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四十章 秘聞

第七百四十章 秘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冰宗上空,千皓神色變幻,顯得尤其的複雜,楊開緊皺著眉頭,一霎不霎地盯著他。

「小子,你從哪裡找到這東西的?」驀然,千皓抬起頭沖楊開問了一句。

「距離此地大概半日路程,一座冰山內。」楊開隨口答道,「怎麼了?」

千皓沒有回答,神色反而更加凝重不少,忽然,仰天長嘯一聲,嘯聲中傳達出濃濃的警示味道小說章節。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他發現自己似乎弄錯了什麼事,或者說無意間牽扯到了冰宗某根敏感的神經。

那冰塊被封印的到底是什麼人的骸骨?為什麼千皓一見到便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他在傳出警示的同時,神識也依然鎖定了地上的那冰塊,似乎不敢有絲毫放鬆的樣子。

聽到他的嘯聲,冰宗內人頭攢動,超凡境以上的強者們紛紛出動,在冰主青雅的帶領下,齊齊來到這片上空。

「發生什麼事了?」青雅一來便急忙詢問。

若非重要的事,千皓也不可能這般緊張,她當即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你們跟我來!」千皓說了一聲,迅速朝下飛去,一身真元悄悄凝聚著,隨時都可能會爆發出來。

楊開的面色古怪,也一頭霧水地跟上冰宗眾人的步伐。

地面上,冰宗所有人都圍聚著那冰封了漆黑骸骨的冰塊,不少人皺眉打量,面色狐疑,顯然也跟楊開一樣摸不清頭腦,倒是青雅和其他入聖境長老,在看到這骸骨的時候,全都勃然變色。

「你們都遠離一些!」青雅連忙吩咐。

那些超凡境強者面面相覷,卻也沒多問,遵循青雅的吩咐,紛紛退避。

很快,冰塊旁只留下了青雅和四位長老。還有楊開六人。

「從哪弄來的?」青雅沉聲詢問。俏臉凝重。

「是這小子找來的。」千皓指著楊開答道。

「楊開,你從哪裡找到這個的?又是怎麼發現他的?」青雅連忙仔細地詢問起來。

見她一臉嚴肅的模樣,楊開也知道有些不對勁了,連忙將之前發生的種種說了一遍,眾人聽在耳中,臉色越發沉重。

「怎麼?他不是你們冰宗的弟子?」楊開皺眉詢問,本是一番好意。沒想到給冰宗帶來了麻煩,楊開也有些尷尬。

「此等凶獠,怎會是我冰宗弟子?」千皓冷哼一聲,面上湧出瘋狂的恨意。

「凶獠?」楊開驚愕連連,「額,我不知道他和你們冰宗有過節。我只當他是你們失蹤遇難的弟子,這樣吧,我再把他弄回去好了。」

「別動!」青雅連忙制止了楊開,沖其緩緩搖頭。

楊開啞然失笑:「你們這也太小題大做了吧,不管他生前是什麼樣的人,現在都已經死了,這麼警惕做什麼?」

「誰說他死了?」千皓冷哼。

楊開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斂了,皺眉道:「什麼意思?」

「他沒死。他還是活的!」千月俏臉有些發白。低聲喃喃道。

楊開傻眼了,扭頭望了望其他人。赫然發現他們竟沒有反駁的意思,顯然全都認同了千月的話。

「他沒死?可是這人不是連血肉都沒有了,只剩下骸骨和經脈,怎麼……」

青雅輕輕地吸了口氣,打斷了楊開的話,柔聲道:「這世上,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生命體,都是你未曾聽聞過的,誰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誕生的,但是這些奇怪的生命體,卻擁有比血肉之軀更強橫的力量。」

楊開一下子想起了玉中真靈!

玉中真靈也算是一種生命體,它也沒有血肉之軀,但是它如果長成的話,卻能具備毀天滅地的實力。

所以青雅這話雖然讓他有些難以理解,但他也能很快地接受。

「不過你們也不用緊張,這個看樣子不算太強。」青雅微微笑道,聽她這麼說,千皓等人才放鬆下來。

「楊開,東西是你帶回來的,你得幫忙處理下。」青雅又望著楊開。

「恩,宗主請吩咐!」

「燒了他吧。」青雅指著面前的冰塊道。

楊開一言不發,運轉真元,一股灼熱逼人的能量直接將那冰塊包裹。

肉眼可見地,那冰塊迅速融化,很快,被冰封在裡面的骸骨露了出來。

正當楊開要加把力氣,將其一舉焚滅的時候,一股及其兇惡暴戾的氣息,驀然從那骸骨中傳達了出來。

楊開一怔,旋即面色大變,因為他發現,那具骸骨的兩個眼眶中,居然閃爍起兩點綠油油的色彩,猶如人的兩隻眼睛,透著及其危險的光芒,與此同時,骸骨詭異地動了起來。

似乎是在掙扎。

青雅俏臉陰寒,迅速出手,打出幾道能量,將那骸骨定在地上。

楊開的真元噴涌的更加狂暴。

耳畔邊,似乎響起了嚎叫的聲音,一股殘忍凶暴的神念遊盪在眾人四周,滲透進每個人的腦海,企圖干擾眾人的心神。

冰宗的入聖境強者們無動於衷,楊開同樣表情不變。

這讓一直關注他的青雅不禁對其有些刮目相看,她還以為楊開多少會受到些影響,沒想到他居然也無視了。

那響在耳畔邊的慘嚎越來越凄厲,越來越急促,透著一股濃濃的叫囂感。

漸漸,慘嚎聲微弱下來,直至消失不見。

呼……

漆黑的骸骨終於被點燃,一下子燒成了齏粉,徹底消失在這世界上。

望著這離奇的場景,楊開有些不太真實的感覺。

他以前可從未想過,沒有血肉之軀,也能存活,也有自己的意識。

「宗主,是不是可以解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