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章 他會的

第八百章 他會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片刻後,一處隱蔽的地方呈現在感知中,楊開直接朝那邊竄去,虛空之力加身,眼前一花,待到再回過神的時候,人已在晴空白日之下。

面前便是九天聖地那刻著聖陵兩個大字的青石,從這裡進去,出來的時候還是在這裡。

莜一出現,楊開立刻收斂了一身氣息,悄無聲息的放出神念,查探四周。

他不知道自己在聖陵里待了多久,但估計不會太短,青石前此刻沒有一道身影,徐匯那些人顯然都已經散去了。

這個時候正是他偷偷離開的好時機。

只要離開了九天聖地,從此便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徐匯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領也別想再把自己弄回來。

但在神念探查之後,楊開的臉色頓時變得古怪了。

整個九天聖地一片狼藉,似乎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處處可見凌亂的戰場,那九峰之間錯落排列的屋舍也多變成了斷壁殘垣。

空氣中流淌著淡淡的血腥之氣,耳畔邊隱約還響起了不少人的痛苦哀號聲。

一股熟悉的生命氣息,正停留在自己不遠處,似乎是發現了自己的存在,那氣息一下子變得不穩定了。

楊開霍地扭頭,正好對上安靈兒的一雙美眸。

這位象徵著高貴純潔的聖女,此刻頭上包著一片藍色的方巾,潔白的衣裙上也多有灰塵和血污,彷彿正從哪裡忙碌歸來。

看到楊開的時候,那美眸中迸發出濃濃的喜悅和不敢置信的神采,傻在了原地。

張了張嘴,安靈兒還沒來得及呼喚,楊開已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現在了她面前,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任憑她如何掙扎反抗也擺脫不得,直接將她帶到了一處偏僻的角亭里。

「你別喊。我鬆開你!」楊開輕聲道。

安靈兒的美眸中有一絲淡淡的驚恐。聞言連忙點頭。

楊開這才將她鬆開,嘿嘿笑了一聲,拉開和她的距離,免得讓她誤會自己是不是要殺人滅口。

「你出來了?」安靈兒左右打量了下四周,用一種及其輕微的聲音詢問道。

楊開輕輕頷首:「剛出來。」

「你果然能出來!」安靈兒輕抿著紅唇,俏臉上浮現出一抹如釋負重的神色,這段時間她一直在擔心楊開的安危。如今見他平安歸來,心中的一塊大石瞬間落地,讓她整個人都變得輕鬆了不少。

楊開被逼入聖陵,安靈兒一直覺得自己要負很大一部分責任,這段時間每每想起都自責不已,人更是消瘦了一圈。

現在她總算安心了。

「你出來就好!」安靈兒輕輕地拍著自己的胸口。「既然出來了,那你趕緊走吧,趁大長老他們還沒發現你。」

楊開的目光閃了閃,看了她一眼,訝然道:「你願意讓我走?」

「恩。」安靈兒露出一抹苦笑,「你無意此地,我又不是不知道。留你在這裡只會徒惹你生厭,何必如此。還不如讓你離開。」

楊開神色一動。有些感激地望著她。

「看我幹什麼?被人發現你就走不了了!」安靈兒黛眉一凝。

「發現你很漂亮!」楊開順手拍了個馬屁。

安靈兒臉一紅,嗔道:「少油嘴滑舌的。我早就看出來了,你這人不是什麼好東西,別以為這樣就能博取我的好感。」

楊開乾笑不已,臉色一正,抱拳道:「那咱們就此別過,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再見。」

「恩,快走吧,往南邊走,大長老他們現在全都在北面。」安靈兒叮囑一句。

楊開微微頷首,辨認了下方向,悄悄地朝北邊摸去。

待到楊開走後不久,一道靚影才忽然鬼魅般地在安靈兒身邊出現。

「啊,玉瑩長老!」安靈兒嚇了一跳,捂著小嘴驚呼。

玉瑩凝視著楊開消失的方向,輕輕地嘆了口氣,幽幽道:「就這麼放他走了,你捨得?」

「你看到了?」安靈兒的神色有些尷尬,她根本不知道玉瑩是什麼時候跟在自己身後的,可聽她說話的語氣,剛才那一幕顯然已被她全部看在眼中。

「只看到他匆匆離開,沒有絲毫留戀。」

「這裡也沒有他要留戀的。」安靈兒牽強一笑。

「那你呢,你為他操心受累,與他患難與共這麼久,他對你一點愛慕都沒有?你對他也沒有半分情誼?」玉瑩神色淡漠地望著安靈兒。

安靈兒輕輕地搖頭:「他那種人雖然可惡了些,但我自認為是配不上的,而且說起來,我對他確實沒有多少感覺,做朋友大概更好一些,恩,不可否認,跟在他身邊總是有一種安全感,讓我錯誤地覺得自己比他要年紀小一些,時時都會受到保護……而且聖地如今變成這個樣子,就不連累他了。玉瑩長老,此事你也不要跟大長老提起好不好?我們就全都當他已經死了。」

玉瑩黛眉緊皺著,看似是在考慮。

安靈兒連忙抱住了玉瑩的一隻胳膊,撒嬌似的央求起來。

禁不住她的軟磨硬泡,玉瑩苦笑不迭,揉著額頭道:「好了好了,成什麼樣子了,不說……就不說吧,今日我也什麼都沒有看到,靈兒,你也累了幾日了,趕緊回去歇歇吧,外面有我們主持著,無需你來操心。聖地如今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你身上了,你掌握著聖女所要修鍊的所有功法,這一次我聖地若是能緩過勁,下一代聖女的培養就要靠你了。」

見她答應下來,安靈兒頓時欣喜。

不過一想起聖地如今的慘狀,兩女的眼神都暗淡下來。能不能撐過這一次劫難還是兩說,未來是什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