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一十七章 小子你真可憐

第八百一十七章 小子你真可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說萱兒她……」雲城聞言皺著眉頭,若有所思:「和這個人有些什麼?」

紀炎乾笑一聲:「恩,據我當時的觀察是這樣的,不過因為我們都以為他死了,便沒有將此事稟告盟主,還請盟主責罰。」

雲城緩緩搖頭:「無妨,萱兒也是大姑娘了,會有喜歡的人在所難免……怪不得她回到獨傲城的時候,悶悶不樂了好一陣,我還以為她放不下以前的事,與我有些間隙,卻不想是這個原因小說章節。那依你觀察,這個人對萱兒怎樣?」

紀炎恭敬道:「還可以吧,沒表露出太關懷的樣子,但年輕人嘛……呵呵。」

「哦?」雲城笑了起來,「照這麼說的話,若是九天聖地這次不倒,那我獨傲盟倒有一個機緣了!」

「盟主的意思是?」紀炎聞弦歌而知雅意,頓時有些意會。

「看看吧,說不定他們撐不過這一次難關,若是能撐過去的話再說……恩,我們這一次也都小心點行事,做做樣子就行了,可別真被卷進這場風波中了。」

「盟主英明!」

另一邊,同樣有人正興趣滿滿地打量楊開,待確定楊開便是在烈火城被背棺人擒走的那個年輕人之後,忍不住低笑了起來,連忙朝前方走去。

不大一會功夫,便來到了戰魂殿殿主曹管身旁。

「殿主,屬下有事稟告!」

曹管正一臉陰沉地冷視著楊開,聞言不耐道:「待會再說。」

「殿主,此事關係到那位新聖主!」來人沉聲道。

曹管這才扭頭朝他望去,微微頷首:「姚迪啊……你要說的是什麼事?」

被喚做姚迪的人連忙湊過去在曹管耳邊輕語起來。

若是楊開能注意到這個人,必定能記起他的樣子。

當年在烈火城遭遇背棺人的時候,這個人曾經出現過。

與他一同出現的還有雷光神教的許奇,玄天盟的鄒興,這三人的身份,雲萱曾特意跟楊開點過一次。

當年,這三人都是尾隨著背棺人。一路追到烈火城的。

後來楊開被背棺人擒走。抓進了古魔一族居住的小玄界,出來的時候去了巨石城,在巨石城煉丹大師杜萬的舉薦下進了雷光神教,為此許奇還丟掉了性命。

聽著姚迪的敘述,曹管的眼睛越來越明亮,驚聲道:「當真?」

姚迪重重地點頭:「不會錯了,屬下記得他的樣子!」

「這可真是有意思了。」曹管嘿嘿獰笑著。「看樣子這一次可以一箭雙鵰啊,抓住他之後不但能得到九天聖地的傳承之法,或許還能解開背棺人之謎……」

心頭振奮,低聲道:「此事除了你之外,還有誰知道?」

姚迪皺眉沉思了一下:「那獨傲盟的紀炎應該也認出來了,畢竟當年事發的時候。他也在場!」

「獨傲盟……哼,不足為懼,你給我好好盯著他們,若是他們敢走漏消息,我會收拾他們的。」曹管一副不屑的模樣。

姚迪連忙點頭,將視線投到了獨傲盟那邊。

獨傲盟最厲害的高手也不過就是盟主雲城,超凡三層境的修為,連一位入聖境強者都沒有。這樣的勢力自然不被曹管放在眼中。

在這個大陸上。只有有入聖境強者坐鎮的勢力,才能算得上強大。

九峰的結界內。徐匯言辭懇切道:「楠聖姑的事想必你們也已經有所了解,並非是我聖地指使,若能現在退去,不與我聖地為難者,楠聖姑給各位造成的損傷,我聖地定會賠償,若執意與我聖地為敵,那咱們就只能手底下見真章了。」

「賠償?人命你也可以賠償?」張傲眼見不少人因為新聖主出現而萌生退卻之意,當即怒吼起來,「徐匯你當真老糊塗了?自古以來,殺人償命,莫不成你要以死謝罪?」

「張傲你不要欺人太甚!」徐匯的神色不善起來。

張傲更加地猖狂,大笑道:「我欺人太甚?分明是你們九天聖地仗勢欺人,不把人命當回事,我們此來不過是討個公道!」

「公道我已給你,你何必再如此咄咄逼人?」

「哪來的公道,我怎麼沒見到。」

「老夫剛才之言,便是公道!楠聖姑的問題我們會解決,但凡因為楠聖姑而出現損傷的勢力,我們也會補償,張傲你還執意蠱惑他們與我聖地為敵,你以為老夫不知道你在圖謀些什麼?」

被徐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點明心事,張傲眼帘一縮,冷笑兩聲,忽然洒脫起來,點頭道:「好啊,我就相信你說的話,但是在你履行自己的承諾之前,我想遠道而來的諸位需要一些抵押,否則你空口無憑,我相信你,他們也不會相信你!」

「你要什麼抵押?」徐匯眉頭一皺。

張傲的目光在楊開和安靈兒的身上轉悠起來,嘿嘿笑道:「請你們新聖主和聖女去我破玄府盤亘一陣,在你們解決上一代聖女的問題之前,他們便交由我們照顧。」

曹管聞言,也連忙附和道:「不錯,張兄這個提議好,我戰魂殿支持。大長老放心,新聖主和聖女殿下我們會妥善安置的,絕對不會傷他們半根汗毛。」

矗立在一旁,顯得形隻影單的巫劫,出奇地沒有發表意見,只是在那怪笑不已。

「痴心妄想!」徐匯勃然大怒,新聖主雖然年輕,但那也是聖地的象徵,若是淪落到旁人的勢力里作為人質,傳揚出去只怕會淪為笑柄,到那時候九天聖地就別想立足了,更何況,張傲打的什麼算盤,他也一清二楚,自然不會答應這種無稽的要求。

「那便不用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