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六十二章 流年不利

第七百六十二章 流年不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安靈兒覺得,若是在那神戰之庭中,自己沒有一時興起往楊開身上打進一道神魂技,恐怕他也不會領悟九天神技,沒領悟九天神技,就不會被楠聖姑盯上。

想起這些,她自然滿心愧疚,覺得是自己害了楊開,讓他英年早逝,早早夭折。

「他媽的,這幾招你得教我,要不然這次虧大了!」楊開臉色蒼白如紙,一邊忍著身體上傳來的劇痛,一邊急急地說道。

他沒想到,那誅天矛連自己的身體都能洞穿,施展入魔之後,楊開的肉身強得不象話,那是連星空風暴都能正面抵擋的身體,可依然沒能阻擋得了楠聖姑的一擊殺招。

可見這一招的威力是何等強大。

換做任何一個凡境,在楠聖姑這一招下,只怕都會落個粉身碎骨的結局。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這個……」安靈兒伸出小手,捂著楊開身體上的創口,感受到鮮血從五指尖潺潺流出,心頭惶恐失措,淚水不斷地滑落,打濕了衣衫。

「你能不能別哭了?哭得老子心煩意亂!」楊開好一陣鄙夷:「你們女人怎麼這麼承受不住壓力啊。」

聽他這麼一說,安靈兒趕緊收斂了哭泣的聲響,卻止不住哽咽,更止不住淚水的流淌。

前方的拐角處,離地三丈遠的位置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黑黝黝如深淵般的洞口,楊開面色一喜:「到了!」

原地一個加,騰空而起,帶著安靈兒一頭朝那虛空甬道沖了進去。

他前腳才剛踏進虛空甬道,楠聖姑的殺招後腳便已襲至。

都已到了最後的關頭,楊開哪會掉以輕心?直接將安靈兒甩進虛空甬道中。轉過身去,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楊開的背後,一隻巨大的漆黑蛟龍陡然生出,猙獰著龍口,面向楠聖姑的殺招迎去。

轟隆隆……

能量肆虐,靈氣紊亂。

漆黑的蛟龍只抵擋了一眨眼的功夫便被打散,楠聖姑的招式余勢不減地朝楊開衝來,卷進虛空甬道中。

楊開咧嘴慘笑。鮮血順著嘴角滑落,充滿了邪惡氣息的魔氣瘋狂涌動,間不容地朝四周打去。

在海底中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虛空甬道根本無法承受這種能量的爆,終於破碎開來,迸出來的虛空之力。將楠聖姑的殺招化解,同時也向楊開的身體捲去。

下一刻,楊開便感覺一陣頭暈目眩,眼前一黑,險些昏了過去。

強打著精神,楊開保持自己頭腦的清醒,片刻後。眼前的黑暗驀然清掃一空,頭頂上出現了白雲朵朵的景象,蔚藍的天空,卻沒有日月星辰。空氣中流淌著一股淡淡的炎熱氣息。

這種氣息,讓楊開感覺及其舒服。

自己在不斷地往下墜落,應該是通過虛空甬道傳送到了另外一處地方,因為四周已經感覺不到那楠聖姑的氣息了。

而且在臨走之前。楊開特意將虛空甬道毀去,估計那楠聖姑就算有是通天徹地的本事。一時半會也找不到這裡。

想到此處,楊開重重地呼了一口氣,被入聖境強者追殺,實在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

而且楠聖姑最起碼應該是一位入聖兩層境的強者,她比冰宗的千月要厲害很多,在她面前楊開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下墜的身子被一雙玉臂抱住了,楊開扭頭望去,正看到提前抵達此處的安靈兒沖自己微笑,臉上的淚痕鮮明未乾。

楊開掙扎了一下,從她的懷裡跳了下來,站在一顆大樹的樹榦上,重重地喘息著,放眼朝四周望去,神色不禁一呆。

自己和安靈兒現在所處的位置是在一顆參天大樹的樹榦上,離地約莫三十丈左右,四周附近是茂密的森林,在這廣闊的森林之中,生機勃勃。

而且楊開還現一個很奇特的現象,這裡的樹木,似乎生得與外面有些不太一樣,不但形態如此,樹榦里竟然還流淌著一些淡淡的陽屬性能量。

簡單地來說,這些樹木似乎具備了陽屬性氣息。

楊開狐疑不解,這些樹應該只是普通的樹木而已,並不是什麼天才地寶靈草妙藥,怎麼會誕生陽屬性的氣息?

再抬頭望了望天空中的景象,楊開眉頭一皺,虛弱地低喝道:「小玄界?」

唯有小玄界,才沒有日月星辰,象古魔一族居住的那片小玄界便是如此。

「啊?小玄界?」安靈兒顯然也吃了一驚,不過美眸中卻綻放出濃濃的好奇之色,她似乎從來沒有進入過小玄界,只在傳聞中聽過這種空間的存在,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不免有些新奇。

「沒錯了,這裡應該是一處封閉的小玄界!」楊開微微頷,說話間,劇烈地咳嗽幾聲,那身體上的創口又一次流出了鮮血。

「你還是趕緊休息下吧!」安靈兒緊張地扶著他,楊開這一次受的傷從外表上看去及其嚴重,不但有楠聖姑誅天矛洞穿的傷勢,在最後關頭毀壞虛空甬道的時候,似乎也被那爆炸性的能量和虛空之力打的遍體傷痕,衣衫破碎,身軀上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傷痕,連血肉都消失了不少,看起來慘烈極了。

這樣的傷勢,一般人早就死了好幾遍了,偏偏楊開還有力氣說話,更有閑情觀察四周的環境,讓安靈兒哭笑不得。

說話間,從自己腰間的乾坤袋裡取出一瓶丹藥遞了過來:「這是我聖地的療傷聖丹,你趕緊服下!」

楊開微微頷,也覺得有些撐不住的跡象,接過丹瓶,倒出幾粒丹藥直接吞入腹中。

還沒來得及煉化藥效,楊開莜地感覺到一道道炙熱的能量從四面八方激射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