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八十六章 頓悟

第七百八十六章 頓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高手過招,比得不但是自身所學,還比心境,比意志。

荻梟一個恍惚,僵持不下的局勢瞬間明朗,自身的氣勢一泄如注,徹底被楊開壓制。

看台上的那些魔族人也終於發現不妙,原本金黑兩色的能量在死斗場內分庭抗禮,誰也不遜於誰,可忽然間,那屬於荻梟的漆黑魔氣便弱了不少,反倒是那讓人討厭的金黃之色,驟然發亮。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不會吧!這小子連荻梟都能打贏?」

「怎麼可能?荻梟可是超凡三層境,比他要高出兩個小層次啊。」

「荻梟若是敗了,那我魔族的臉面就丟光了!」

「靠,這傢伙還是不是人?超凡一層境就能打三層境,真要是讓他入聖了還得了?」

甚至連勾瓊派來的豐彪,也是臉色陰沉,眉宇間一片不悅,那隻鷹爪般的大手捏著自己的椅背,一下將其捏成了齏粉還不自知。

雪莉也是上身前傾,強大神識滲透進死斗場內,時刻關注著戰勢的變化。

在場眾人中,沒有哪一個比她看得清楚,看得明白,因為死斗場內的結界和禁制本就是她親手布下的,本意也只是讓進場內生死之戰的武者有個發揮的空間,不必擔心滋擾到看台上的賭客們,但畢竟是頂尖強者的手段,其他人想要透過禁制和結界窺探也是霧裡看花,不太真切。

雪莉就不一樣了,她那一雙美眸就如同浮空在楊開和荻梟兩人的身上,看得專註至極。

這一戰打成這樣,真的是出乎她的意料,若不是早先通過安靈兒的情緒和蛛絲馬跡,推斷出楊開可能會贏得勝利,雪莉幾乎不敢相信。

這一戰也比她預料的更加精彩!

而且隨著觀看,雪莉眼眸中原本存在的對楊開的殺機也漸漸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狐疑不解。

密密麻麻的爆響聲中。一直糾纏在一起的金黑兩色的能量驟然分開。兩道人影分別朝後退去,隔著幾十丈的距離,艱辛地站定。

塵土飛揚,戰場混亂,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屏氣凝聲,靜謐非常,一雙雙眼睛緊密地關注著下方。想知道到底是誰更勝一籌。

漸漸地,塵埃散盡,下方的兩人也印入眾人的眼帘。

一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徹起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

荻梟渾身浴血,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是完好的,那血肉中印著一隻只清晰可見的掌印。拳印,指印……

這位勾瓊手下的精英武者看似筋疲力盡,大口大口地喘息,破風箱一般的聲響傳入眾人的耳中,力量所剩無幾。

楊開同樣渾身是血,在那陽光的照耀下,甚至還有些淡淡的金輝籠罩,讓他看起來怪異至極。壯碩的身軀上多有傷痕。比之荻梟好不到哪去。

兩者唯一不同的便是眼眸中的神采,荻梟那原本精光四溢的雙眸此刻黯然無光。楊開卻是神采奕奕。

荻梟敗了!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

「我小看你了……你果然很強!」荻梟艱辛地咳了幾聲,嘴中吐出一些血團和內髒的碎塊。

「任何小看我的人都要付出代價!」楊開咧嘴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抬起一隻腳,緩緩地朝前走去,身上的真元瘋狂涌動,眼眸中一片殺機。

他要殺了眼前這個人,為這一場死斗畫上一個句號!

看出他的意圖,看台上一直臉色陰霾的豐彪終於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怒喝道:「小子你敢!」

說話間,身形如電,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化為一道虹光朝死斗場內衝去。

荻梟雖然有負勾瓊大人的期望,居然敗給了一個人類小子,但他再怎麼說也是勾瓊器重的人,還輪不到楊開動手來殺。

豐彪不能坐視不管,他還要藉此機會,連楊開也一起除掉!

「郁末!」另一邊,雪莉忽然低喝了一聲。

郁末微微頷首,同樣消失在了原地。

片刻後,陡然出現在了豐彪面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讓開!」豐彪大怒,絲毫沒有顧忌此地是雪莉的地盤,直接一招朝郁末打去,後者冷哼,出手化解。

兩位入聖一層境的魔族強者,剎那間鬥上了,死斗場的上空,忽明忽暗的光芒閃爍,讓人心悸不已的力量爆發。

所有的魔族人都傻眼了,他們沒想到今日不但欣賞到了一場超凡境之間絕妙精彩的死戰,竟然連入聖境的戰鬥都能欣賞到,當即振奮起來,目不轉睛地觀看著。

「郁末,你這是何意!」豐彪眼看擺脫不了郁末,當即惱怒地質問起來,「你知道荻梟是誰的人,他若是死在這裡,勾瓊大人之怒,你擔當的起?」

「白痴!勾瓊怒不怒,關我屁事!」郁末冷笑不迭,「這裡是沙城,是我家大人的地方,你是不是搞錯了?」

「你這是要逼著勾瓊大人和雪莉大人開戰!」

「我可沒這個意思,只不過死斗場有死斗場的規矩,永遠只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這個規矩不能破!」

「你……」豐彪睚眥欲裂,正與郁末纏鬥時,眼看著楊開已經來到了荻梟的面前,指尖上真元吞吐,動作沉穩至極。

而力量耗盡的荻梟連站在那裡都得強打著精神,更不要說能夠反抗了,此刻正用一種求助的目光朝天上望來。

豐彪連忙吼道:「小子你敢動手你就死定了!」

這話才剛說完,楊開指尖上的真元並化為一柄利劍,戳進了荻梟的胸口中。

荻梟的身軀晃了晃,胸口處鮮血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