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二十章 見李老

第七百二十章 見李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翟耀並沒有見過楊開的真面目,此刻見到了認不出也不稀奇。

楊開呵呵一笑,打了個招呼。

聽出他的音質,翟耀當即醒悟過來,搖頭苦笑道:「原來你一直未曾以真面目示人,真夠警惕的。」

說著說著,眼睛眯了起來,神色雖淡然,但難掩眼眸中的震駭,沉聲道:「我看楊兄與之前有些大不一樣,不會是已經晉陞超凡境了吧?」

他的眼光相當毒辣,一下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僥倖。」楊開謙虛地笑了笑,並沒有對其隱瞞。

蒼炎和緋雨皆是神色一震,直到此刻,他們才發現楊開果然已達到了超凡境的層次,剛才欣喜楊開的平安返回,兩人誰都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兩人也振奮起來。

「你這小子,再給你十幾二十年的,你怕是能追上師叔我了。」蒼炎大笑地拍著楊開的肩膀,一臉天霄宗後繼有人的表情。

「楊兄你不會真的是在星空中待了一年時間吧?」翟耀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即便見識過楊開的肉身強悍,他也不敢相信對方能平安地在星空中度過這麼久。

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楊開的修為怎麼會突破一個大境界?

「恩,在那裡遇到了點意外,前幾日才找到回來的路。」楊開點點頭。

翟耀一臉倍受打擊的表情,無語到了極點。

他在星空中,拼死拼活堅持了三個月。最後實在堅持不下去了,才通過虛空甬道回到了通玄大陸,即便如此,回來之後還是被老師好一陣稱讚。

翟耀自己也覺得,這樣的成績足夠傲人了。

但現在和楊開一比,高下立顯!

「星空?」蒼炎和緋雨兩人聞言驚愕連連,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他們:「你們剛才說星空?莫不成你們去了那裡?」

「坐下說。」楊開呵呵一笑。

星空中的奧秘,誰都想知道,蒼炎和緋雨自然也不例外。

四人落座,楊開將自己這麼長時間在星空中碰到的種種神奇一一道來。不但蒼炎和緋雨聽得津津有味,就連同樣去過星空的翟耀也是聚精會神,神色專註。

楊開遇到的這些精彩,他有很多都是未曾看到的。

翟耀在星空中的那三個月,大多數時間都在那虛空甬道旁邊度過的,一邊淬鍊自己的肉身一邊隨時準備撤離,哪象楊開這樣一副不知死活的樣子,跑來跑去,還遇到了毀天滅地的星空風暴。

聽聞那星空風暴將幾百上千顆隕石剎那間粉碎。幾人的臉都白了。

他們很難想像,楊開是怎麼在這種災難中存活下來的。那樣的星空風暴,只怕是入聖境強者被捲入其中也唯有死路一條。

可楊開不但活下來了,反而變得比以往更加強大。

星空風暴中的事情,楊開沒有細說,只解釋為自己在邊緣擦過,受了些傷勢。畢竟關係到大魔神的骨身和魔神之血,楊開也不敢隨意透露。

將採集到的千年魔花的藥液取出來四滴,裝在玉瓶中遞給了蒼炎。

沉穩如蒼炎,在接過這四滴藥液的時候。大手都微微顫抖起來,表情激動萬分。

有了這四滴藥液,他們四位護法就有很大的幾率能夠晉陞到入聖境!

入聖境和超凡境雖然只有一階之別,但卻是天差地遠,彼此間的距離,比超凡境和神遊境之間的差距都要龐大。

通玄大陸上,不缺少超凡境強者。但是入聖境強者卻是很少,每一位入聖境強者都是各自宗門中的中流砥柱,是不可多得的寶貴財富。

偌大一個天霄宗,似乎也才只有兩位入聖境。除了祖師楚凌霄之外,還有另外一位一直處於閉關狀態中的師叔祖,而象雷光神教那樣的勢力,根本就沒有入聖境強者坐鎮。

「如今千年魔花的藥液也得到了,小師侄也回來了,蒼炎,我們該回宗了。」緋雨輕聲說道,她迫不及待想要回綺秀峰閉關,衝擊人生中最大的一道關卡。

「是啊。」蒼炎顯然也是這麼想的,「不過在此之前,小師侄你得去跟李老道個別,這一次若是沒有李老照拂,事情也不會這麼順利。」

「我正有此意。」楊開點點頭,蒼炎不說他也會去找李老好好談談的,畢竟天下間擁有神識之火的煉丹師,恐怕只有他們兩個人,從李老那裡楊開覺得能學習到很多有用的知識。

「老師也讓我一定把你帶過去呢。」翟耀呵呵一笑,「那咱們走吧,別讓老師等久了,兩位前輩去不去?」

「我們就不去了。」蒼炎搖了搖頭,「代我們向尊師問好。」

「行!」翟耀應了一聲,與楊開兩人離開客棧,朝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片刻後,兩人抵達城主府,在翟耀的帶領下,一路暢行無阻。

城主府後院的一處廂房前,翟耀停了下來,恭敬地說道:「老師,楊兄來了。」

「進來吧。」裡面傳來了李老滄桑的聲音。

楊開神色一肅,整理了下儀容,跟在翟耀身後走了進去。

在見到楊開的真面目之後,李老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意外,似乎早已察覺般,呵呵笑著示意道:「坐。」

「叨擾李老了!」楊開拱手抱拳,在他面前盤膝坐下。

翟耀親自替兩人斟了茶水,送了過來,也坐到了楊開身旁。

品著香茗,屋內一時靜謐,李老沒說話,楊開也不好貿然開口,面前這位幾乎可以說是聖人一般的存在,受天下生靈的敬仰。

半晌,李老才忽然揮了揮手,楊開明顯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將整間廂房包裹住了,從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