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死斗場

第七百八十一章 死斗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死斗場,沙城最大的特色,魔疆里許多大人物都會帶著自己培養或者擒獲的武者,將之安排進死斗場內,與別人進行生死之戰,從中牟利。

沒有什麼限制,只要是魔族人,都有資格進入,參與其中。

這對於生性殘忍的魔族人來說,無疑是很有吸引力的,他們可以在死斗場內欣賞血染大地的戰鬥,在欣賞這些的同時,還能進行財物的賭博,所以死斗場的生意一直都相當火爆,因為這個原因,沙城每年都會聚集大量的財富和物資小說章節。

四大魔將中,若論富裕程度,雪莉當之無愧要屬第一,這一點無可爭議。

郁末簡單地將死斗場的情況跟楊開講解了一番,便直接離去了。

一夜無話,楊開養精蓄銳。

第二日中午,郁末再次到來,將楊開領了出去。

離開那海拔百丈高的宮殿,與郁末兩人一同朝沙城的一個位置飛過去,片刻後,一個巨大的環形場地便印入了楊開的眼帘。

這場地佔地面積不菲,周邊儘是各種神妙的禁制和結界,周旁是一層層的高台,此刻,高台上已經人滿為患,數不清的魔族人正在高台上端坐,觀看著場上兩個武者之間的戰鬥。

那兩個武者實力也不是很高的樣子,可拚鬥的卻是相當慘烈,兩人全都是一身的血污,肢體不全,彼此用仇視的目光對視著,一次次地施展自己的秘寶和武技,血染沙場。

戰到酣處,引來高台上一陣陣的歡呼。

楊開隨便看了幾眼,表情淡漠。

郁末瞥了瞥他,冷笑道:「等會你就要在這裡面戰鬥,你的對手跟你的修為相當,不過他跟你不同,他能施展出全力,你卻只能用出一半的力量。小心一點。雖然你死不死我無所謂,但大人還是很希望你能為她帶來點財富的。」

「我知道了!」楊開淡淡點頭。

兩人到達這裡的時候,高台的某一處瞬間便投來一道冷厲的目光,楊開回望過去,正看到雪莉坐在那邊,安靈兒服侍在旁。

四目對視,安靈兒不禁捂住了小嘴。似乎是呼喊了楊開一聲,可雪莉立刻便瞪了她一眼。

安靈兒當即不敢吭聲了,楊開也沖其緩緩搖頭,示意她不要太激動。

從那死斗場上空飛過,郁末領著楊開進了一個地下甬道中,走了許久。才見到一點點亮光。

甬道的前方,便是死斗場內部。

早有雪莉的手下靜候在此,見到郁末到來,全都恭敬地打了個招呼。

「郁末大人,這一次是由這個人類小子出戰么?」一個臉色青黃的男子詢問道。

「恩,資料都已經報上去了,賠率也定好了。」郁末微微頷首。

那青黃臉的男子嘿嘿獰笑地打量了楊開一眼,低喝道:「小子。你可得把眼睛放亮了點。你的對手不是很好對付,他出戰三次。三次皆勝,同等級的武者中,沒人能在他手上撐過一炷香,等會可不要死的太難看了。」

「等他能撐過一炷香時間再說吧。」楊開神色淡漠,一點也不顯驚慌。

「吆……」那青黃臉的男子頓時吃了一驚,「哪裡來的人類小子,這麼猖狂,大爺倒是要看看你怎麼在一炷香時間內把他殺死!」

郁末也斜睨了楊開一眼,冷哼一聲,顯然覺得楊開是在說大話,雖然他試過楊開的深淺,知道他實力不一般,但現在一身力量只能發揮一半,能活下來就不錯了,放出這等狂言實在是有些不自量力。

楊開已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等候。

死斗場內,那兩個武者之間的戰鬥已經有了結果,一人被分屍,一人被打殘,立刻便有人前去打理戰場,那被打殘者雖然活下命來,但也是苟延殘喘,上去打理戰場的人見到此景,向高台上詢問了一句該如何處理,得到答覆之後回過頭直接將那勝者擊殺。

血染大地,看台上卻傳來一陣歡呼。

又等待了一會兒,郁末才沖楊開點頭道:「該你了,記住大人昨天說的話!」

楊開表情淡漠,將郁末為自己準備好的面具戴在臉上,邁步朝前走去。

在那對面的一條甬道中,同樣也有一人緩緩走了出來,這人生得五大三粗,光著上身,一身血肉高高鼓起,每一塊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單是個頭便足有楊開的兩倍有餘。

隨著他的逼近,一股衝天的煞氣迎面襲來,如狂風暴雨般兇猛,似乎要憑這氣勢將楊開活生生撕裂。

但楊開巋然不動,如一塊萬年礁石,這煞氣襲到他前方之時,便主動的朝左右兩邊分開。

看台上,不少人露出了有意思的神色,覺得這一場生死之戰應該會很精彩,站在雪莉身邊的安靈兒,更是握住了拳頭,緊張地注視著。

片刻後,兩人在距離十丈左右的地方站定,彼此互相凝視。

對面那壯漢應該是個人類,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抓到魔疆這裡來,據郁末之前所說,進死斗場戰鬥的武者,大多數都跟楊開一樣,是被抓來的,為保全性命,不得不與人死戰,也有一些是主動投靠到魔族那些大人物麾下的,以此來謀取利益和地位,更有一些是那些大人物自己培養的班底。

可不管因為什麼原因進了死斗場,那最終的目標都只有一個殺死敵人!

「小子,藏頭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嘿嘿,跪下來給爺爺磕三個響頭,大爺便繞你一命,怎樣!」那壯漢忽然沉喝一聲,聲如炸雷,響在楊開的耳畔邊。

這一聲怒喝,不但帶有威懾敵人的用意,還隱蔽地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