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一十七章 險死還生

第七百一十七章 險死還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空廣袤,無盡無垠,在這裡迷失了方向,必死無疑。

在覺得收穫足夠大之後,楊開踏上了返程的道路,星空中雖然一片空蕩蕩的,但是以腳下那顆距離自己不知多遠的星球作為參照物,楊開覺得自己還不至於迷路。

一日一日地前進,速度雖然極快,但卻還有很長的路程要走,楊開也不急,身心放鬆,儘可能地從這星空中獲得好處。

某一刻,他忽然頓住了步伐,皺眉查探著。

身旁流動的那些星空之力似乎有些不太尋常的動靜,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事。

楊開驀然警覺,連忙扭頭望去,不禁勃然變色。

在那無盡星空中,肉眼可見的範圍內,居然湧現出一片宛若風暴般的能量漩渦,覆蓋了無垠的星空,正在一邊旋轉一邊朝自己所在的方位接近過來。

速度極快!

楊開怔住了,雖然他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在尋找星空之力濃郁的地方淬鍊肉身,可他卻沒想到在這星空中居然也存在了風暴形態的狂暴能量。

從那遙遠的位置傳來的氣息中,楊開嗅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抵擋不了!剎那間,楊開便生出了這個念頭,以自己現在的肉身強度,一旦被捲入這樣的風暴中,只怕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屍骨無存!

星空,向來是很危險的地帶。

翟耀和李老兩人也不知道星空中蘊藏了什麼樣的神奇,更不曾見識過星空風暴。在這方面自然沒法給楊開提供信息。

意識到這一點,楊開的全身汗毛都倒豎了起來,想都沒想,趕緊將一直套在雙腳腳踝處的混元鐐銬取了下來,以最快的速度逃離原地。

自緋雨送給他混元鐐銬以來,楊開便一直將其帶在身上,而現在為了保命,不得不取下。

宛若一道閃電,在星空中迅速馳過,一眨眼的功夫便抵達很遠的地方。

但楊開依然覺得不夠。背後的風雷羽翼嘩地張開,蘊藏著風雷二力的翅膀,將楊開的速度推至一個極限。

風屬靈動,雷屬迅疾,風雷羽翼在被完全淬鍊之後,融合了陽炎之翼,無論是給楊開提供的戰力還是速度,都有十足的提升。

也不知道逃了多久,楊開連回頭看一眼的空閑都沒有。但從背後傳來的感覺,他知道自己不但沒有甩開那星空風暴。反而被它越拉越近。

它覆蓋的範圍實在是太廣太大了,如果不能用最快的速度將它甩開,根本無法逃出它的籠罩。

匆匆幾日,楊開真元消耗巨大,背後的星空風暴已經接近到了眼前,在這無盡的虛空中,楊開似乎有一種天塌了的錯覺,正要壓在自己頭上。

面色驟然冷厲,往前疾奔的腳步猛地頓住。背後的風雷羽翼也莜地收進體內,轉過身,楊開凝視著那朝自己接近過來的星空風暴。

逃不掉了!根本沒有逃脫的希望!

既然無法逃脫,那就只能正面抵擋!

楊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平安無事,但現在也只能放手一搏。

星空風暴越來越近,楊開卻驚奇地發現,自己非但沒有絲毫緊張。反而還內心振奮,有一種欲要與這風暴一爭長短的念頭在蠢蠢欲動,一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著,楊開的雙眸中熠熠生輝。精光四溢,閃動著高昂的戰意。

身旁的星空之力很凌亂,也很狂暴,但卻根本無法與星空風暴相提並論。

在楊開的前方不遠處,有一片小型的隕石海,那裡漂浮著幾百上千顆大大小小的隕石,小的隕石只有籮筐大,大的卻跟山巒般。

剛才他正是從這片隕石海中穿過來的。

很快,帶著毀滅氣息的星空風暴蔓延了過來,在覆蓋到那一片隕石海的時候,所有被觸碰到的隕石都在剎那間變成了齏粉,大小皆不例外。

幾百上千顆,覆蓋了偌大一片範圍的隕石海,只在短短的三息時間內便消失不見,星空中只多了一些粉塵狀的東西。

楊開咧嘴,無聲而詭秘的笑了起來。

下一刻,星空風暴便將他吞噬了。

「入魔!」低聲的呢喃聲響起,一條條漆黑的邪魔之氣,化為一道道爆炸性的能量線條,魔紋覆蓋到楊開全身,印入了血肉之中消失不見。

氣血之力瘋狂上升,肉身強度迅速提高。

楊開擎出了自己的骨盾,擋在面前。

但這足有玄級上品檔次的防禦秘寶,卻只支持了不到兩個呼吸的功夫,便在楊開手上支離破碎,沒起到任何作用。

毀滅性的能量將楊開包圍著,衣衫盡成碎片,血肉橫飛,楊開咬緊牙關低喝了一聲,真元狂暴湧出,覆蓋在身上。

但這精純的真元一出現便如初春融雪,被吹拂殆盡。

楊開面色一沉,頓時意識到真元在這裡是沒法給自己提供任何保護了。

想要抵擋這毀滅性的災難,唯有依靠自己的肉身。

想明白這一點,楊開不再浪費真元,而是全神貫注關注肉身的變化,頂著風暴來襲的方向,逆流而上!

他就如暴風雨中的一葉孤舟,在那驚濤駭浪之中,隨時都有覆滅的危險。

但出奇的是,他左搖右擺,儘管無法穩定自身,卻依然生機盎然。

無所不在的星空之力,狂暴地從那破損的血肉中,湧入楊開的身體,帶來一道道難以莫名的能量,在他體內橫衝直撞。

五臟六腑俱有損傷,楊開面如金質,鮮血如雨點般散落,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整個人似乎都被剝了一層,筋脈血肉全部暴露在外,形容可怖,模樣猙獰。

即便是施展了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