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四十二章 聖女

第七百四十二章 聖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放心,我會給足你們酬勞的武煉巔峰。」楊開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那站在甲板上的武者們聞言,似乎聽到了什麼好聽的笑話,紛紛大笑起來,一個個露出有意思的神色,望著楊開,眼神里透著一股怪怪的味道。

連那位超凡境強者也有些忍俊不禁,微笑點頭:「小子,你能付出什麼樣的酬勞?」

「十塊晶石行不行?這也是我能出得起的價錢。」楊開歪著腦袋,乾脆裝出一副鄉巴佬的模樣,他也看出來了,這艘船的主人非富即貴,自然不會在乎自己那點酬勞。

那些人笑得更厲害了。

那超凡境武者微微頷首:「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有點閑錢啊。不過那十塊晶石你就留著自己用吧。」

這般說著,沖一旁一位武者招了招手,吩咐道:「給他一艘小船,讓他滾蛋!」

楊開之前的答非所問讓他有所警惕,雖然楊開的實力不高,但他也不準備將楊開留在大船上,只想早點打發了事。

「這樣也行武煉巔峰。」楊開沒做糾纏,「不過能不能再給我指下方向,不管是哪裡,能最快抵達陸地就好!」

「給你指了方向又有何用?」對方冷哼,「以你的修為,是到不了陸地的,自己在大海上祈禱吧。你也算是運氣好,碰到了我九天聖地,若是換做其他勢力的船隻,只怕早就被剁碎了丟海里去了。」

「九天聖地?」楊開神色一凜。

敢用聖地兩個字,這個勢力可是非同小可。來到通玄大陸,楊開也見識到了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勢力,象獨傲盟,水神殿。雷光神教,天霄宗等等。

其中獨傲盟和雷光神教應該算是實力比較弱的,水神殿居中,天霄宗最強,而這個九天聖地,應該比天霄宗還要厲害!

說話間,大船上已經放下了一艘能乘坐幾人的小船,一個武者在船邊上招呼著:「錢叔,小船準備好了。」

被喚作錢叔的超凡境武者正欲答話。眉頭卻是一皺,連忙轉過身朝一旁望去,隨即躬身道:「小姐,你怎麼出來了?」

其他站在甲板上的武者也連忙沖那邊施禮,神態恭敬異常。

楊開順著他們的目光望去。不禁眼前一亮。

從那船艙里,走出來一個身穿月白長裙的女子,這個女子很年輕,生得也是極美,皮膚白皙如羊脂,黛眉彎彎,一雙美眸透著一股靈動的韻味。身材玲瓏曼妙,酥胸挺拔,美臀圓潤,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大家閨秀讓人賞心悅目的氣質。

似乎是察覺到了楊開不同常人的放肆目光。那女子不禁微微皺了皺眉,隨意地瞥了他一眼。

那錢叔更是回過頭,沖楊開冷冷地低笑一聲,警告的味道十足。

楊開坦然以對。

「在裡面待得有些悶。聽到外面傳來些聲響,便出來看看了。」女子輕啟朱唇。聲音清脆悅耳,掃了一眼問道:「這裡是怎麼了?」

錢叔當即將剛才發生的事情一一彙報,事無巨細。

女子不禁有些詫異地看了看楊開,微微頷首,表示自己明白了。

「沒想到這等小事驚擾到了小姐,屬下罪該萬死!」錢叔表現的相當惶恐。

「錢叔嚴重了。」女子緩緩搖頭,深深地凝視了楊開一眼,微微笑著,語出驚人:「不過他應該是在說謊!」

楊開愕然,好奇地看了那女子一眼,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肯定。

「恩,屬下也有所猜測,所以正想著讓他走人。」錢叔陰測測地瞥了瞥楊開。

「不用趕他走,他一個神遊境的武者,若是趕他走的話,他定沒了活路,雖然他說謊了,可他對我們沒有惡意,可能有些難言之隱吧,留下來帶著一起上路,等到了地方,再讓他離開就是!」

「既然小姐這麼吩咐,那屬下照辦!」錢叔恭聲應著。

「我先回去了,你們仔細著點。」女子吩咐一聲,轉身便又離開了。

待到她離去之後,那錢叔才走到楊開面前,冷聲道:「小姐大發慈悲,不讓我趕你走,你最好老實點,若敢圖謀不軌,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痛不欲生!」

楊開咧嘴一笑:「放心,我會很安穩的,我只想回到陸地而已。」

「如此最好!」錢叔重重點頭,沖一個神遊境頂峰的武者招了招手:「成飛,看著點他,別讓他有做亂的機會!」

「是!」一個體型魁梧的大漢連忙應道。

吩咐完,錢叔也去忙著自己的事情了。

那叫成飛的武者走到楊開身旁,上下打量著他,眼眸里儘是輕蔑之意。

楊開此刻只表露出神遊境七層的修為而已,除非入聖境強者來窺探,否則任何人都看不出他的真實修為。

這樣的修為,這樣的年紀,在通玄大陸上是很常見的,也不會惹人生疑。

這個成飛有著神遊境頂峰的修為,自然就覺得高人一等。

「小子,老實點啊,大爺可沒那麼多閑功夫來照看你,你若惹大爺生氣,我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恩恩,我會很老實很老實的。」楊開連忙點頭。

這個九天聖地每一個人都有一種骨子裡的倨傲感,大概和他們這個勢力在大陸上所處的超然地位有些關係。

正如中都那邊,八大家的弟子們,外出行走的時候也都會帶著一種優越感,覺得天下之人誰都不如自己。

楊開見多了,也不以為意。

「跟我來吧,給你安排個住的地方!」成飛嘿嘿冷笑著,沖楊開招呼。

楊開連忙跟上他的步伐,一邊走一邊問道:「朋友,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