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一十六章 是不是很像

第八百一十六章 是不是很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日兩更,另外求月票,求推薦,求贊

而且楠聖姑這兩年在外殺人,不問緣由,不問身份,只要見到便直接開殺,似乎心中只存殺念,但在此之前,他們可都是聽聞過這個九天聖地的老聖女是個心地善良的好人。

對比一番,判若兩人,變化太大了。

前些日子楠聖姑攻打九天聖地的事,也屬實情。

神情當即便有些動搖,說到底,他們還是不太願意與九天聖地為敵的。

「小子信口雌黃!」張傲怒視楊開厲喝,「你說那楠聖姑已死?死人如何還能殺人,當真是笑話,你當我等都是傻子,任你擺布不成?」

「是啊,既是死人,又如何能做到那些事?」

「那聖地又為何要與諸位為難?讓楠聖姑在外製造殺孽,對聖地又有什麼好處?」楊開反問道。

張傲張了張嘴,一時也說不出什麼所以然。

在這裡的大多數勢力,都是因為楠聖姑被蠱惑過來的,想要聖地給個說法,討個公道,真正想要剷除九天聖地的,還是以張傲為首的那三個勢力,他們不過是藉助了這個絕好的機會行事而已。

「小子,我不跟你廢話,你算是什麼東西,也能跟老夫對話。」張傲不屑地冷哼一聲,「能有資格跟老夫說話的,只有徐匯而已,徐匯,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居然指望一個毛頭小子給你出頭,真是笑死人了。」

「我沒資格?」楊開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還真有這個資格。」

張傲眉頭一皺,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是九天聖地的新聖主,你說我有沒有這個資格?」楊開俯視著那張傲,淡淡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禁默下來,傻傻地望著楊開。

徐匯等人卻是精神一震,一個個如中了大將似的,眼眸莜地明亮,灼灼地盯著楊開的背影,心中不停地吶喊。

承認了!親口承認了!

承認自己是聖地的新主人,當著這幾千人的面。

徐匯甚至有一種仰天狂笑的衝動,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努力,努力讓楊開對九天聖地產生歸屬感,可楊開死活不鬆口,雖然從妖域那邊回來之後,徐匯感覺到楊開的態度發生了些變化,但直到此刻,他才心頭大定。

在這麼多人面前親口承認下來,便已經坐死了新聖主的身份,日後他想反悔都不成。

這一刻,包括徐匯在內,所有聖地的強者心中一塊大石都落了下來,欣慰至極,連眼前的難關似乎都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玉瑩和程月彤兩個美婦,俏臉一下便容光煥發起來,美眸里一片神采飛揚。

隱隱地,她們似乎看到聖地倒下的支柱又重新立了起來,支撐著九峰基業。

「新聖主?」張傲臉色驟然蒼白,怔怔地望著楊開,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那戰魂殿的曹管也是眉頭一皺,目光陰冷了不少。

幽冥宗的巫劫低聲怪笑起來,用一種誰也聽不到的聲音自語著:「有意思,這下竹籃打水一場空了……居然已經有新聖主了。」

這三個勢力集結在一起,召集蠱惑各路強者,並不單單只是要覆滅九天聖地,佔據聖地的基業,他們最看重的,還是九天聖地的傳承。

那是能夠保證一個人順利突破到入聖三層境的傳承,誰不眼紅?

只要打下九天聖地,抓了安靈兒,讓自己門下的精英弟子與安靈兒結合,花費幾十年時間便能造就出一位頂尖高手,到那時候,他們的勢力便能徹底翻身,成為不遜於九天聖地的存在。

所以當聽到楊開這麼說的時候,無論是張傲還是曹管,都不禁生出一種自己覬覦的寶貝被人給捷足先登的挫敗感和惱怒。

「徐匯,他說的……可是真的?」張傲質問道,臉色猙獰起來。

徐匯邁前一步,一臉肅然:「不錯,我聖地早在大半年之前,便已有了新聖主,只不過這些日子一直忙碌,外憂內患,未曾對外公布而已,事到如今,我們也就不再隱瞞了。」

聽他這麼說,張傲頓時有些心灰意冷。

他最大的目的如今已經不行而折,就算能打下九天聖地,也得不到那神秘的傳承了。

曹管見他一副意興闌珊的模樣,連忙以神念傳訊了一番,張傲眼前一亮,目光陡然炙熱起來,嘿嘿獰笑地望著楊開。

他顯然又找到了新目標,只要能擒拿住楊開和安靈兒,那傳承一樣能落入掌中。

人群議論紛紛,許多年輕人都在羨慕楊開的好運道,因為一旦成為九天聖地之主,便意味著一步登天,不管他以前是幹什麼的,修為和資質如何,日後他必定能站在雲端,俯瞰天下,成為一方霸主。

羨慕逐漸演變成了嫉妒,望著楊開的目光都仇視了,似乎覺得這等好運氣應該降臨在自己身上才對,而不是讓這來歷不明的小子佔了便宜。

幾里之外,一處勢力的聚集地中,兩個女子美眸一霎不霎地盯著楊開,其中一個俏臉上滿是好奇和狐疑,另外一個卻是臉色紅潤,呼吸漸漸急促,隱隱有些激動。

「喂,雲萱,我怎麼看著這位九天聖地的新聖主象是一個人啊?」獨傲盟的阮心語如發現新大陸般,在雲萱耳邊呼喊起來,「你看你看,是不是很像?」

「像是像,但應該不是他吧?」雲萱輕抿著紅唇,「他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誰看到他死了?」阮心語皺了皺眉,「我們只看到他被抓走而已。」

「可他若是沒死,為什麼這段時間一直沒有聯繫過我?」雲萱不由地顯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