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七百九十八章 魔神金血

第七百九十八章 魔神金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聖陵中,楊開經歷幾日的打坐吸納,將九天聖地歷代聖主神魂中殘留的精華統統歸為己有。//:點看小說//

收穫難以想像的巨大!

境界修為雖然沒變,可因為那些精華全部都是入聖三層境強者的感悟,所以楊開對自己未來的路,瞬間便有了清晰的認知。

只要肉身力量能跟得上,他可以在這條路上毫無後顧之憂地暢行下去,可以說在入聖三層境之前,他每一次突破都不會再遭遇到什麼瓶頸。

這種好事幾乎是每個武者都夢寐以求的。

境界之所以那麼難以突破,就是因為每到某個臨界點時會遇到難度不一的瓶頸和桎梏,不窺探到其中的奧秘,就無法做到突破。

天下武者,無數人的一生都卡在自己的瓶頸上,終生難以寸進一步,這其中甚至有許許多多資質出色的天之嬌子,或許在他們年輕的時候,他們綻放出與眾不同的光彩,讓世人驚嘆稱讚,可一旦他們抵達了自己的極限,便會駐足不前。

若有機緣者,運氣好到可以突破瓶頸,那實力便會暴增。

所以說,瓶頸這東西是每個武者都談之色變的東西,無論哪個人在自己的成長之路上都會或多或少的遇到。

楊開也遇到過,每一次都是經歷了種種兇險,在生與死之間堪破其中迷惘。

而從今以後,他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了,在入聖三層境之前,他的修鍊之路將會很通暢。

輕輕地吸了口氣,楊開站起身來,驀然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置身在其中,有一種盡在掌握中的奇妙感。

身旁那棺木內。傳來一些隱蔽的能量波動,楊開細心感知了一番,片刻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神念一動,一道流光忽然從棺木內激射出來,直直地朝楊開飛了過來。

楊開攤出一隻手,那道流光穩穩地落在了他的手心上,定眼望去,這赫然是一片銀色的葉子。

葉子上經絡分明,栩栩如生。宛若剛從樹上摘下來一樣,但這一枚看似簡單的葉子中卻散發出驚天的能量波動!

聖級上品秘寶!

徐匯等人說過的,上一代聖主所擁有的那一件頂尖的秘寶。這種檔次,整個大陸都沒有多少件。

這一枚銀葉上還有上一代聖主的神魂烙印,不過楊開動用滅世魔眼,將此地歷代聖主們的神魂統統凈化吸收,自然可以掌控上一代聖主的神魂烙印。不但是上一代,所有人的神魂烙印,他都可以掌控。

換句話說,如果那些棺木里還殘留有什麼秘寶,他輕而易舉便可以取得,無需擔心會被這些秘寶的威能所傷。

楊開從未見過這種模樣的秘寶。不過秘寶種類繁多,造型不一,這一枚銀葉應該有著與眾不同的威能。沒有煉化它,楊開也不太清楚,暫時先將其收進黑書空間內。

避開聖陵內的種種兇險禁制,楊開興緻勃勃地朝第二口棺木走去。

他要將此地清掃一空!

一口口棺木地探查著,幾乎每一口棺木內都有收穫。這些歷代老聖主們儘是最頂尖的強者,使用的秘寶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清一色的聖級檔次。大多數都是聖級中品,少量聖級下品,聖級上品只有那一枚銀葉,可見這等檔次秘寶的稀少程度。

這些秘寶雖然不俗,可楊開卻有些看不上眼,那些刀槍棍戟之類的秘寶,他用起不來不合手,一旦遇到什麼生死之戰,還不如赤手空拳。

唯一讓他有些在意的是一件深紅色的寶甲,寶甲上光暈流轉,看著極為的漂亮,入手輕盈,絕對能抵擋得住入聖境強者的猛攻而不壞。

這是一件女式寶甲,乃是從一口棺木中,女子的骸骨里得到的。

那棺木與其他的不太一樣,裡面躺著兩具骸骨,其中一具是聖地之主,另外一具應該是當時的聖女,兩人緊緊依偎,生死與共,讓楊開有些唏噓感慨。

這寶甲拿出去送人倒是不錯,無論是給蘇顏還是夏凝裳都能提供強橫的防禦。

這般想著,隨手便將寶甲給收了起來。

片刻後,楊開駐足在最後一口棺木前,讓他略感奇怪的是,這一口棺木內似乎並沒有秘寶的痕迹,而且與旁的棺木不同,棺木是緊緊閉合著的,上面流轉著重重禁制的光芒,歷盡無數年,這些禁制也有些鬆動的跡象。

不知道為什麼,楊開一來到這裡,自己體內的鮮血便涌動有些快速,心跳也變得更加有力了,似乎在棺木之中,有什麼東西正在牽引著自己的血液。

皺眉感應,好一會,楊開才緩緩搖頭,因為那些禁制的關係,他根本感

應不到裡面的玄機。

不過此地唯有這一口棺木是閉合的,顯然是這一位聖主不希望別人打開它,查探裡面隱藏的秘密。

若是沒有這奇怪的感覺,楊開也不會去沒事找事,但現在他對這口棺木很是在意。

念頭一起,無論如何也壓制不下去了。

想了一會兒,楊開神色堅定,抬手朝棺木上拍去,真元噴涌。

入聖三層境強者下達的禁制,按道理來說楊開是無法破解的,但這一位聖主也不知死了多少年,那禁制根本沒有頂峰時的威力。

楊開只耗費了不到半個時辰,便將那些禁制全部毀去。

光芒一暗,流轉在棺木上的禁制失去了作用,楊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伸手將頂蓋掀開。

一具早已腐化的不成樣子的骸骨頓時印入楊開的眼帘,待看清骸骨的模樣之後,楊開不禁微微動容。

那骸骨的骨身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