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二十一章 意外的線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意外的線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許久之後,楊開的雙眸才忽然恢復清明,面上閃爍著若有所思的神色,伸手將自己的丹爐召喚了出來,又從黑書空間里取出幾味藥材。

神識之火迸發,包裹那幾味藥材,在灼熱能量的烘烤下,這些藥材很快便被凝練成藥液,有次序地投入到丹爐之中。

神識之火轉而包裹著丹爐,那些藥液在丹爐內進行著可喜的蛻變融合。

不過片刻功夫,清新的丹香便瀰漫在廂房之中。

一聲輕響傳出,丹爐里一枚滾圓的丹藥應聲飛出,楊開一把抓在手上,仔細查探一番,面上露出一抹微笑。

靈級丹!輕鬆煉製了出來,比起以往用真元煉製丹藥,更加快捷方便,單在時間上便縮短了很多,而且楊開能感覺到,如果自己熟能生巧,將神識之火運用的得心應手的話,煉製出來的丹藥品質也會很高。

用神識之火煉丹,跟用真元煉丹,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整個過程,李老和翟耀也在全神貫注。

翟耀看得嘖嘖稱奇,即便看到無數次老師用神識之火煉丹,但依然不免有些驚嘆之感,對於無法具備這種優勢的他來說,自然是相當羨慕楊開的資本。

李老也是讚許地點頭,雙眸中熠熠生輝,楊開的領悟能力和資質,讓他覺得自己的經驗,所託不虛。

他必定能將自己的經驗吃透,在此基礎上還會有自己的見解和發展。

「多謝李老指點!」楊開將靈丹收起。正色抱拳。

「呵呵,小兄弟客氣了,老夫傳授你這些,其實也是有條件的。」李老微微一笑。

「李老請說。」

「老夫想問一問,你的神識之火是如何誕生的?而且,我觀你的神識之火的強度,似乎比起老夫都毫不遜色,以你的年紀,我很難想像你能將神識之火修鍊到這種程度,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與老夫說說?」

楊開沉吟了下,開口道:「恩,關於第一個問題,其實是不經意間出現的。我曾經有一塊玉中真靈,本想吞噬玉中真靈的能量,增強自身的修為和戰力,但沒想到在那一次修鍊中,陰差陽錯地修鍊出了神識之火。」

「玉中真靈?」李老聞言神色一變,「你膽子可真不小。這東西也敢吞噬。」

「當時沒想太多,現在回想下。確實挺危險的。」楊開咧嘴一笑,「幸好那玉中真靈也不算太強大,要不然這條命就算是交代了。」

李老微微點頭,沉思起來:「原來吞噬玉中真靈也可以生出神識之火,不過這個方法還是有些太過冒進。」

他問這些,顯然也是為翟耀打算,想讓他也具備神識之火,楊開的辦法,並不適合翟耀。

且不說有沒有危險。即便沒有危險,也不一定能讓翟耀生出神識之火,巧合的成分太大了。

「關於第二個問題……」楊開緩緩道:「我的神識之火之所以能與李老不相上下,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吞噬過別人的神識之火的緣故,並非我自己苦修得來的。」

「吞噬別人的神識之火?」李老勃然變色。

「李老誤會了,不是我強取豪奪,是在某一個地方。有許多具備神識之火的武者死亡,他們的神魂能量保留了下來,我機緣巧合才得以吞噬的。」楊開解釋道。

「你的機遇真是讓人眼紅!」翟耀羨慕死了。

普天之下,具備變異神識的武者縱然稀少。可總是有那麼一些的,只能說,具備神識之火的高級煉丹師,恐怕只有楊開和李老二人。

或許還有其他人具備神識之火,但是他們不精通煉丹,只能用之來戰鬥而已。

「老夫了解了。」李老微微點頭:「多謝小兄弟為老夫解惑,這對老夫有很大的幫助。」

「李老客氣,晚輩從李老這裡也獲益匪淺。」楊開連忙道,想了想,開口詢問道:「前輩剛才是不是還有事情要告訴我?」

之前李老猜出楊開拜入天霄宗沒多久,卻沒透露原因,這讓楊開有些在意。

李老這樣的人,不會說些不著邊際的話,他既然這麼做,肯定是有些深意的。

「恩,此事或許與你有關,或許沒有關係。」李老呵呵一笑,伸手拿出一枚靈丹來,遞給楊開。

楊開接過,仔細看了看,愕然道:「這不是我煉製的那枚靈丹么?」

這顆靈丹,正是上次他在客棧中和翟耀比試的時候煉製出來的,上面還有丹紋的存在。

「小友若是方便的話,能不能將煉製這枚靈丹時所用的靈陣刻畫出來?」李老和藹說道,「放心,老夫並不是要窺探你的所學,只是有些疑惑而已。」

「沒什麼不方便的。」楊開呵呵一笑,對李老這樣的人物,他還是很放心的,運轉真元,在丹爐里將之前用到的靈陣刻畫了下來。

很快,靈陣刻畫完畢,楊開將丹爐遞了過來。

李老接過,查探一番,面上浮現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隨手又將丹爐遞給了翟耀:「你看看。」

翟耀一臉迷茫的神色,接過查探起來,片刻後,不禁輕咦一聲,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怎麼了?」楊開被這師徒二人弄的一頭霧水。

「有意思。」翟耀笑吟吟地打量楊開,「楊兄用的這靈陣,與我們現在用的有一些微妙的不同啊,似乎是很古老的手法。」

「恩。」李老微微頷首,「確實是很古老的靈陣,是失傳的一種,與我們現在所用的靈陣比較起來,無疑更好用一些。」

「我從一本很古老的典籍中學到的。」楊開解釋了一句,「李老若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