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六十五章 死期逼近

第七百六十五章 死期逼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吃喝一陣,東西很快被消耗一空。

那魔族人一點也沒有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的覺悟,依然用一種輕蔑的目光望著楊開,宛若在俯視一隻螻蟻,眼眸中儘是透著一股不屑

「有什麼要問的?」那人哼了哼,他也看出楊開對自己示好的意圖了。

楊開呵呵一笑,先是自報了下家門,又道:「還沒請教朋友高姓大名啊。」

那人皺了皺眉,看似有些不太情願報上自己的名諱,但考慮一陣還是淡淡道:「勾尺!」

楊開吸了吸鼻子,沒什麼反應,倒是安靈兒怔了一下,忽然捂住小嘴,驚呼一聲。

「怎麼?」楊開扭頭望著她。

「你是勾尺?」安靈兒一臉驚訝的表情,望著那魔族人。

「不錯!」

「我的天,你居然是勾尺。你怎麼會被抓到這裡來?」

「他很有名?」楊開詫異地看著安靈兒問道。

勾尺哼了哼,撇嘴道:「你這人類小子原本看著倒是精明,怎麼現在一副傻頭傻腦的樣子?」

「不好意思,我還真沒聽說過你。」楊開淡淡地笑了笑。

安靈兒抿了下紅唇,輕聲道:「勾尺之名我雖然聽說過,但並不是太出名,出名的是他的父親!四大魔將之一,勾瓊!」

「你老子是魔將?」楊開也嚇了一跳。

魔將之名,他早就聽說過了,在蒼雲邪地的凶煞邪洞里,他還斬殺過一位魔將的分神!來到通玄大陸之後,他更從水靈口中得知了魔將的恐怖實力,所以深知魔將都是什麼樣的人物。

「我老子是我老子。我是我!」勾尺一副不願借老爹威名的傲然模樣。

「你有這麼厲害的老子,怎麼會被抓到這裡來的?」楊開也驚愕了。

勾尺臉色一訕,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重重地嘆了口氣:「陰溝裡翻船,這事不提也罷,待老子離開這裡,定會召集人手,把此處夷為平地。」

「願你心想事成。」楊開隨口敷衍一句,又問道:「關於這裡。你知道多少?」

「不多。」勾尺搖了搖頭,也不再如之前那麼排斥楊開,大概也是覺得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這句話有些道理,有意要與楊開聯手,看是否能夠尋找到生路。「我們只知道這裡的人自稱為陽族,他們好像原本是人類的一個勢力,不過因為修鍊功法和那一顆神樹的關係,導致他們的體質現在變得和人類有些不同,便給自己冠上了一個新種族的名字。」

「神樹?」楊開眉頭一皺,隱約記得在自己剛蘇醒的時候,一個陽族族人帶自己去大殿的路上提到過什麼神樹。還要將自己化為神樹的養分之類的。

「恩,是他們陽族的立根之本!你來的時候沒見到一顆有些與眾不同的大樹么?此地的陽屬性能量之所以這麼濃郁,完全是因為那顆神樹的關係!若非如此,我等的魔元豈會受到壓制?」

魔族人稱呼自己體內的能量為魔元。這跟人類武者稱呼為真元是一個道理。

聽他這麼說,楊開緩緩搖了搖頭,他還真沒見到什麼神樹。大概因為他和安靈兒是從別的入口進入這片小玄界的。

「那顆神樹很古怪,能自主地產生陽屬性能量。只不過據說近些年神樹出了點意外,有些不太穩定。為了保持神樹的健康穩定,這裡的陽族人便開始從外面抓人進來,而他們這裡唯一的入口,便在我魔疆。所以抓進來的,全都是我族中人,你們兩個倒是奇怪,怎麼也會被抓進來的?」

「這裡的入口不止一個,我們不小心闖進來的。」楊開隨口解釋道。

「哦,這就難怪了。」勾尺微微頷首,繼續道:「剛才那不同尋常的能量波動,想必你們也感覺到了吧,那就是神樹出現狀況了,每當這個時候,他們就得抓些人出去,以我族中人的鮮血和血肉的精華化為神樹的養分,安撫神樹。」

「那被抓出去的幾個人……」

「死了!」勾尺冷笑幾聲,「而且過不了多久,就會輪到我們!你也看到了,這裡沒剩下多少我族中人了。」

楊開面色微變,這裡左右兩邊的牢房中,大概只剩下十一二個人,另外的幾間牢房裡關押的人也不多,每一次神樹出現狀況他們就得拿幾個人血祭,確實用不了多久這裡的人都得死完。

這裡的陽族人老是從魔疆里擒拿魔族中人,時間久了必定會引起注意和警惕,想必魔疆那邊也會有所防範,讓他們不再得逞。

「你前幾天吃的那枚果子,就是他們的神樹結出來的。」勾尺皺眉解釋道,「看你這小子吃的那麼津津有味,而且身上的氣息也令人討厭,修鍊的應該是陽屬性功法吧?」

楊開微微頷首。

「那你可以高正無憂些日子,在這裡的人沒被殺光之前,他們應該不會動你,那神樹最喜歡你這樣的人作為養分了,他們會將你留到最後關頭使用的。」勾尺說著,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嘿嘿冷笑不已,讓安靈兒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多謝相告。」楊開抱拳道。

勾尺又奸笑起來,大有深意地看了看安靈兒,道:「小子,我若是你,便會趁現在盡情享樂,美人在旁也沒見你動手動腳,你不是那方面有問題吧?你這樣可不行啊,會讓美人失望的。」

這句話一說出來,剩下的那些魔族人爆發出一陣哄堂大笑。

楊開臉色一黑,頓時覺得這傢伙有些可惡了,安靈兒更是緊了緊衣衫,恨恨地瞪了勾尺一眼,躲到楊開身後。

……

自那日與勾尺一番暢談之後,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