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八十五章 死戰

第七百八十五章 死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冷笑中,楊開伸出一隻手,扯去了自己破爛的長衫,露出了精幹壯碩的身軀,那血肉膨脹著,顫抖著,力量交織,氣息雄渾精鍊。

站在那風刃肆虐的中心,任憑風刃席捲,卻如大山一般巋然不到,硬抗著風刃的絞殺,不露絲毫頹勢。

「朋友,你的力量,不太行啊!」

一片嘩然之聲響起。

那些看台上的魔族人驚奇連連,目露駭然之色。

他們本以為這一次由荻梟親自出手,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把楊開擊敗,甚至擊殺,但眼前這局勢卻讓他們感覺意外。

在那風刃包裹中,楊開的身上除了多出一道道細小的傷口之外,根本沒有多大的損傷。他的肉身強度,似乎已經達到了某一種極限,可以硬生生地承受住那樣的攻擊。

所有人都嘖嘖稱奇起來。

楊開的挑釁讓荻梟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起來,陰森森地笑道:「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到幾時!」

說話間,兩隻手忽然舞動,伴隨著他的舞動,席捲在整個死斗場上的龍捲風宛若有了生命一般,齊齊朝楊開的位置聚集,四面八方,不留一處死角。

那些龍捲風在靠近楊開的同時,也在互相融合壯大著,待到近前,已經變成了一道充滿了殺戮氣息,漆黑粗大的巨型龍捲風。

宛若一條猙獰的巨龍,搖頭擺尾,朝楊開轟了過來。

「真元化形!我也有!」楊開咧嘴一笑,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背後忽然浮現出一隻巨大的龍首。

金黃的色彩。耀人眼帘,氣勢狂暴至極。

那龍首猙獰搖曳著,很快,一條更長更壯的金色蛟龍出現了,與那漆黑的龍捲風衝撞到一起,互相撕咬。

整個死斗場的上空,剎那間被金黑兩色籠罩,交相輝印。

楊開的這隻蛟龍,來自於背後的那金龍圖案。本來只可以在入魔的狀態下施展。但自從上次在冰宗與蘇顏魂交之後,現在便能隨心所欲地將它釋放出來了,而且這金龍內還夾雜著楊開的神念,比起荻梟那單純的武技,更富有靈動性和殺傷力。

雙龍互拼,場景慘烈火爆。

幾乎每個人都被這壯魄的景象吸引住了心神,一霎不霎地注視著死斗場的上空,想知道這樣的兩條蛟龍,到底誰更勝一籌。

轟轟轟……

震耳欲聾的聲響中,光束交織。如火山爆發一般絢爛恐怖,那漆黑的龍捲風似乎為金龍所克,一退再退,很快顏色便暗淡下來。

真陽元氣永遠是魔氣的剋星,這金龍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在場的每一個魔族人都感到不舒服。

驀然間,嘶吼聲傳出,死斗場中兩道人影一觸即分,鮮血染紅了大地。

就在所有人的心神被那天上的兩條蛟龍吸引的時候。楊開和荻梟不知何時已衝撞到了一起,施展全力對拼了一陣。

可怕的能量爆發,瀰漫在死斗場的各處角落。兩道人影分開之後,楊開佝僂著身子,手捂著腹部,從那指縫處,鮮血噴涌而出。

劇痛無比,只是一剎那的碰撞,他便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千萬道攻擊刺穿,赤裸的上身上一道道猙獰的豁口。深可見骨。

荻梟不愧是勾瓊手下的一員大將,超凡三層境的頂尖修為,超出常人的戰鬥意識和豐富的作戰經驗,讓他搶盡了先機。

雖然楊開不好過,可荻梟同樣難受。

那臂膀和頸脖處,一塊塊血肉莫名地消失不見,鮮血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著,一身氣勢狂暴紊亂,臉龐扭曲。

互相望著,喘息著,兩個人的眼眸同時變紅了,這一刻,一股嗜血的念頭湧出,吞沒了兩人的心神,每個人心中都只剩下一個念頭——那便是殺死對方!

望著從楊開腹部流出來的鮮血,一直端坐在看台上的雪莉忽然站了起來,美眸顫抖著,緊緊地盯著他,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大人!」郁末見到此景,連忙呼喊一聲。

雪莉黛眉緊皺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震驚滿面地望了半晌,這才緩緩落座。

郁末神色狐疑,不知道雪莉為什麼突然有了這種反應。儘管楊開的表現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但也不至於讓她這般失態吧?

大人發現了什麼?郁末想了一會,緩緩搖頭,心神再一次被下方的戰鬥牽引。

殺意如潮,即便站在看台上,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強如郁末,渾身的毛孔也不由自主地閉合了,生恐自己的意志被這種殺機影響。

荻梟確實了得,楊開也相當不賴,這一場戰鬥不打到最後,誰也無法預見最終的結局。

滾滾濃郁的魔元自荻梟的身軀內散發出來,讓他所處的地方變得漆黑一片,那魔元之中充斥著種種邪能,悄然朝四周蔓延。

楊開卻如一輪燃燒的太陽,真陽元氣護在四周,阻擾著對方魔元的襲擾,兩股屬性相剋的能量在無形的碰撞交鋒,傳來一陣陣刺啦啦的聲響。

兩人的力量全都被催發到了極致,棋逢對手,沒有人敢掉以輕心,更沒有人會手下留情。

長嘯聲傳出,震耳發聵。

驚天的煞氣涌將出來,心中只存殺念的楊開仰天怒吼,忘卻了所有,腦海中只有毀滅對方的意志。

真陽元氣瘋狂擴張,一下子壓制住了對方的魔元。

荻梟臉色一變,不敢有絲毫怠慢,身軀晃動間,已出現在了楊開面前,手掌中蘊藏著死亡的氣息,當頭朝楊開罩下。

地面剎那間變成了齏粉,楊開已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