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七十七章 魔將雪莉

第七百七十七章 魔將雪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過此刻,她的一雙美眸里卻滿是殺機涌動,一身真元也如毒蛇般傳遞著危險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楊開眼帘一縮,暗罵勾尺這傻鳥,偏偏要沒事要事,居然惹出來這樣一個女人。

來到這裡的時候,他也沒敢放出神識仔細查探,但直到剛才這個女人出手,他才知道,這一次勾尺似乎招惹了一個不得了的高手。

對方分明是早就已察覺有人在偷窺自己,所以在離開湖面的剎那便動手了。

勾尺卻一副不知死活的樣子,捂著臉頰叫囂道:「臭女人,你還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那女子冷冰冰地掃了勾尺一眼,「你再敢出言不遜,我便殺了你!」

「你有這膽子?」勾尺嘿嘿獰笑,「你敢動我一根手指試試!」

這話剛說完,伴隨著咻地一聲輕響,一道尖銳的能量忽然迎面射來,在勾尺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

鮮血噴泉般地湧出,勾尺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怔怔地望著天上那女子。

他沒想到對方真的一言不發就沖自己下手了,肩膀上的刺痛感讓他有些驚慌。

他雖然流氓好色,也比較魯莽,但總歸不是太愚蠢,從這女人三番兩次施展出來的手段來看,即便他是全盛時期也無法招架,肩頭上被開出一個血窟窿,勾尺一下變得老實了不少,雖然神色依舊憤怒難平,卻不敢再隨意說話了,只是怨毒地盯著那女人。

「人類?」女子又好奇地打量了一眼楊開和安靈兒,黛眉微皺:「什麼時候魔族和人類都能勾結到一起了?真是有意思!」

楊開神色暗凜。不著痕迹地將安靈兒護在身後,一身真元暗暗涌動,隨時準備出手。

「哼!」女子的瓊鼻中迸發出不屑地嘲弄聲,儀態萬千地從虛空中走了下來,甩了甩濕漉漉的秀髮,瞥了勾尺和那魔族人一眼:「你們的真元和神識被人下了禁制,該不會是這人類小子動的手腳吧?」

勾尺不做聲,另外一個魔族人卻是緩緩搖了搖頭,解釋道:「不是他。我們只是落難在一個地方。被那裡的人禁錮了力量,也多虧了這個人類,我們才能逃出來。」

「無能!」那女子神色一冷,「我魔族兒郎居然還要藉助人類的手段才能苟延殘喘?你們還有什麼資格活在這世上!」

這般說著,修長的手指屈指一彈,幾道能量應聲激射出去。

咻咻咻……

那魔族人身上立刻多出了幾個血窟窿,悶哼聲響起,此人半跪在地,大口地喘息著,眼眸中溢滿了驚恐和駭然。

女子並沒有下殺手。似乎只是不滿他們藉助了楊開的力量,略微懲罰了一下他而已。

「這麼說,你還算有些本事咯?」女子又饒有興緻地看了看楊開,一股陰柔的神識力量,如冷氣般拂過楊開的全身,將他從頭到腳查探個遍。

「也沒有多厲害!」女子不屑一顧,將注意力從楊開那裡收了回來。

沉吟了一陣,女子又冷笑著道:「膽敢對我無禮,你們膽子不小啊。該好好地管教下才行,不過今天我心情好,暫且不殺你們。都跟我回去吧!」

說著,玉手一拂,一件車攆般的秘寶憑空出現,那車攆的正中央位置是一張巨大的香床,粉紅色帷幔包裹,陣陣幽香撲鼻而來。

女子輕移蓮步,走到了那車攆上,又隔著帷幔打出兩道能量。正中勾尺和那個魔族人的身體。

下一刻,兩人便感覺自身的禁制被解開了,不禁神色一喜。

「那人族的小姑娘,你上來!」女子斜躺在香床上,曼妙的曲線畢露,一副慵懶的模樣,沖安靈兒招了招手。

安靈兒警惕至極,看了楊開一眼,遲疑不決。

楊開微微頷首,安靈兒這才走上攆車,拘謹無比地站在那裡。

「你們三個抬著吧,需要我教你們么?」女子懶洋洋地說道,聲音酥柔,很是動聽。

楊開不禁皺了皺眉頭。

勾尺怒道:「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想要老子來當你的轎夫?你可知我是什麼人?」

「我管你是什麼人,不想死就乖乖聽話,否則我不介意送你一程!」女子的美眸中一縷寒光閃過,森冷至極,修長的美指間,真元吞吐,似乎勾尺再敢拒絕,她便要直接下殺手了。

勾尺睚眥欲裂,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卻不得不服軟,悶聲走到前方,將那攆車架在肩膀上。

楊開和另外一個魔族人對視一眼,也無奈地走了上去。

順著女子指引的方向,三個苦力一路飛奔,速度極快。

在那攆車的香床上,安靈兒端坐著,如芒刺背,一邊觀察四周的環境,一邊遵循女子的吩咐,替她揉捏著肩膀。

女子也沒有跟她多交流的意思,只是斜躺在那裡,閉目養神,愜意極了。

幽香沿路灑落,楊開一肚子惱火,本來還有心藉助勾尺的力量安全離開魔疆,可現在看來怕是不成了,這傢伙現在自身難保,楊開也必須得令想他法。

半日後,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眾人的眼帘之中,這城池就坐落在沙海附近,高大的城牆完全是由沙礫融化塑造而成,整個城池都呈現出一種土黃的色彩。

在那城池中,無數魔族人來來往往。

攆車飛到這裡的時候,勾尺忽然瞪大了眼珠子,失聲道:「沙城?原來你是……」

「閉嘴!」女子眼帘未睜,輕輕地低喝了一聲。

勾尺腦袋一縮,連忙噤聲,看樣子怕到了極點,再無之前的囂張姿態。

楊開察言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