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五章 沙海

第七百七十五章 沙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白天的沙海炙熱難擋,夜晚的沙海卻冰涼刺骨。啟天小說

圓月當中,一陣陣肉眼可見的寒氣,如陰魂般從那沙粒中鑽出頭來,帶著冷徹心扉的寒意。

放眼望去,整片沙海上也如結了一層薄冰般,晶瑩剔透,月華傾斜下來,再被反射出去,將一切都印照的那麼美輪美奐。

沙海的某一處wèizhi,安靈兒摟著楊開,真元涌動,用ziji的體溫溫暖著楊開那漸漸冰涼的身軀」「小說章節。

楊開似乎就真的如死去了一般,自白天從小玄界逃出之後,直到此刻也沒動彈過一次,最開始的shihou還有些體溫和心跳聲傳來,但隨著shijiān的推移,他的身體越來越冷,生機也越來越微妙,猶如風雨中的燭火,隨時都有湮滅的危險。

安靈兒小心翼翼地守護著,寸步未離。

這是聖地未來的主人,安靈兒即便是死,也不敢讓他有什麼損傷,那姣好的面容上一片堅毅和讓人意想不到的堅強。

沙沙沙……

不遠處傳來一陣聲響,安靈兒霍地抬頭,正看到之前離開探路的勾尺走了回來,即便強壯如他,在夜晚的沙海也有些抵擋不住那逼人的寒意,一邊飛奔一邊瑟瑟發抖,頭髮上滿是冰渣。

安靈兒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警惕的神色,在楊開完好無損的shihou,她也多與勾尺接觸過,知道這個魔族人有些好色流氓,如今楊開生死不知,她覺得ziji必須得提防下勾尺。

不過一想到對方的真元和神識全部被下達了禁制,安靈兒又放鬆不少。

「他怎樣?」勾尺來到安靈兒面前,急忙詢問。

安靈兒緩緩搖頭。

「看來是真沒救了。」

「不允許你這麼說,他還活著!」安靈兒當即有些惱怒,杏眼圓凳。

「好好好,我不說,不過世事無常,你還是有些心理準備的好。哎……楊老弟怎麼就這麼命苦呢。」勾尺唏噓起來。眼看楊開為了幫他們逃脫而遭此厄運,勾尺對他的稱呼也變得親熱不少,「他要是能活過來自然是最好不過,老子還想帶他去青獠城,好好款待款待他呢。」

說話間,一屁股坐在沙面上,一臉痛心的模樣。忽然又嘿嘿低笑了起來:「我發現,你們人類也挺有意思的,以前我也抓過不少人類,不過卻沒有哪一個跟楊老弟這般讓人驚嘆,那些傢伙,一遇到危險。便跪在地上磕頭求饒,嘴臉醜惡死了,還是楊老弟有骨氣,跟我魔族人一樣有血性,寧死不屈,這才是真男人。」

勾尺一陣自吹自擂,倒是吸引了安靈兒的注意力,悄悄地瞥了他一眼。輕聲道:「你抓的那些人類。都哪去了?」

勾尺風輕雲淡地做了個往下砍的手勢,安靈兒俏臉一黑。頓時別過頭,不跟他講話了。

夜晚的沙海無比靜謐,只有一些蠍子類的生靈在沙土中穿梭,勾尺隨手抓了幾隻,大快朵頤,吃的津津有味,咔咔做響。

一邊吃一邊評頭論足,好似人間絕味。

後半夜,沙海越發陰冷。

楊開那僅存的yidiǎn生機也在迅速消泯,察覺到這yidiǎn,無論是安靈兒還是勾尺,都不禁提起了一顆心,暗暗緊張地關注著他。

前後不過半個時辰,那生機忽然湮滅。

安靈兒的美眸剎那間失神,嬌軀忍不住戰慄起來。

勾尺也重重地嘆了口氣,直感慨天妒英才云云。

兩人正在傷感間,楊開的體內驟然又迸發出一股澎湃的生機,這生機就如熊熊燃燒的火焰,迅速變得高漲,那本已冰冷異常的身軀,陡然間變得灼熱,真元急速流淌,穿梭在經脈之中,傳來潺潺的聲響。

呼……

一聲輕響,楊開整個人燃燒了起來,那透體而出的真元包裹著他,直把附近的沙面融成岩漿。

安靈兒嚇了一跳,急忙避開,繞是如此,也險些被燙傷。

勾尺也是目瞪口呆地望著此刻的楊開,嘴角邊一根毒蠍的尾巴悄然滑落。

哇地一聲,楊開一口暗黑色的血霧噴了出來,迸發到體外的真元急速收回,迅速站起,目光茫然地望了下四周,待發現安靈兒和勾尺一副見鬼的表情之後,這才重重地喘息一聲,警惕的神識漸漸收攏。

慢慢地坐到地上,楊開調息著心跳和呼吸,腦海中昏迷前的一幕幕景象流水般划過,很快便弄明白了如今的狀況。

身體沒有異常,但是識海內卻刺痛無比,情不自禁地,楊開呻吟了一聲,捂著腦袋,身軀一陣陣抽搐似的戰慄。

好一會功夫,才漸漸平穩,但腦海中的疼痛感卻絲毫未減。

「這是哪裡?」楊開抬頭,低聲詢問,那臉龐因為難以忍受的疼痛而變得扭曲猙獰,形容可怖。

「魔疆的沙海。」勾尺怔了一下,迅速答道,立刻又關切地詢問:「楊老弟,你現在……是死是活?」

楊開抬起眼帘,有氣無力地看了他一眼:「你說呢?」

「哈哈!」勾尺大笑,「我就知道你沒那麼rongyi死。」

「剛才誰說他沒救了?」安靈兒冷幽幽地看了他一眼。

勾尺頓時臉色訕訕,不吭聲了。

「你現在感覺怎樣?」安靈兒將目光投向楊開,緊張地問道。

「不太好受。」楊開緩緩搖頭,整個人的神魂到現在依舊在動蕩不已,極為的不穩定。

「那你趕緊休息下。」

楊開微微頷首,也不再說話了,盤膝坐在地上,平穩心神,將神魂靈體遁入識海中,仔細檢查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