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一十章 大尊

第八百一十章 大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九天神技他在聖陵之中已全部參悟,如今欠缺的只是火候和經驗,有狂獅這個相當於超凡三層境的強者給他練手,楊開幾乎是求之不得。

戰鬥中,九天神技綻放出驚人的光芒,越是戰鬥下去,楊開用得越是嫻熟。

樹榦上的那些妖族強者都看出不對勁了,狂獅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彩蝶姐姐,這個人類好有意思,打起架來怎麼能變那麼多花樣?」那貓耳少女眼眸明亮,宛若看到了什麼新奇的事物,連連稱讚。

彩蝶輕輕頷首,耐心地解釋道:「他們人類沒有我們妖族的內丹和天生強壯的體魄,所以便會施展出一些叫武技的東西,活用他們體內的真元,甚至有很多人類的武技,都是模仿我們妖族的能力形成的,以後你要是與人類戰鬥的時候,可不要小瞧了這些,否則會吃大虧的。」

「恩,我記住了。」貓耳少女重重地點頭,忽然又興緻勃勃地道:「彩蝶姐姐,能不能把這個人類抓起來,讓我玩兒?他能耍這麼多花樣,玩起來肯定很有意思。」

彩蝶愕然,揉了揉額頭苦笑道:「這怕是不行。」

「為什麼呀?」

「因為……」彩蝶話還沒說完,神色忽然一凜,抬頭朝雷木府的上方看了一眼,似乎得到了什麼指示,正色點頭道:「是!」

說話間,款款起身,冷眼注視著下方的鏖戰,斷喝道:「夠了!」

一聲令下,狂獅立刻從楊開身邊退去,神色古怪地望著他,搖頭晃腦道:「你這傢伙,好厲害啊,幸虧我前幾日沒貿然對你出手,要不然恐怕會栽個大跟頭!」

「狂兄過獎了,你也不差!」楊開呵呵一笑。

「那是……」狂獅頓時得意起來。待感覺到彩蝶一雙冰冷的目光正望著自己之後。頓時神色訕訕,拔腳就跑,遠遠地,聲音傳了過來:「我去巡邏了,這段時間密林里不太安寧!」

待他走後,楊開才抬頭朝彩蝶望去,微笑道:「我算是通過你們的考驗了吧?」

「自作聰明!」彩蝶的眼眸里一片厭惡的神色。冷冷道:「跟我來吧,大尊要見你!」

說著,背後翅膀扇動,朝上飛去。

楊開點點頭,連忙跟在她身後,樹榦上那幾位妖族強者目送他消失。臉上都有些意猶未盡的表情,好像剛才那一戰沒打完讓他們不太滿意。

那貓耳少女索性噘起了小嘴,戀戀不捨地望著楊開。

越飛越高,這古樹是真正的聳入雲霄,枝幹寬大茂密,隨著彩蝶往上飛去的時候,楊開還看到不少妖族在那樹榦上打出一個個樹洞,在此安家落戶。或者在樹榦上搭建了一些樹屋。

整個古樹。宛若一個大家庭般,處處可見妖獸活動的身影。

楊開莫名地感覺到此地有一股與眾不同的凝聚力!

整個天下。妖獸的數量很多,但開化了神智的妖族數量卻稀少,所以比起人族和魔族來說,更加的團結。大尊之下,所有人都親如兄弟姐妹。

狂獅在見到彩蝶時雖然顯得很恐慌,但也沒有太多的繁文縟節,在妖族這裡,一切與生存和力量無關的東西都是不必要的。

化形的妖族強者更是不多,大多數都還保持著自己的獸身,自進入獸海密林到現在,楊開見到的化形強者不超過十個。

每一個都是高手。

越往上飛,靈氣越是濃郁,而且楊開敏銳地察覺到,這顆古樹的樹榦中,蘊藏了不少雷系精華。

大概是因為長年累月地引動九天雷電之力,而讓這顆萬年雷噬木染上了雷的氣息。

許久之後,楊開感覺與彩蝶兩人步入了雲端,四周流淌著一簇簇宛若棉絮一般的白雲,觸手可及,美麗異常,在那白雲間,有一棟打造精緻的木屋,正矗立在古樹的一顆斜長出來的樹榦上。

一股讓楊開不得不重視的悠長氣息,從那木屋內傳了出來。

楊開暗自凜然。

「進去吧,大尊就在裡面等你!」彩蝶來到木屋前便停了下來,指示楊開道。

「多謝了!」楊開沖其微微頷首,邁步朝內走去。

進了木屋,楊開一眼便看到了端坐在屋子正中間的一位中年人,這個中年人長得頗為俊秀,一身簡樸的麻布衣衫,看上去人畜無害,但他的額頭兩邊,卻生有兩根短短的不足一指長的雙角。

那雙角呈現出紅藍兩色,其中蘊藏著濃郁的火系和雷系的能量,時不時地閃過一道奇光。

真身是八階頂峰妖獸,赤炎雷龍的妖族大尊!

楊開肅然。

大尊緩緩睜開雙眸,淡淡地望著楊開,沒有絲毫逼視的意思,但在他的目光下,楊開不由地感到一絲不自在,似乎整個人的秘密,都要徹底地暴露在他眼前。

心頭一凜,連忙封閉識海,收斂自身的氣息。

大尊微微一笑,配合上他的臉龐,俊俏的有些妖邪,詢問道:「你是那傢伙的接班人?」

「恩。」楊開點點頭,知道他口中所說的那人,是九天聖地的老聖主。

「修為不如他,但資質不錯。」

「大尊謬讚!」

「那你為何事而來?」大尊繼續詢問,「獸海密林一般是不允許人類進入的,敢進入這裡的人,都已成了我族人的口食,看在你是那傢伙的接班人的面子上,我才沒讓他們動你,不過你若是敢惹我不高興,你的下場必定會很慘。我跟那傢伙有交情,不代表我跟他所在的勢力有交情,所以……你最好仔細想想再回答。」

他的口氣雖然平淡,但楊開還是聽出他隱藏的不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