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零四章 令堂真乃女中豪傑

第八百零四章 令堂真乃女中豪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楊開這麼問,眾人一起點頭,玉瑩道:「雖然那老傢伙有些可惡,但跟在他身邊的小姑娘卻是很討人喜歡,雖然沒看到她的樣子,但我覺得她比咱們的聖女都不差,而且……修為很高,比你差不了多少,在見到你之前,她是我們見過的最出se的年輕人。レ.39820.&spades點レ」

「那是兩三年前的事了吧,她現在的修為應該比我高!」楊開斷然道,心情一下子變得很微妙。

夢無涯和夏凝裳!

天底下能讓九天聖地的聖主以禮相待的人不多,夢無涯或許是其中一人,身邊還這般巧合地跟著一個與夏凝裳模樣氣質萬分相似的小姑娘……徐匯等人所說的人,一定是他們沒錯了。

他們居然也來過九天聖地,這倒是讓人意外。

「小兄弟認識他們?」徐匯等人面面相覷,發現楊開神遊方外,面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似乎是在緬懷著什麼,頓時明白,這位新聖主可能與那一老一少有過接觸。..

「怎麼說呢……算是認識吧。」楊開呵呵一笑。

徐匯神se一振,正準備問些什麼,楊開卻道:「不過好幾年沒見到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

「這樣啊……」徐匯露出失望的神se,不過很快便恢復過來:「既然找不到人來幫忙,那我們現在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幸好小兄弟將聖主靈戒給帶了出來,有此戒,那些人若真敢強攻,必定得讓他們付出代價!」

「不錯!」眾人紛紛點頭,繼續商討起來。

楊開找了個機會,偷偷地溜走了。

順著白天的記憶,一路朝九峰中偏左的一座山峰處飛去。

這座山峰與其他八座並沒有多少不同,高達百仞,聳入雲霄,氣勢壯闊巍峨。

但自半山腰處開始。便充斥著一種yin涼的氣息。越是往上,這種氣息越是濃郁,靠近那頂峰的位置上,甚至已經結出了無數道長短不一,猙獰如矛刺的冰棱,倒懸在那些岩石下。

白ri在這山峰開啟陣法的時候,楊開就覺得有些奇怪。不過當時並沒有多問。

現在他倒是想去看個究竟,看看小師姐在那裡到底布置了什麼。

往上飛馳,沒用片刻時間,便來到了峰頂處。那種冷徹心扉的冰寒滲透到了靈魂深處,幾乎能凍結人的思維。

楊開細細感知了一番,臉se微微一變。他發現即便是自己具備了神識之火,也不得不施展全力抵擋來自那峰頂的yin寒。

體內真元運轉,卻根本驅散不了周身的寒意。

古怪!

楊開緩緩搖頭,倒也是藝高人膽大,往前邁去。

一會之後,一口清澈至極的深潭忽然印入眼帘中,那所有的yin寒,似乎全都是從這口深潭裡散發出來的。深潭的周旁一片蕭條。看樣子人跡罕至,似乎連九天聖地的人。一般也不會到這裡來。

深潭的四周,確實流淌著一些隱晦的能量波動,以一種神奇奧妙的方式排列著。

楊開放出神念,細細地感知了一番,面se欣喜。

果然是小師姐布置下的沒錯,因為這些能量中,多有靈陣的痕迹,而且還是自己當年教給夏凝裳的那些靈陣。

她在這裡布置這個幹什麼?聽徐匯所說,當時她和夢掌柜並沒有取走什麼東西,大概是時機未到的緣故,還要等到合適的時候,再回到此處。

冰寒的深潭裡隱藏了什麼秘密?難道跟解除夢無涯身上的封印有關係?

楊開暗暗猜測,卻不敢肯定。

楚凌霄說過,夢無涯當年與魔尊大戰,中了魔尊的天玄封印訣,一身實力被壓制到了神遊境頂峰,他去中都那邊,應該是避難的,或許也有尋找葯靈聖體的緣故。

在中都地下,他解除了第一道封印,恢復到了超凡兩層境的水準,這麼多年不見,也不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楊開一直很好奇夢掌柜的真實修為。

這老傢伙認識楚凌霄,認識冰宗之主青雅,認識九天聖地的老聖主……

這三人哪一個不是最頂尖的高手?能認識這些人,他本身的修為也不會差到哪去。

而且他每到一個地方都會給人留下一種神秘的印象。

「你來映月潭幹什麼?」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楊開正在沉思間,連對方靠近都沒有察覺,聞言真元一涌,不過很快又平息下來,扭頭望著跟過來的安靈兒道:「隨便看看,這裡叫映月潭?」

「是啊。」安靈兒笑了笑,抬頭看了看天:「今夜無月,若是有月的話,這裡倒是一處不錯的景se。映月潭裡面也不知道有什麼樣的秘密,能將月亮的倒影呈現在潭水的上空,看上去就如真的一樣呢。以前我和小蓮她們經常來這裡玩耍……」

似乎是想起了那三個被楠聖姑所殺的姐妹,安靈兒的情緒驀然低沉下來。

「這麼神奇?」楊開連忙扯開話題,免得讓她悲傷,「那這裡面隱藏的秘密,你們九天聖地的人都不知道么?」

安靈兒緩緩搖頭:「大長老他們不敢下去,這映月潭也不知深達幾許。老聖主倒是下去查探過一次,卻是毫無收穫,他出來之後便讓我們不得進入其中,所以裡面到底具體隱藏了些什麼,並沒有人知道。而且,以前站在這峰頂處是感覺不到寒冷的,只有深入到寒譚才能體會,如今卻也不知怎麼了,變成了這個樣子,應該跟那個小姑娘布置的東西有關吧。」

才說了一會話,安靈兒就忍不住有些打哆嗦,嘴唇發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