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冰身鎖心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冰身鎖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冰山外,冰宗之主青雅詭異現身,不但沒對楊開表露出任何不滿和敵意,反而還很隨和,這讓楊開也不好意思再鬧下去了。

他本已決定與冰宗撕破臉皮,在這裡好好地大鬧一場,然後把蘇顏給帶走的。

但冰主青雅的態度卻讓他有招也使不出力氣,人家笑臉相迎,自己若是在如剛才那樣,就顯得有些無理取鬧了。

「你是來找蘇顏的吧?夢無涯之前說過這事。」青雅依然柔聲詢問著。

楊開微微頷首。

「不瞞你說,蘇顏出了點意外。」

楊開的臉色莜地一冷,青雅連忙道:「不過你放心,她並沒有生命危險,只不過是冰封了自己。」

「冰封了自己?」楊開皺了皺眉。

「她現在的狀況,是她自己選擇的,當然,我冰宗也有一些責任,你隨我來吧,見到她你就知道了,一兩句話說不清楚。」青雅沖楊開招了招手。

「宗主……」千月連忙喊了一聲,看那架勢是想阻止,卻被青雅瞪了一眼,連忙閉嘴,訕訕不語。

「對了,在此之前,你能不能先將我冰宗弟子識海內的那些小蟲子收回去?這些蟲子既然是你放出來的,應該有辦法收回吧?」青雅笑吟吟地望著楊開。

「不好意思,在確認我師姐的狀態之前,我不準備將那些異蟲收回。」楊開緩緩搖頭,他現在只有這一招殺手鐧,以兩百多冰宗弟子的性命為要挾,才能讓冰宗投鼠忌器,雖然感覺這個青雅是可信之人,但防人之心不可無,萬一收了噬魂之蟲,對方忽然沖自己下殺手,楊開可沒本事能在入聖三層境手下活命。

「真夠小心的。」青雅無奈搖頭,「這樣的話,我冰宗這些弟子不會出事吧?」

「我說過,半個時辰內,他們沒有生命危險。」楊開神色淡漠。

「那行,你先隨我來,千月你也來,千皓你們就在外面照看下這些弟子。」

「是。」眾人齊齊應諾,態度恭敬,千皓更是冷冷地盯了楊開一眼,威脅道:「小子,你可別耍什麼花招,要不然有你好看。」

楊開懶得理會他。

隨著青雅往前飛馳,在之前楊開感受到蘇顏氣息的那座冰山前停下,青雅揮動玉手,那冰山的山腰處,詭異地出現了一扇大門。

這大門也是冰晶雕琢而成,上面流淌著玄妙的能量,還有一道道隱約可見的陣法紋路,顯然是可以隔絕神識的查探。

進了冰山內部,一股徹骨的寒意從四面八方襲來,楊開神色微凜,連忙運轉真元,驅除周身的寒冷。

感受到他體內炙熱的能量,千月大為不喜,俏臉上流露厭惡的神色。

他們冰宗每個人都是修鍊的冰系功法和武技,對這種相剋的能量最敏感排斥不過。

冰山內部,晶瑩剔透,內部的道路也宛若水晶鋪設而成,美麗異常,處處點綴著照明用的奇石,將那冰晶甬道印照的光彩奪目。

一路往下行去,楊開的呼吸漸漸沉重不少,他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距離蘇顏,越來越近了。

約莫走了半盞茶的功夫,三人才來到一間巨大的冰室前,青雅回首看了一眼楊開:「蘇顏就在這裡面,但是你得跟我保證,等會不要太激動。」

「我知道。」楊開淡淡地應著。

青雅微微頷首,推開了冰室的門,第一個走了進去,楊開和千月緊隨其後。

冰室內,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冰床,而在那冰床上,蘇顏正緊閉著雙眸,周身被冰塊包裹,似乎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楊開眼帘一縮,心中升起了滔天怒意,但很快又壓制了下去,緩緩地朝冰床邊走去。

青雅和千月全都在凝視著他,兩人詭異地發現,這個行事張狂作風陰毒的年輕人在見到蘇顏的一剎那,猙獰的臉龐便平和了起來,那一雙眼眸中也透著一股濃濃的思切之意,溫柔的幾乎快要滴出水了。

臉上的表情變幻不已,精彩紛呈,似乎有些懼怕,也有些期待,一步步地朝那邊接近。

走著走著,他的表情冷靜下來。

來到冰床前,凝視著床上的玉人,楊開嘴角彎出一個微小的弧度。

蘇顏就躺在床上,生命無礙,但她的全身都被一種異常詭異的冰塊包裹,似乎被冰封在其中,對楊開的到來沒有絲毫反應。

楊開伸出一隻手,卻觸碰不到她。

靜靜地觀望著,蘇顏的神態平靜,兩隻手自然地搭在自己的平坦的小腹上,她在冰封之前好像就有了相當高的覺悟,並沒有絲毫痛苦。

而且此刻,蘇顏體內的真元依舊在迅速運轉,她所修鍊的功法依然保持著運行的狀態,比起平常時候還要迅疾快速。

知道楊開現在心緒起伏,青雅和千月都很識相地保持了安靜,沒有打擾他。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著,青雅表情不變,倒是千月有些不耐煩了。

兩百多冰宗弟子逢遭大難,若是半個時候後楊開不將噬魂之蟲收回的話,他們就死定了,忍不住催促了起來:「小子,你還要看到什麼時候,你再怎麼看,也喚不醒她,她不但冰封了自己的身體,連自己的意識都冰封了。」

楊開驀然回首,冷冷地盯了她一眼。

千月不自覺地移開了目光,似乎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

「這是一招武技吧?」楊開又看向青雅,開口詢問道。

青雅微微頷首:「不錯,是我冰宗不傳之秘,冰身鎖心!施展之後,凝結全身真元,將自己的身心冰封,會在一瞬間失去所有的感覺。」

「那我師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