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二章 打個商量怎樣?

第七百七十二章 打個商量怎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上一次大鬧冰宗的時候,楊開便已試驗過噬魂之蟲的威力了,入聖境之下,無從抵擋!

第一批趕來的這些陽族人雖然實力不弱,人數也不少,卻沒有這種層次的高手。

chao水般的神識力量轟擊過去,雖然沒有將那些人打傷,但在無聲無息之中,噬魂之蟲已經滲入到了他們的識海內,潛伏起來,只待楊開一道神念便可發起攻擊,於三五息內毀去他們的識海。

楊開有動作的同時,神樹也再一次展開了狂暴的攻擊,那線條一般的能量悠忽來回,靈動至極,一條條重若千鈞,地面被掃出一道又一道巨大的溝壑。

轟隆隆的聲響傳出老遠,那些陽族武者一個個吃盡了苦頭,也依然沒能靠近得了楊開,全都在神樹的攻擊下被掃飛,運氣不濟者,當場死亡。

佔據先機,楊開卻表情凝重了。..

一股股強橫的威壓驟然在不遠處蔓延過來,隨著威壓的逼近,陽族首領而那幾位楊開之前見過的高層人員總算抵達。

「首領,神樹有些不對勁!」之前在神樹攻擊下僥倖逃過一命的武者連忙喝道。

那首領神seyin霾著,怔怔地望著神樹,jing光肆意的雙眸中閃過一絲冰寒的厲芒,冷冷地盯了楊開一眼,神se間卻又充滿了震駭。

其他強者更是駭人變se,驚聲尖叫道:「怎麼可能?」

他們都是入聖境的強者,神識感應中,自然能察覺道神樹內部此刻存在著一股意識,而那股意識似乎相當反感他們的窺探,正帶著一種濃濃的敵意排斥著他們。

「神樹……是不是有自己的意識了?」那首領一雙深邃的眸子盯在楊開臉上,沉聲詢問道。

楊開呵呵一笑:「算是吧。」

「你做的?」

「我只是幫了它一把而已,算不得我的功勞。」楊開搖了搖頭。

「所以它才對你這般親切,反而排斥我族?」那首領也是個人jing,雖然一直以來都不太清楚內幕,但此刻見道眼前的一幕之後。也很快推斷出了事情的真相。

初誕生的生命意識。永遠都只會親切它認為熟悉的人。

「神樹是我族的,你這個小賊!」陽族首領神se暴戾,怒喝起來。

「我沒想偷它,只不過它親近我,我有什麼辦法?」

「那個時候果然就應該把你給殺了!」說話間,陽族首領一臉後悔不迭的表情,其他的眾人也都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神se猙獰地怒視楊開。

「那個時候你們不動手,現在就沒機會了!」楊開揚眉,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神采。

「你若是這麼認為的,那便大錯特錯了。」陽族首領yin森地笑著,「區區一個超凡一層境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說話間。一股jing妙的神識力量忽然自他的腦海中迸發出來。

楊開都沒來得及反應,識海內便一陣尖銳的刺痛,整個人如被撕裂了一般,臉se剎那間扭曲,身軀顫抖著,額頭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滾落。

這首領的真實修為不知在什麼樣的水準,但楊開在面對他的時候,比面對那位楠聖姑的壓力還要大。

他的實力最起碼也是入聖兩層境!

這樣的一位強者釋放出來的神識攻擊。即便是楊開也無法輕視。

識海中一陣翻滾。楊開不禁有些頭暈眼花,甚至生出一種噁心作嘔的感覺。

在那首領釋放出神識攻擊的瞬間。他身邊的幾位強者便紛紛沖了上來,向楊開施展出了殺招。

一條垂柳般的樹枝從空落下,在那些殺招還未近身之時將他捲起,連帶著站在楊開身邊攙扶著他的安靈兒也一併被卷到了半空中。

安靈兒一聲驚呼,待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落在了神樹的一顆樹榦上,周旁密密麻麻的樹枝覆蓋著,將她和楊開兩人包裹的密不透風。

與此同時,神樹樹冠上垂下來的那些能量,化作千萬道攻擊,迎上了陽族的幾位強者。

這幾人面se一變,似乎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待想要去追殺楊開的時候卻被神樹阻擾,又擔心自己的招式會損壞陽族的根基,束手束腳難受極了,勉力抵擋一陣,紛紛撤了回來。

「首領,神樹似乎在庇護著他!」其中一位強者臉se難看至極地說道。

「我看到了。」那首領的臉se同樣如暴風雨來臨了一般,尤為的jing彩複雜。

神樹不但在庇護這個小賊,甚至還對族人動手,那些攻擊絲毫不遜於一位入聖境強者的手段,想要突破神樹的防禦顯然有些困難。

陽族首領的心中莫名地生出一種恥辱和不甘來,這種感覺就象是自己辛辛苦苦看守了一輩子,養了一輩子的寶貝,卻被一個不知廉恥的傢伙順手就拿走了一樣。

「不過沒關係,吃我一招,他也應該活不了多久!」陽族首領冷哼著,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以他的修為,對付楊開這樣的年輕人簡直如十指捏螺般輕鬆寫意,他也確信楊開承受不住那樣的一擊。

話音剛落,神樹的樹榦上便傳來一陣低沉而慘烈的嗬嗬笑聲。

眾人勃然變se,抬頭朝上看去,正好見到楊開隔著無數樹枝,用一種猩紅的目光朝這邊望來。

「沒死?」陽族首領眉頭一凝,失聲道:「不可能!」

即便是有檔次極高的神魂秘寶,這樣一個年輕人也抵擋不住自己的神識攻擊,而且從他此刻的神識波動來推斷,神魂上確實已經受創,卻依然活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