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六章 綠洲

第七百七十六章 綠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恢復少許罷了。」楊開笑了笑。

雖然他將勾尺和另外一個魔族人從陽族那裡救了出來,但他並沒有打算要與勾尺這樣的人真心結交。

這一次營救他,不過是時勢所逼,為了能夠藉助他的力量在魔疆內暢行無阻!

所以他沒有對勾尺說實話,潛意識裡,他還是有些提防魔族人的,而且他也覺得,勾尺如果沒把自己當回事的話,即便自己救過他,他也不會多在意。

「勾尺兄,你之前說這裡是魔疆的沙海?你對此地熟悉么?」楊開又詢問道。

勾尺眉頭一皺,搖了搖頭:「沙海很危險的,即便是我魔族人也不會輕易涉足此地,在這裡,任你有通天徹地的手段也不一定能施展的出來,我只知道這裡是沙海,卻不知道我們該從哪個方向走,祈禱吧,最好我們能找到正確的方向,而且這一路不要碰到太大的危險,也最好不要迷路,一旦在這裡迷路……恐怕我們一輩子都別想離開了。」

給他這麼一說,楊開和安靈兒的心又提了起來,忽視一眼,兩人都發現在近一段時間運氣相當不好,在那海外群島上被楠聖姑追殺,不得以逃進虛空甬道,落入了陽族人的手上,九死還生逃過一劫,居然又來到了魔疆的沙海中。

這一番人生的大起大落,實在是讓人無奈。

正說著話,楊開忽然眉頭一凜,朝一個方向望去,低喝道:「有人過來了!」

感知一下,不禁又輕咦了一聲,神色古怪地望了勾尺一眼:「是你那個族人!」

「哦?」勾尺挑了挑眉頭,「這傢伙原來沒死啊,他一夜沒回,我以為他肯定死在外面了呢,這命倒是夠硬的。」

他說的風輕雲淡,一點也沒將自己同伴的生命看在眼中的意思。是死是活也與他無關。

楊開暗暗皺了皺眉。

片刻後。那個被楊開一併從小玄界里救出來的魔族人果然返回,面上掛著一抹欣喜的神色:「找到出路了!」

聞言,所有人都面色大喜,勾尺急問道:「當真?」

那人微笑點頭:「不會錯的,我之前來過沙海一次,遇到過一片綠洲,在那綠洲里。我還砍過一顆樹,現在還留有痕迹呢。而且,我們的運氣也不錯,這裡是沙海的外圍,不算太裡面,只需朝那個方向走幾日便能離開沙海了。」

那人說話的同時。一臉振奮喜悅的表情,顯得高興極了。

楊開和安靈兒也輕輕地呼了一口氣,一種否極泰來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些日子運氣已經夠背了,如是再背下去,楊開該考慮近段時間是不是該找個地方閉關不出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過去,老子渴死了!」勾尺大手一揮,興緻勃勃地朝那個方向行去。

那魔族人也不廢話。當先領路而去。

「我們也走吧。」楊開朝安靈兒道。後者微微點頭,跟上了楊開的步伐。與他並肩行去。

兩個魔族人情緒高昂地沖在前方,安靈兒看了他們一眼,忽然輕聲道:「楊開,你要小心點這個勾尺,可不能真心對待他,要不然會吃虧的!」

「還需要你提醒?」楊開輕笑一聲,「我本就沒打算與他攀多少交情。不過我們現在身在魔疆,想要安全離開的話,還真得藉助他的力量。」

安靈兒微微頷首,輕嘆道:「幸好,在小玄界內他並沒有看到你多少真本事,否則的話這一趟可能還真兇險。」

「他若是知道你的身份,我們也會很危險。」楊開神色陰沉,暗暗叮囑道:「絕對不要透露你的身份,也不要再施展你們九天聖地的神技了。」

「我又不是小姑娘,哪會這麼不小心?」安靈兒抿嘴一笑。

「快點啊楊老弟,磨磨蹭蹭的幹什麼呢?」勾尺忽然回過頭,沖楊開吆喝著。

「來了!」楊開揚聲回應,對安靈兒道:「走快點吧。」

那個魔族人辨認方向的本事很是了得,在這一望無際的沙海中行走,也沒有個參照物,居然也能精準地尋覓到正確的方向,尤其是他現在的真元和神識全部被封,完全只是憑藉自己的本能和感覺在帶路,顯得更加的尤為可貴。

約莫往前走了三個時辰左右,遙遙地,在那一望無際的沙海上,一點碧綠的色彩印入了眾人的眼帘。

綠洲!

沙漠中唯一存在水源和植物的神奇地帶,幾乎每一片沙漠都會有這樣的地方,誰也不知道綠洲到底是如何誕生的,更不知道它是如何在這遍地沙土中存在下來的。

大的綠洲甚至能保存幾百上千年而不變,為往來的旅人提供歇息的場所。

綠洲在沙漠旅人的眼中,往往就是救命的地方。

眼看綠洲就在前方,兩個魔族人跑的更快了,不大一會便沖了進去。

一炷香後,楊開和安靈兒也來到此處,和外面的燥熱不同,這裡卻顯得很是幽涼,一顆顆巨大的仙人掌和胡楊生長在綠洲上,微風吹來,讓人感覺愜意無比。

在那綠洲的正中心位置,還有一個波光粼粼的湖泊,湖水清澈,宛若甘泉,深不見底,湖畔邊,還生長了許多奇怪的植物。

楊開和安靈兒到達此處的時候,赫然發現勾尺和那個魔族人並沒有下水,而是伏在一塊岸邊的岩石後方,屏氣凝聲地朝湖面上張望過去,兩人全都顯得小心謹慎,眉宇間神采飛揚,一臉的淫賤表情。

感覺楊開到來,勾尺連忙回頭噓了一聲,又沖他招了招手,表情古怪。

楊開眉頭一皺,不知道他在搞什麼,帶著安靈兒輕手輕腳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