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二十六章 跗骨之蛆

第八百二十六章 跗骨之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直奔出幾十里,楊開才漸漸放鬆。

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楊開驀然變色,霍地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那邊,一片灰濛濛的霧氣之中,一件手帕模樣的秘寶正急速朝自己飛來,手帕旋轉中,那上面印刻的異獸圖案宛若有了生命般,齊齊咆哮而出,猙獰奔騰。

緊隨在手帕之後,一道虹光乍現,凌厲的氣息壓迫的楊開渾身汗毛豎起。

不敢怠慢,九天神技之一浩天盾連忙施展小說章節。

一面金光燦燦的盾牌,迅速在面前成型。

從手帕中奔騰出來的異獸,止不住步伐,紛紛撞擊在浩天盾上,一個個化為熒光消失不見。

緊隨而來的虹光也正中浩天盾,發出一聲清脆的響動,被反彈了回去。

浩天盾同時崩碎,楊開悶哼一聲,目光不善地朝攻擊來源的方向望去。

那邊,張傲哈哈大笑著:「小子,你居然還敢走出來,這可真是天助我也!」

曹管將那虹光接在手上,現出一柄華光流彩的長劍,巫劫如鬼魅一般漂浮在兩人身後,不動聲色地打量楊開。

三人本以為這次無論如何都沒有希望擒獲楊開了,正準備打道恢復從長計議的時候,卻見楊開大刺刺地從九峰里跑了出來。

當即大喜過望,連忙出手,企圖一舉制服楊開。

不過讓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的,即便沒有九峰之力可以藉助,楊開也擋下了張傲和曹管的第一波攻勢,毫髮無損。

這才知道,所有人都小覷了楊開自身的實力。

「我看你這次還往哪逃!此地距離你們九峰百里地,就算你想向那妖族大尊求援也不可能了。」曹管歡笑不已。

「你們真夠煩的。」楊開一臉不耐地望著這三人。

他也沒想到對方還敢停留在這裡。

楊開本以為妖族出手之後,他們定會灰溜溜地逃回自己的宗門,閉門不出,卻不料其他人都走完了,這三個勢力還在這裡守株待兔。

三個入聖境。其中還有一位是入聖兩層境。楊開自付不是對手。以他現在的修為和手段,撐死了能和一位入聖一層境強者過招,還不一定能贏。

入聖境和超凡境,似乎有著本質的不同。接觸了這麼多人,見過了這麼多事,楊開敏銳地察覺到了這一點。

不過他們想要擒住自己,也不太現實。所以楊開也是一臉淡然,有恃無恐。

「嘿嘿,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乖乖地束手就擒。可讓你少吃一點苦頭!」張傲冷幽幽地低喝著,說話間,無聲無息的神識力量朝楊開滲透過來,妄想影響他的心神,讓他喪失鬥志。

楊開巋然不動,視張傲的神識如清風拂面。

張傲臉色一凜,驀然覺得有些怪異,面前這個只有超凡兩層境的小子似乎變身成了無底的黑洞。任憑他如何施展神識力量。也試探不出他的深淺。

「就憑你們這幾個人就想擒住我?」楊開樂呵呵地笑著,一副壓根沒把三人放在眼中的表情。「你們試試看啊,看到底能不能抓得到我。」

「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曹管咬牙厲喝著,「現在跟我們合作,我們不會虧待你就是,若是真讓我們把你抓住,可就不會對你客氣了。」

「來啊,這一次你們要是抓不住我,就等著被我滅門吧!」楊開臉色一戾,變得相當不耐煩,這三人如跗骨之蛆般纏人,讓他極為的不高興。

暗暗發狠,等到日後成長起來,必定要將這三人給殺了。

「我看你是沒這個機會了!」張傲把手一張,那一件手帕般的秘寶驀然生出一股無窮的吸力,讓楊開所處的空間一下子變得如沼澤般黏人,空間都變得扭曲變換起來,如水中月鏡中花,微妙的不真實。

張傲的臉上一片勝券在握的表情,認為楊開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別想掙脫掉自己的束縛。

楊開只是冷冷地笑著,雙眸中泛著森冷的幽光,矗立的原地一動也不動。

吸力驀然增強,手帕也急驟放大,間不容髮地朝楊開包裹過去,直接將他裹了個嚴嚴實實。

曹管大喜,哈哈大笑著便要衝過去。

張傲卻冷哼一聲,那手帕又莜地飛了回來,待仔細查探一番之後,臉色驀然陰沉。

應該被包裹在手帕中的楊開,居然不見了蹤影,裡面空無一人!

「他似乎早就跑了呢!」巫劫一雙眼睛如鬼火一般跳躍著,這個時候才冷幽幽地說了一句。

「跑了?」張傲眼珠子突了出來,「什麼時候跑的?」

「大概是在你動手的時候……桀桀,九天神技……我算是見識到了,這身法可不是一般的快啊!」巫劫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

順著他的目光,張傲和曹管連忙放出神識,果然在那邊十幾里外察覺到了楊開的氣息,此刻,楊開正用一種超乎常規的速度,朝遠處遁去,那速度讓張傲和曹管都不由地勃然變色。

因為這已經是足以媲美入聖境強者的速度了。

怪不得這小子一點都不恐慌,原來是有所依仗。

「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抓住你,別以為這樣就能逃出我的手心。」張傲口上發狠,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曹管也急忙跟上。

巫劫靜靜地在原地矗立了一會兒,陰氣森森的臉龐上流露出有意思的身形,也化為一股綠霧,閃電般逝去。

奔襲中,楊開的神念擴散開,把握住背後三人的動向,臉色愈發地陰鷙。

他還從來沒被人這樣追過,雖然一點都不怕他們,但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