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

第七百二十四章 柳暗花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從那個方向上,一股凌厲的氣勢升騰而起,顯然是有強者正在飛馳而來。

這個程家在水藍城也算是一方勢力,家族中自然是有超凡境強者的,感覺到花園這邊的戰鬥波動,立刻便要趕來看看。

人還未到,厲喝聲便已傳來:「誰在我程家撒野?」

楊開揚了揚眉,站在原地靜靜等待著,並沒有要逃跑的意思。

來人有著超凡一層境的修為,與如今的楊開修為相當,雖然人數有兩個,但楊開也是絲毫不懼。

同等級的戰鬥,沒人能勝得了他。

片刻後,左右兩方,兩個老者同時降臨,一人穿著土黃sè的衣衫,一人穿著淡藍sè的衣衫,待看到花園裡的慘狀之後,皆都是神色一凜。

楊開的眉頭卻是皺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這兩個老者都是肢體不全,一個斷了一隻臂膀,一個斷了一條左腿,如今那臂膀和左腿的位置上,也不知道是用什麼秘寶替換上了,看上去栩栩如生,卻透著一股金屬的冰冷感。

「小子,這些人是你殺的?」那黃衫老者當即怒喝一聲,睚眥yù裂。

楊開微微點頭,並不否認。

「你為什麼要殺我程家人,我程家與你何冤何仇?」藍衫老者憤怒地嘶吼。

「無冤,也無仇!」

「那你還下此毒手?當我程家是好欺負的不成?」說話間,兩個老者的真元凝聚了起來,顯然是yù準備動手,替死去的人報仇雪恨。

楊開的從容淡定,讓他們知道對方顯然是有些本事的,而且神識探查過去。對方也如無底洞般,根本查探不出什麼端倪,這讓他們不免有些忌憚,不知這小子到底什麼出身,年紀輕輕的實力卻如此高深莫測。

「今rì你若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程家便與你誓不兩立!」黃衫老者臉sè漲得通紅,咬牙吼著。

「誓不兩立么?」楊開低低地冷笑著,「也好,先打了再說。我還有些事要問你們!」

死去的那個青年不知道夢無涯和夏凝裳的去處,但是這兩個老者可能知道。

說話間,灼熱的神識忽然迸發了出來,捲起焚盡一切的意境,已在無影無形之中。轟向那兩個老者。

對方的年紀不小,修鍊的時rì不短,識海的防禦自然不是那麼脆弱,而且他們身上也佩戴了防禦用的神魂秘寶。

但直到身上的神魂秘寶閃爍起光輝,他們才反應過來,感受到那灼熱的氣息,紛紛面sè大變。驚恐莫名。

得了李老的指點,對於神識之火的運用,楊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神識之火,不但用在煉丹中異常好使。在戰鬥之中也是如此。

這是他晉陞超凡境之後的第一戰,對手還是兩個同等級的武者,自然是有心要好好檢驗下自己現在的戰力。

所以出手也是毫不留情。

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兩人居然如此不堪。識海的防禦輕易地被撕毀,若不是那兩件防禦秘寶起了作用。只此一擊,楊開便能將他們的神魂焚燒掉。

繞是如此,兩個老者也是驚出了一身冷汗,紛紛施展手段,守住周身。

楊開的神識之火已莜地收回,身形如電,奔襲到兩人面前。

轟轟兩掌,兩個老者的身體如紙鳶般飛了出去,半空中嘔血不斷。

跌落地面,還沒爬起來,楊開的身影已印入他們的眼帘中,如高山般不可攀越,遮蔽了他們頭頂的陽光,讓他們的眼前一片灰暗。

毫無反抗之力!

兩個老者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楊開也有些不滿意,他覺得自己找同等級的武者試手,似乎是做錯了。

危險的氣息籠罩這兩個老者,讓他們根本不敢妄動,只能躺在地上,心中泛起一股子涼意,心神如墜深淵,黑暗不見五指。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黃衫老者還算硬氣,強忍著心頭的恐懼,想探聽楊開的來歷。

楊開搖了搖頭:「我是誰你們不用管,我問你們一些事,回答的讓我滿意了,我可以放了你們,若是不滿意,嘿嘿……你們程家今rì就在這裡滅門吧!」

冷酷無情的話語,讓他們膽戰心驚,連忙點頭不迭,從楊開對付他們的手段來看,對方確實有將程家滅門的本事。

「兩年前,你們程家是不是接待過一個老者和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楊開直視他們的雙眼,沉聲詢問。

此言一出,兩個老者臉sè陡然一白,似乎是回憶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般,眼眸里溢滿了倉惶之sè。

那黃衫老者道:「原來你跟他們是一起的!小兄弟,程家逆子做錯了事,他也付出了代價,就連我們二人,也為此受到了懲罰,如今事隔兩年,何必要趕盡殺絕?」

那藍衫老者也是連忙點頭:「我們程家已經得到了教訓,這事應該完了吧?」

楊開眉頭皺了皺,他發現對方似乎誤會了自己。

目光閃了閃,道:「你們的手和腿,是被那老傢伙斬掉的?」

兩人都點了點頭,一臉的心有餘悸,有些不太願意回想起兩年前的事。

楊開咧嘴一笑,心中對夢掌柜的不滿這才消除不少。

有人敢對夏凝裳下藥,以夢無涯的個xìng,確實不會只打斷那青年兩條腿那麼簡單,原來程家的兩位超凡境,也受到了懲罰。

黃衫老者開口道:「那位前輩似乎與我程家一位祖上有些交情,來這水藍城,便進了我程家,做客的那幾rì,我程家以禮相待,卻不想……哎,我程家逆子竟打起了他那徒兒的主意,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