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四章 沒救了

第七百七十四章 沒救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天兩更

br/>

虛空之力很特殊,從來只會在存在虛空甬道的wèizhi處散發。

有虛空之力,便意味著前方有虛空甬道,楊開jingshén一震,眺目遠望。

又過了一會兒,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呈現在眾人的眼帘之陽族人所居住的wèizhi大概有幾十里的路程」「小說章節。

怪不得ziji一直沒有察覺到虛空之力的存在,楊開暗暗想著。

片刻後,神樹停在那虛空甬道前。

這個虛空甬道約莫直徑一丈,可容幾個人同時進入,但神樹那麼龐大的身軀是無論如何也進不去的。

強行進入的話,會有很大的可能將虛空甬道毀壞,進而被混亂的虛空之力攪成齏粉。

「勾尺兄,你對這裡有沒有印象?」楊開神色凝重地詢問。

勾尺觀望了一陣,微微頷首道:「有,我們被抓之後似乎都是從這裡被帶進來。」

「那就好!」楊開mǎnyi至極。

雖然他已與陽族人談妥,但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將ziji帶到別的虛空甬道前,萬一那邊的世界不是魔疆,而是一處兇險的地帶甚至是未知的difāng,那這一切努力就白費了。

「小子還真夠謹慎的。」那陽族首領揶揄了一聲,「既然老夫答應讓你們離去,就不會出爾反爾,而且此地只有一個出入口,再無其他的虛空甬道!」

「小心使得萬年船嘛!」楊開毫不介意,神色又嚴肅起來,沖勾尺和另外一個魔族人吩咐道:「你們帶著安靈兒先走,我稍後跟上來。」

勾尺和那魔族人的真元神識全被下了禁制,現在的他們除了身體強壯點以外,與普通的凡夫俗子並無區別,留下來毫無作用。

聞言,都點了點頭。那個魔族人一言不發。直接竄進了虛空甬道,勾尺倒還沉聲叮囑了楊開一句:「兄弟,你千萬小心,我在那邊等你!」

楊開微笑點頭。

勾尺這才與安靈兒一併離去,身影消失在虛空甬道之前,安靈兒還滿是擔憂地回頭望了楊開一眼,似乎在擔心他能不能逃出來。

待到三人離去之後。楊開才輕輕地吸了一口氣,不但沒走,反而還盤膝在樹榦上坐了下來。

陽族眾人眉頭皺起,警惕地望著他,生怕他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小子,你為何還不離去。你的要求我yijing全部滿足!」陽族首領看瘟神一般看著他,巴不得把他送得遠遠的,這一次吃的大虧他們也認了,只要能留下這顆具備了智慧和意識的神樹,付出的那些代價都是值得的。

「急什麼,我休息一陣!」楊開呵呵笑了笑,眼看著真的運轉真元,開始調息起來。

心神已無聲無息地沉浸到了樹榦之在那樹心裡顯化出來。有神樹守護,他也不擔心那些陽族的強者會對他暗下毒手。

感覺到楊開的到來。神樹當即歡欣鼓舞,那樹榦內流淌的能量也變得急促了不少。

「別急著高興!」楊開連忙傳遞神念,「我問你,我現在要離開這裡,你願不願意跟我走?」

樹心裡的那團神魂能量,立刻將楊開包裹了起來,表達出急切的情緒。

「那就是願意了。」楊開咧嘴微笑,「很好,雖然我從來沒試過,但這個方法應該可行,但願可行吧,你記住,ruguo不行的話,你大概要暫時留在這裡。我跟你保證,用不了多久,我還會再回來,把你帶走的。」

楊開的訊念傳遞的有些複雜,神樹看起來一時半會沒能理解,但從楊開的情緒ǎnjiào到了一些信息,頓時有些悶悶不樂,不過很快又高興起來,似乎是因為得到了楊開的承諾而恢復了心情。

「那就這麼說定了,先給你打個烙印!」楊開這般說著,不惜耗費巨大的神魂能量,在神樹之心ji的烙印。

如此一來,即便今天帶不走神樹,他也能通過這微妙的烙印感應到神樹的存在。

這種做法跟收服安靈兒的神魂烙印是不一樣的,一個是收,一個是給,換句話說,ruguo神樹之心受到損害,楊開的神魂也會受創,反倒是安靈兒ruguo受傷,楊開並不會有事。

溝通完畢,楊開這才將心神遁出樹心,回歸軀殼。

眾目睽睽之下,楊開緩緩起身,冷漠地注視著下方的陽族強者們,目光樣的意味,身子如標槍般筆直挺拔,神情堅毅冷酷。

陽族首領心道:「不好,這小子言而無信,大概想耍什麼花招!」

楊開大笑幾聲,朗喝道:「沒有什麼花招,只是臨別之前,送你們點驚喜罷了!」

說話間,識海轟然迸發,如海水一般席捲,直接將神樹包裹起來。

身體內,隱藏著無字黑書的difāng傳來一股龐大的牽扯力。

咚……

楊開的心臟急驟地收縮了一下,傳出一聲鼓點般的悶響。

臉色剎那間就變得白皙如紙,身形搖搖欲墜,這一瞬間,楊開感覺到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

不過在所有人的關注大的神樹,居然化為一股流光,詭異地消失不見。

眾人傻眼,一shijiān竟全都呆住了。

楊開強打著jingshén,不讓ziji當場昏迷,轉身就竄進了虛空甬道內,早已蓄勢待發的幾記殺招,驟然朝四周轟去。

真元跌宕,能量紊亂。

轟隆隆……

爆破的聲響傳出,那虛空甬道一陣蠕動變形,黑漆漆的洞口裡傳出混亂的虛空之力,虛空甬道驟然收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