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一十一章 有動靜了

第七百一十一章 有動靜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對極!」那姓常的老者臉色都青了,卻微笑點頭,被杜萬這麼一擠兌,在一個後輩面前,他哪好意思否認,邊咬牙邊切齒道:「我常某是很慷慨的。」

說話間,臉皮都抽搐起來,似乎恨不得將杜萬爆捶一頓。

「那就這兩樣吧。」楊開立刻從乾坤袋裡取出兩樣藥材。

那常姓老者看了看,面色驟然一松,劈手將乾坤袋從楊開那裡奪了回來,大方道:「拿去拿去!」

看他這樣子,顯然是他及其在意的東西並沒被楊開取走,所以放鬆不少。

楊開自然不會那麼惡毒,這一次本就是佔了極大的便宜,從這個乾坤袋裡取了兩樣聖級材料,他也很滿意了。

有這兩樣聖級藥材作為藥引,楊開便能煉製出兩枚聖丹。

處理完第一個乾坤袋,楊開又查探起第二個,神識掃過,不禁眼前一亮。

他從這個乾坤袋裡發現自己迫切需要的一種材料——露凝草!

在麗蓉給他的那張清單中,露凝草也是必須要用的一味,生長環境極為苛刻,雖然在大陸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存在,但因為條件的苛刻,卻鮮少能夠生成。

而這個乾坤袋內的露凝草,無論是形狀還是年份,都已到了極限,顯然是一株極品藥材。

楊開毫不客氣地笑納,順便又從這個乾坤袋裡隨便拿了另一味聖級藥材。

第三個乾坤袋,第四個乾坤袋,並無多大收穫,同樣都只收穫兩味藥材而已。

待到最後一個乾坤袋的時候,楊開仔細查探著。

少頃,露出些失望的神色,他發現,這個乾坤袋,也沒有自己想要的材料,正準備隨便拿兩樣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怔怔地望著乾坤袋內某一樣東西出神。

好片刻之後,他才微微一笑:「就這兩樣吧。」

說話間,取出兩樣東西。

眾人定眼望去,不禁露出一絲古怪的神色,因為楊開這一次取出來的兩樣東西,一樣是聖級藥材,與之前並無多少差別。但是另外一樣卻是一塊漆黑的圓石。

「這是什麼?」杜萬的目光望了過來,狐疑詢問。

其他的老者也都紛紛查看,搖頭不解。

沒一個人認出這塊黑漆漆的圓石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乾坤袋的主人也是不斷地搖著頭:「別看我,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覺得這個石頭很古怪,便一直放在乾坤袋裡。放了有幾十年了,卻一直沒弄明白它有什麼作用。小友知道?」

這般問著,徵詢地望著楊開。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它比較奇怪,才找出來的。」

「哦。那送你了,反正這幾十年來我也沒弄清楚它的材質。」那乾坤袋的主人大方地道。

「謝過諸位前輩了。」楊開呵呵一笑,將那漆黑的圓石收進自己的黑書空間中。

賭約都已完成,楊開告罪一聲。便跳下了高台。

那些老傢伙們還想再勸說一番。卻又張不開嘴,只能任由他離去。

「杜萬。可一定不能讓他走上歧途,他是一定要在煉丹術上有所成就的,難得碰到這樣一個好苗子,我可不希望他就這麼毀了。」

「是啊杜萬,回去之後你可要好好勸勸他,你若是不行的話,我就把他搶到三川城來。」

「老朽儘力吧。」杜萬苦笑不迭,心裡也有些想不明白,楊開對武道那麼執著幹嘛,這個世界,有八成的人都在修鍊,都可以被稱為武者。

但是煉丹師就及其稀少了,一萬個武者當中不一定會出現一位煉丹師,在煉丹術上有資質的人更加稀缺。

資質出色,技藝超群的煉丹師,走到哪裡都是受人敬仰的存在,這小子不可能看不清武者和煉丹師之間的差距。

……

與緋雨兩人從那廣場中回來之後,楊開當即向蒼炎等人回稟了與翟耀商談的結果。

聽罷,蒼炎微微點頭:「這樣的話,我們的勝算無疑就大很多。那小子既然是奧古的貴賓,奧古定不會輕慢於他,到時候給他配備的保鏢,最起碼會有一位超凡三層境,這只是保守估計。」

「師叔,那千年魔花還有多久才會綻放?」

「具體多久,我也不清楚,但據典籍記載,千年魔花綻放之前,是會出現異象的,到時候我們就知道了。」

「現在就有不少人一直駐紮在那山峰中,等待千年魔花的綻放,甚至還有人上瞭望天崖等候,但離目標越近,便越危險,所以我們也不用著急。」力丸呵呵一笑,「小師侄,這段時間你先且好好休息,時候到了,我們便帶你過去。」

「恩。」楊開應了一聲。

重新回到自己的屋子中,楊開盤膝而坐,一邊運功修鍊,一邊從黑書空間里摸出來兩個漆黑的圓石。

「咦,這不是上次你在那前人洞府里得到的石頭么?」緋雨驚奇地喊了一聲,「怎麼多了一塊?」

「剛才又從一位煉丹師前輩的乾坤袋裡找到的。」楊開解釋了一句,正是因為看出兩者的材料一樣,個頭一樣,楊開才選擇了那漆黑的圓石,「師叔,這到底是幹什麼用的?」

「我不知道呀。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緋雨搖了搖頭。

「奇怪了。」楊開一臉的不解,那位煉丹師前輩也認不出這石頭是什麼材料,幹什麼用的,聽他說自己得到這石頭已經幾十年了,對它的秘密卻是一點也沒挖掘出來。

楊開本能地感覺,這兩塊漆黑的圓石有些不簡單。

運轉真元烘烤它們,放出神識窺探它們,全都一無所獲。

折騰了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