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九十五章 破解

第七百九十五章 破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九峰的一座,山底處,徐匯等人帶著楊開來到這裡便停下了。

楊開面色狐疑,放眼望去,面前是一塊巨大的青石,宛若被切割過一般,平平整整,青石上遍布著青苔,上面雕刻著兩個氣勢磅礴的大字。

聖陵!

這裡顯然就是聖陵的入口了。

楊開不禁眯起了雙眼,他雖然看不到什麼端倪,但隱隱地,還是從前面的青石中感受到一些隱蔽的能量波動。

徐匯走上前,打出幾道玄妙的印訣,那青石陡然變得模糊起來,如鏡中月水中花虛幻飄渺,片刻後,青石的正中央,露出一個洞口。

楊開略驚,低喝一聲:「虛空甬道!」

徐匯輕輕頷首:「算是吧,從這裡進入,便是聖陵所在,也是歷代聖主葬身之地,那是一片獨立於這個世界的小玄界,每一任聖主在繼位之前都得通過這裡的考驗。小兄弟你待會進去之後,可千萬要小心才是,另外,無論如何也要將老聖主佩戴的聖主靈戒給帶出來,那是我聖地的關鍵。」

「是啊,無論如何一定要活著出來!」玉瑩鄭重囑咐。

「聖地的未來,可就指望你了。」程月彤輕抿著薄唇。

其他人也都一副既期待又擔憂的神色,怔怔地望著楊開。

楊開掃了他們一眼,嘿嘿笑道:「我覺得你們最好祈禱我別出來了。」

「這是為什麼?」徐匯一臉不解。

楊開雙眸如電,冷冷地注視著他們:「我若是能出來。有你們好看的!」

眾人一呆,這才意識到他心裡還是非常反感自己等人逼迫他進聖陵一事,還來不及多說什麼,楊開已一頭扎進了那虛空甬道中。

「這未來的聖主……器量不怎麼樣啊,不會真要跟我們秋後算賬吧?」史坤皺著眉頭道。

徐匯的表情也是變幻莫測,唉聲嘆息道:「少年心性……還是不夠成熟啊。」

「反正是大長老提議指使的,我只不過來湊個人數,未來的聖主到時候真要怪罪下來,凡事都有大長老頂著!」孟天飛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眾人紛紛投以鄙夷的目光。

……

聖陵之中,楊開莜一進入。背後的那虛空甬道便關閉了,四周一片碧綠的熒光,宛若人間鬼蜮,耳畔邊陰風陣陣。隱約間還能聽到鬼哭狼嚎的聲響,讓人不寒而慄。

光線不算明亮,勉強能夠視物,而且此地的天地能量濃郁的不象話,幾乎已經凝成成了一團團雪白的雲彩,飄蕩在天上地下,宛若棉絮一般厚實。

這倒是一片有些神奇色彩的小玄界,楊開還沒見過哪個地方有如此濃郁的天地靈氣,幾乎趕得上最優良的地脈了,怪不得九天聖地的老聖主會選擇在此地閉關修鍊。

有這種濃郁的天地靈氣。根本無需服用什麼丹藥。也無需藉助晶石,只管敞開的肚皮吸納便成了。

這確實是一處修鍊寶地,除了氣氛有些陰森之外。

正在警惕地觀察四周,楊開不由地勃然變色。

在他的感知中,四面八方居然一下子誕生了一團團極具凶煞之氣的能量。迅速朝自己衝擊過來。

這些能量誕生的及其詭異,似乎它們一直就存在著,只等楊開到來便發起衝擊。

還不等楊開有什麼反應的時間,那些能量已將他團團包圍。

楊開真元凝聚。以防不測,但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因為這些匯聚成一團團的能量只是包圍著自己,並沒有給自己造成任何傷害。

皺著眉頭,楊開細細查探,片刻後,不禁有些訝然和驚奇。

他發現這些能量總共有九團,每一團中都蘊藏著及其深奧玄妙的意境,象是人為,又象是天地生成的,高深莫測。

其中的三團能量中蘊藏的意境,讓他有些熟悉。

小心翼翼地放出神識,試探了一下其中的一團能量,立刻便從中窺探到了九天神技的蹤影。

玄天劍!

楊開面色一動,心中隱隱有些猜測,試探性地再去窺探其他感覺熟悉的能量,果不其然,從中發現了幽天鎖,鈞天引的意境。

這三招神技,正是楊開從安靈兒那裡習得的三招,卻不想在此地出現了。

這麼說來,面前的這九團能量,便是九天神技的九招了?楊開微微皺眉,心中猜測著,幾乎可以肯定,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徐匯那老傢伙也說過,想要進入聖陵,必須得習得九天神技,因為只有依靠九天神技,才能安全進入。

面前包裹自己的這九團能量,應該就是阻擾自己前進的難關,不突破它們,根本無法深入到聖陵內部。

楊開瞬間洞悉了這聖陵的一絲奧秘,想了想,乾脆盤膝坐下,凝神望向面前那一團飽含著玄天劍意境的能量。

九天神技很奇特,既可以當武技用真元打出來,也可以用當神魂技使用,這是任何武典秘技都無法做到的。

想要突破面前的難關,唯有施展出九天神技,破除這些能量的封鎖,打開一條生路才行。

神識力量轟然爆發,無影無形的神識驟然化作一柄巨劍,朝其中一團中衝去。

無聲無息!

強如楊開的神識攻擊,也如石沉大海一般,湧進那能量中便消失不見。

楊開眉頭一皺,又施展了幾次玄天劍,朝那特定的能量團中衝去,可每一次都是沒有絲毫反應。

楊開頓時覺得事情可能不象自己想的那麼簡單了。

仔細地回想了一下徐匯等人說過的話,還有九天聖地的種種消息,楊開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