老師說過您。老師說您是天下間為數不多,極有可能達到聖級中品煉丹師的高人!」

「尊師是……」杜萬神色一動。

「抱歉,老師不允許我報出他的名號。」翟耀尷尬解釋。

杜萬不禁有些失望,但很快整理好臉色。道:「沒關係,尊師既然這麼說,那定也是我杜萬的前輩,替杜某向令師轉達一句話。杜某有生之年,定不會辜負他的期望。絕對抵達聖級中品!」

「晚輩一定帶到。」翟耀正色點頭。

「後生可畏啊。」杜萬唏噓一聲,「我本以為楊小友已是天下間最出色的年輕一代煉丹師,但今日見到翟小友,才知道老夫的目光還是短淺了些,翟小友並不遜色楊小友多少。」

「杜老,你怎麼知道他的煉丹術能跟楊開比較?」米娜不解地問道。

「呵呵,煉丹師與旁的武者是不一樣的,等你有我這麼老的時候,也會有這樣的眼光。」杜萬呵呵一笑。

米娜愕然地看了一眼翟耀,發現他居然一臉淡然,心安理得地接受了杜老的評價,頓時噘了噘嘴,不滿道:「你這人長得還不錯,就是有些臭屁。」

「額,我有么?」翟耀愕然。

米娜點點頭,哼道:「我倒想看看,你的煉丹術是不是跟楊開一樣了得,杜老,也讓他報名參加吧,說不定只是個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

「米娜,不要無禮!」杜老喝了一聲。

「好啊,楊兄參加,我當然也要參加。」翟耀一臉欣喜的表情,「杜前輩,我就以你們丹師協會的成員的名義參賽吧。」

杜萬聞言苦笑,搖頭道:「看樣子我那幾位老朋友是要大出血了。」

本來有楊開參與,他就已經勝券在握,現在又多了一個翟耀,那其他人根本就沒有取勝的機會。

希望他們不要被打擊的太厲害吧,杜老暗暗想。

翟耀要湊這個熱鬧,楊開也無可奈何,只能任由他胡鬧。

隨著杜萬前往那高台上,補辦了報名的手續,楊開和翟耀兩人一人領到一個號碼牌。

兩人和其他的煉丹師都不同,神色淡然,沒有絲毫的緊張和興奮,似乎真的只是隨便來玩玩。

正在等待的時候,一群人朝這邊走了過來,為首的是幾個老者,身後跟著一些年輕的煉丹師。

楊開頓時明白,這幾位應該就是杜老口中所說的老朋友們了。

待到近前,彼此間笑眯眯地打了個招呼,場面一片融洽。

老傢伙們都是多年的交情,自然情誼深厚,倒是年輕一代的煉丹師,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