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零二章 不用這麼驚訝吧

第八百零二章 不用這麼驚訝吧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處廢墟前,徐匯怔怔地望著楊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身旁的史坤,程月彤等人也俱都是這幅表情。

「不用這麼驚訝吧,你們是不是以為我已經死在裡面了?」楊開呵呵一笑。

徐匯總算是回過神來,一副老淚縱橫的欣喜模樣,身軀顫抖,抱拳道:「恭迎聖主出關!」

「恭迎聖主出關!」史坤和程月彤等人也連忙重複了一句,神態恭敬。

似乎見到楊開出現,就等於見到了希望一般,讓他們臉上的陰霾也一掃而空。

連帶著在附近的聖地弟子們,也全都聚集了過來,望救星一般看著楊開。

楊開皺了皺眉,舉手道:「先不忙這麼稱呼我,大概的情況我從玉瑩長老和安靈兒那裡聽說了,這裡有沒有我能幫得上忙的?有的話你們儘管吩咐,若我能做到的,我會盡量為你們辦妥。」

徐匯神色一怔,頓時領會楊開的意思,也不再惹他生厭,拘謹道:「不敢,這邊的事都是小事,安撫弟子們的情緒,救治受傷的人員,無需你來插手。」

說話間,目光在楊開的手上轉動著,好一會功夫,不禁流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

「你在找這個?」楊開手心一翻,將那枚聖主靈戒取了出來。

眾人神色紛紛一震,目光灼灼地盯著那枚古樸的戒指。徐匯更是不斷地點頭,神采奕奕。激動道:「小兄弟你果然將聖主靈戒帶出來了!」

楊開微微頷首,當著眾人的面,將那枚戒指戴在了手上,悠然地說道:「我本想出來的時候,把這枚戒指交給你們,但是……現在出了點意外,在我未到入聖境之前,這枚戒指先且由我保管著,等到時候自然會還給你們。」

楊開估摸著等自己到入聖境的時候。便能解除這枚戒指和自己的聯繫了,將自己的神魂烙印從戒指里消除。

「無妨無妨,這枚靈戒本就是屬於你,你想戴多久都沒關係。」徐匯笑逐顏開,其他的長老護法們也不斷頷首。紛紛表態。

「不過……有聖主靈戒,事情就好辦多了。」徐匯看樣子是鬆了一口氣,「小兄弟,老夫還真要請你幫幾個忙。」

「大長老儘管說便是。」楊開正色點頭。

「弟子們多有損傷,現在療傷用的丹藥和藥材都不太夠用了,請小兄弟隨我去庫房一趟,從那裡取些東西出來。」

「你帶路吧。」

徐匯連忙應著。與其他的護法長老們叮囑一聲,便領著楊開朝一個方向走去。

待到他們離開之後,眾位護法長老才露出震撼至極的表情。

「他還真從聖陵里出來了,這都九個月了。怎麼做到的?」史坤不斷地搖頭,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

「這已經打破了史籍上記載的記錄了吧?我記得耗費時間最多的一位聖主才只用了兩個月而已。」

「花了這麼長時間才通過考驗,這位聖主是不是不怎麼樣啊,難道我們太高看他了?」

「有什麼關係。現在最關鍵的是聖主靈戒被帶出來了,這樣一來。九峰的陣法和結界便可以重新開啟,也能阻止下那些人的侵入。」

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唯有玉瑩,美眸中閃爍著極為複雜的情緒。

她一直沒弄明白,楊開剛才到底是如何騙得了她的感知,悄無聲息地在她身旁出現的。即便藉助了九天神技,本身的神識力量不夠的話,也做不到這一點。

到底是小看他了,還是高看他了?

「玉瑩你怎麼了?」程月彤見她有些魂不守舍地,連忙靠了過來詢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位未來的聖主,與旁人都大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了?」程月彤頓時來了興緻。

「說不清楚。」玉瑩緩緩搖頭,忽然又沖旁邊嬌喝一聲:「都看什麼,不用做事了?」

那些圍聚在此地的弟子們這才如夢方醒,趕緊作鳥獸散,繼續忙碌去了。

不過新聖主出關,成功通過聖陵的考驗的消息,卻還是飛一般地傳遞出去,所有得知這個消息的聖地弟子,全都振奮了起來,覺得聖地有了希望。

地下庫房前,楊開和徐匯駐足在此。

神識感應中,這庫房整體不知用什麼樣的材料打造而成,強如楊開的神識也無法滲透分毫,根本窺探不到裡面的情況,而且看那庫房周邊材料的質地,也是堅硬至極,固若金湯。

來的路上,徐匯也簡單地跟楊開說明了一下情況。

九天聖地收集到的物資,多出來的一般都會送到這個庫房內保存,這長年累月的下來,庫房裡的物資已經多不勝數。

自老聖主隕落之後,庫房便沒被打開過。

這近兩年的時間下來,聖地里殘留的物資已經所剩不多,又經歷了這一次劫難之後,徹底告罄,許多受傷的弟子都沒有療傷丹可以服用,更不要說修鍊所用的丹藥了。

所以現在當務之急便是趕緊打開庫房,將物資從裡面取出來。

而唯一能開啟庫房的關鍵,便是楊開帶出來的聖主靈戒。

遵循著徐匯的指示,楊開在聖主靈戒上灌入真元,將手指上戴著的戒指印入庫房大門正中央處的一個凹槽內。

華光流轉,那固若金湯的大門緩緩開啟。

一間巨大無比的地下倉庫驀然呈現在楊開的眼帘之中,這倉庫內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物資,煉丹用的草藥,煉器用的奇石材料,還有早已煉製出來的丹藥秘寶。數不勝數。

楊開看得眼花繚亂,悚然動容。

這畢竟是一個大勢力的儲藏和底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