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章 安撫和依賴

第七百七十章 安撫和依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玄界內,日子過的很平淡。

勾尺和另外一個魔族人整日里無所事事,真元神識被下達禁制,也沒法修鍊,無聊的都快霉了。

安靈兒雖然也是如此,但她畢竟是女子,心性淡然些,大部分時間都在呆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和他們相比,楊開就顯得異常忙碌了。

陽族人送來了大量的靈草妙藥,楊開一邊將這些藥材煉製成丹,一邊吞入腹中吸收藥效,而且每一天都還要去神樹那裡給它輸入幾滴陽液,日子過的無比充實。

陽族這裡的藥材檔次非常不錯,利用它們來煉丹,楊開將之前的種種感悟付諸實踐,煉丹術的水準節節攀升,效果喜人。

陽族人也在無時無刻地監視地著楊開的動靜,但他們始終無法徹底弄明白楊開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離奇手段安撫了神樹。

而且從他堅持每天都去神樹那裡開始之後,神樹就再也沒出現以前那種散不穩定能量波動的情況了。

所有的陽族人都欣喜萬分,覺得這個人類果真是有些用處,暗地裡慶幸當初沒有直接殺了他。

唯一讓他們感到不滿的是,楊開消耗的藥材實在是太龐大了,他就象是一個無底洞,怎麼也填不滿。

若不是楊開的動靜時刻處於他們的監視下,他們早就要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時間悠忽,三四個月一晃而過。

這一日,當楊開給神樹輸入完陽液之後,神魂靈體照舊遁入樹榦中查看,舉目望去,眼前不禁一亮。

那樹榦內的混沌神魂能量此刻正急促而有力地跳動著,宛若一隻正要破繭而出的蝴蝶般,充滿了勃勃生機,而且在楊開的神識感應下,它內部還傳達出一些微妙的信息來。

似乎是想要與楊開溝通些什麼,卻不知該如何表達。

楊開神色一震,知道神樹進化已經到了最緊要的關頭了,照這樣的度下去,用不了一兩個月,它的意識便會徹底誕生出來,到那時候,它便是另外一種形態的生命之體。

悄悄安撫了一陣,楊開才將神魂靈體遁出,虛弱至極地從那樹榦上跳下,休息一會之後,徑直來到在底下守候的陽族強者面前:「你們準備下,從明天開始,我要住在這裡!」

「住在這裡?」那陽族強者眉頭一挑,神色有些驚訝。

「恩,有些讓我很在意的事,需要觀察一段時間,就不兩頭跑了,住在這邊的話,你們的神樹出現什麼狀況,我也能及時現。」

「住在這裡倒沒什麼問題,不過小子,我怎麼覺得你是想耍什麼花樣啊。

」那陽族強者不信任地望著楊開。

「我很自覺的,身為監下之囚,我可不會自討苦吃,你想多了。」楊開輕笑一聲。

「小子識相,不過這事我得先回稟下領,看看他老人家怎麼說。」那人點點頭道。

「儘快吧,我等你消息。」楊開說完,便直接朝宮殿的方向走了過去。

回到宮殿處,將自己的計劃跟安靈兒說了一遍,這女人頓時顯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走了,我怎麼辦?勾尺他們還住在這裡呢。」

楊開不禁皺了皺眉,沉思起來。

勾尺這傢伙雖然看著還不錯,但誰也不敢保證沒有了楊開的庇護,他會不會對安靈兒動什麼色心,就算勾尺自覺,可還有另外一個魔族人呢。

魔族都是一群暴戾殘酷的人,行事全憑自身喜好,跟他們說道理是說不通的。

「那你也跟我一起好了,我就跟他們說需要個人來服侍照顧,估計他們也不會在這方面為難我。」楊開想了片刻道。

「恩。」安靈兒連忙點頭,神色也放鬆下來。

第二日,那陽族強者來到宮殿中,告知楊開領已經答應了他的要求,楊開趁機將安靈兒的事也提了出來。

那強者沉思一陣,也點頭同意了,倒沒再需要向領彙報。

與勾尺他們說了一聲,楊開便帶著安靈兒離開了宮殿。

神樹下,安靈兒暫且在此安家落戶,陽族並沒有允許她如楊開一樣飛到樹榦上,只允許她在神樹下逗留。

不過只要離楊開不是太遠,她便安心了。她也知道,自己現在之所以能夠平安無事,完全是因為有楊開庇護的緣故,若是沒有楊開,她要麼被血祭,要麼淪為陽族人的玩物,無論哪一種都不是她希望看到的結局。

神樹上,楊開輸入了幾滴陽液之後便開始觀察那一團混沌神魂能量的反應,和昨天一樣,神樹依然想要和自己溝通什麼,卻始終沒辦法清楚地表達。

楊開的神魂靈體中傳達出安撫的波動,撫平了它的急躁,一點點地誘導著它。

說來也是神奇,經過這麼長時間陽液的供給,神樹對楊開現在處於一種非常依賴的感覺,被他一安撫,不但立刻平穩,反而還流露出一陣陣愜意舒適的情緒。

時間流逝,一切都古井不波。

楊開每日里除了與神樹在神魂上有些微妙的溝通之外,便是下去陪陪安靈兒。

為保證神樹能夠儘快進化,楊開連真陽訣都不敢運轉,免得從它那裡吸收能量,延緩了進化的進程。

神樹一點一滴的變化,沒人察覺到,除了整日與它嘗試交流的楊開。

而那一團混沌的神魂能量似乎已經到了一種極限,眼看著便要生些讓人想像不到的變化。

在楊開和安靈兒住在神樹邊一個多月後,某一日,當楊開又一次將神魂靈體遁入樹榦中的時候,神樹的那一團神魂能量中忽然迸出一股欣喜的波動,彷彿是苦等許久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