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三十章 誰才是主人

第七百三十章 誰才是主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冰山外,楊開的臉色同樣不好看,閉上眼睛感知查探著,從蘇顏那均勻的氣息中來推斷,她沒有生命危險,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對自己的神念呼喚沒有反應,就象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幾股不弱的生命能量忽然詭異地出現在楊開的感知中,正以一種迅捷的速度朝這邊飛來。

楊開睜開眼睛,雙眸中寒光四溢,盯著那幾個忽然出現的冰宗弟子。

片刻後,那幾人紛紛來到楊開面前。

「果然是你這小子!」倪仁低喝一聲,對面這小子臉色陰霾,殺氣涌動,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鳥。

對這種人,倪仁是一點好感都欠奉。

「你敢跟蹤我?膽子不小啊。」倪仁冷哼著,不悅道:「我倒要找水神殿去問問,你們水神殿就是培養出這種陰險小人的地方?」

他見楊開之前與水神殿的那些人一起行動,以為楊開是出身水神殿的。

「水神殿還管不到我!」楊開重重了哼了一聲。

倪仁皺了皺眉,斜睨了楊開一眼,從容道:「我不管你是哪個勢力了,此地乃我冰宗所屬,你從哪裡來便回哪裡去,否則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在沒見到我要見的人之前,我哪裡都不想去。」楊開望著倪仁,心中也是好一陣厭煩,這傢伙分明是知道蘇顏的,可在此之前居然連給自己問話的機會都沒有,現在自己找到了這裡,他居然還想趕人。

態度囂張到了極點!

楊開心中暴怒,卻還是忍著沒有動手,冰宗宗主畢竟與夢無涯是有些關係的,夢無涯將蘇顏託付到這裡,顯然也是出於好意,如果冰宗能給他個合理而可以接受的解釋,楊開並不想把事情鬧大。

他現在只想知道,蘇顏到底怎麼樣了。

他沒動怒,倪仁倒是動怒了,爆喝道:「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在我冰宗的地盤上敢跟我這般說話的,你還是頭一個,再敢激怒我,要你好看。」

「你大可以試試!」楊開冷笑不迭。

倪仁微微頷首:「我本不想傷你,但這是你自找的,一個小輩,也敢在我面前這麼放肆,簡直是不知所謂,今日便讓你知道,在這裡到底誰才是主人!」

這般說著,倪仁的眼睛忽然一亮,一道潔白的光芒,悠然從他的雙目中爆射而出,在這潔白的世界內,想要察覺這樣的光芒極為不易。

摻雜著冰寒冷意的光芒,如利劍般瞬息而至,刺入楊開的腦海,撕裂了楊開識海的防禦,似乎要一舉將他擊潰。

「神識攻擊……」

楊開的嘴角噙著冷漠的微笑,緩緩搖頭:「我還以為冰宗的人有多了得,原來不過如此而已,如果你只有這點手段的話,那你恐怕是要失望了。」

倪仁爆出的神識攻擊,雖然輕鬆地刺入楊開的識海,但在那灼熱的海浪中,很快被焚燒殆盡。

倪仁面色一變,他身邊的那幾位冰宗弟子,也都是一臉驚詫地望著楊開。

倪仁好歹也是超凡一層境的強者,儘管不主修神識力量,但他的神識也算比較強大的了,對付這樣一個小輩,居然無功而返,對方不但沒有絲毫損傷,還神態悠然地侃侃而談,實在是讓他們難以接受。

「師弟,這小子有點古怪!」倪仁身邊,另外一位超凡境沉聲道。

倪仁面色沉重地點點頭,剛才千月長老讓他多帶點人出來把這小子趕走,他還覺得有些小題大做,現在想想,幸虧自己找了幾位師兄弟幫忙,要不然孤身一人出來迎戰的話,恐怕真會吃個大虧。

這般想著,望著楊開的神色也凝重不少,沉聲道:「小子,看你還有些本事,我也不為難你,你走吧。」

「我說了,沒見到我要見的人之前,我是不會走的。」楊開緩緩搖頭,態度堅決,神色驀然冷厲,森冷道:「若不讓我見,我便平了你們這三千冰山世界!」

「猖狂!冰宗豈是任你撒野的地方?」倪仁大怒。

「看樣子跟你們說是沒有用了,你們在冰宗的地位也不高吧,既然如此,我便去找能說話的人!」楊開話音剛落,身形便縱出,直奔一座冰山而去,那座冰山中,隱隱約約傳來一股強橫的神識,似乎是有人在窺探這邊動靜。

「痴心妄想!」倪仁怒喝一聲,真元迸發,「冰封天地!」

凜冽的寒風在這一剎那變得越發陰寒,楊開的身體四周,忽然多出一股莫名的能量,將他團團包圍,從那四周的能量中,一道道冰棱迅速成型,四面八方地朝他激射過來,每一根冰棱都鋒利如刀,氣勢如虹。

剎那間便將他淹沒了。

倪仁的臉色非但沒有輕鬆的意思,反而變得越發沉重。

咻咻咻……

冰棱不斷地激射,但在那冰系能量包裹的正中心,正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火光爆發出來,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蔓延,很快,那通紅的火光便如太陽一般刺眼起來。

轟……

冰封天地被瓦解,楊開一身火紅的光芒,透著一股灼熱的氣息,凌立在半空之中,冷漠地望著倪仁。

「超凡境!」倪仁面色大變,目光失神。

感受到楊開的真元波動,他一下就知道對方的修為如何了。

這個年紀不大的男子,居然跟他一樣,是個超凡一層境的強者!而且他的真元精純雄渾,比之自己要強橫好幾倍,更讓倪仁不安的是,他的真元屬性,正與自己的真元屬性相剋!

「師弟小心!」倪仁失神的時候,他身邊的那位師兄忽然高呼,匆忙扯了他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