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六十六章 神樹

第七百六十六章 神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領頭的一人正是之前替楊開解除禁制的那位高手,他一臉的陰沉無奈,進來之後揮了揮手,幾個族人立刻將兩邊的牢房房門打開了。

「小子,你的死期到了。」那人冷聲道:「好吃好喝讓你舒適了這麼些日子,我倒要看看你能發揮出多大的作用!」

說話間,再一次將楊開的真元禁錮,沖那幾個族人喝道:「全部帶走!」

勾尺和他的族人頓時破口大罵,卻迎來一陣拳打腳踢,直接被帶出了牢房,楊開和安靈兒沒有反抗,倒是免除了這樣的厄運。

順著地牢的通道一路往前走去,勾尺看樣子有些不太願意配合,走走停停,沒少挨鞭撻,待出了牢房之後,這傢伙已經被打的渾身是血,但他的骨氣及硬,吭都不吭上一聲,各種難聽的污穢字眼不斷地從他口中迸出,擾人耳根。

那個陽族的高手冷笑連連:「儘管罵吧,等會你就沒機會罵了,據說你還是什麼魔將的子嗣?我看你老子也不過如此,自己的兒子馬上就要死了也不知道前來搭救。」

「有膽你放了我,我這就回去搬救兵,讓我父把你們統統剿滅!」勾尺叫囂不已。

「白痴!」那人不屑地撇撇嘴。

勾尺說話的時候,不斷地朝楊開打眼色,看那樣子似乎是要有所行動了,楊開連忙回應,示意他稍安勿躁。

這個時候是那位高手最警惕的時候,即便是全盛時期楊開也不敢保證能夠成功逃脫,更何況如今真元和識海全部被動了手腳?

必須得等機會,找一個最合適的時間,一舉將噬魂之蟲放出來,控制住大量的陽族人才行。

勾尺見狀,也不再吭聲,而是狐疑地望著楊開,不知道他有什麼打算。

被那人押解朝前走去,越是前進。陽屬性的能量波動就越強烈。也越顯得不安穩。

他們似乎很著急的樣子,腳下的速度也是極快。

不大片刻功夫,便來到了一處空曠的場地上,這裡方圓幾百丈內空無一物,唯有一株高達百丈,樹冠茂密,通體金黃之色的巨樹在此紮根。

楊開感覺到的所有的陽屬性能量。統統都是從這顆巨樹中產生的。

它就如一柄保護傘,巨大的樹冠張開,形成的能量輻射老遠,在蒼穹下形成了一層半圓型肉眼可見的保護膜,將陽族人所居住的地方覆蓋起來。

一來到此處,楊開體內的真元便有些蠢蠢欲動的跡象。血肉也蠕動起來,那下達在他體內的禁制,無形地被摧毀了不少。

眼前一亮,楊開吃驚不小。

他沒想到世上居然還有這種奇樹,這一顆應該就是陽族人口中所說的神樹了,也是他們一族人的立根之本。

因為修鍊功法的緣故,只要有這顆神樹,他們的實力便會迅速提升。而不用象楊開那樣。需要到處尋找陽屬性的天才地寶和靈氣匯聚之地。

這裡簡直就是楊開自己夢寐以求的天堂之地。

抬頭望去,那巨大的神樹中。隱約還有些果實倒懸著,正是之前楊開吃過的那種果實,數量不少,有的看起來成熟了,年份十足,有的看起來還處於青嫩的狀態。

在那神樹根部不遠處,陽族的高層盡數等候在此,察覺到眾人到來,紛紛轉過身朝這邊張望,在望向楊開的時候,每個人的眼中都充滿了期待的神色。

而那顆神樹似乎也了些不同尋常的波動,竟傳達出一種及其渴求的信息,肉眼可見的,一股股精純的陽屬性能量化為繩索,從那神樹上延伸過來,纏繞在楊開身上。

見到此景,眾人紛紛精神一震。

那首領微笑撫須,點頭道:「看樣子神樹很喜歡這個人類。」

「這下有救了,有了這個人類,神樹應該能安穩好一陣子,我們就有充足的時間去尋找新的養分!」

「能化為神樹的養分,可是你的榮幸!」那押解楊開等人過來的強者,也是冷笑起來。

「我不覺得有什麼榮幸的。」楊開哼了哼,並沒有掙脫神樹束縛在自己身上的那些能量鎖鏈。

這些能量鎖鏈不但沒有束縛他的動作,反而還讓他及其舒服。

繼續前進,在那前方不遠處,滿地的累累白骨,處處暗紅的血跡,這些白骨顯然都是此前被拉到這裡血祭的魔族眾人。

一眼望去,彷彿骨海一般,觸目驚心,當真是有些驚心動魄。

安靈兒俏臉發白,一想到過不了多久自己可能也會變成這樣,芳心中頓時被驚恐溢滿。

咔嚓,咔嚓……

眾人行來,踩在那白骨上,骨頭斷裂,傳出一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響。

勾尺睚眥欲裂,大口地喘著粗氣,雙眸漸漸變得赤紅,怨憤和暴露的氣息自他的身體中徐徐散發。

這些白骨和乾涸的血跡,全都是他的族人留下的,勾尺自然心中動怒。

隨著靠近那神樹,楊開的表情逐漸變得古怪,他似乎是從那神樹中,感覺到一些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信息,一時間,心神不禁沉浸到了其中。

片刻後,一行眾人被押到了神樹根前。

陽族人似乎也不打算浪費時間,直接便要開始血祭,好安撫神樹的暴動。

那首領目光灼灼地盯著勾尺,冷聲道:「便從他開始吧。」

立刻便有人應聲走出,將勾尺按倒在地。

「小子,你還不動手,更待何時?」勾尺忽然沖楊開怒喝,說話間,身軀猛然膨脹起來,那一身的血肉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下達在他體內的禁制,瞬間粉碎。

毫不遲疑,勾尺便離他最近的一個陽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