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二十八 撕裂空間

第八百二十八 撕裂空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青巒大山,鳥語花香,風景怡人,一片祥和之氣。

山腹處,一個天然的石洞內,楊開盤膝而坐,一抹記憶光流在腦海中穿梭浮現,楊開的神念將這份記憶中的景象和人物盡收眼底,如親身經歷。

這一抹記憶光流,便是巫劫傳過來的,當年他得到奇遇的經歷。

擺脫了張傲等人之後,楊開也不著急回天霄宗了,索性就近就找了個地方鑽研起那神奇的能撕裂空間的手段小說章節。

他對這個很感興趣。

如果真的能夠掌握的話,日後就算遇到什麼不可力敵的敵人,也可以輕鬆逃脫。

不過從巫劫臨走之前對他的忠告來看,這個手段的使用是伴隨著巨大風險的。

心神平穩,那記憶光流中一幕幕真實地呈現在楊開的眼帘中,清晰無比。

短短一兩日功夫,楊開便已洞悉了一切。

啞然失笑,暗道怪不得巫劫會這麼大方地將自己這段奇遇共享給自己,原來使用起來的限制也巨大無比。

他本來還在懷疑巫劫是不是在打什麼鬼主意,可明白一切之後,頓時意識到,他並不是要打什麼鬼主意,而是即便將這手段透露給自己也無礙。

這神奇的手段說來神奇,其實也簡單至極。

象是武技又象是神魂技,因為在動用它的時候既消耗真元也消耗神識力量,而且消耗的量是難以想像的。

強如巫劫那種人,在施展一次之後也得萎靡好一陣。

楊開不過是超凡兩層境,在巫劫想來,即便他參悟透了,短時間內也無法施展。

可惜他錯了,楊開體內的真元和神識力量,比他估計的要強很多倍,足以支持施展出這種手段。

施展這種手段的時候,付出的真元和神識力量越是龐大,能夠撕裂空間抵達的位置便越遙遠。

楊開沉浸心神。靜靜地體悟著這一神通。

有傳言。這片大陸上的虛空甬道和所有的小玄界,都是上古遠古時期那些強者們在大戰的時候製造出來的。

傳言雖然不一定是真的,但楊開也意識到在那個年代,大陸上的武者都有著怎樣通天徹地的本領。

撕裂空間,製造空間對他們來說,或許並不是什麼難事。

只不過因為年代太過久遠,武道漸漸沒落。這種本領也逐漸斷了傳承。

或許,當今世上,那些入聖三層境的頂尖強者能摸到這個門檻,能夠瞬間移動十幾里甚至幾十里,但他們絕對不能撕裂空間,瞬息間抵達千里之外。

這是虛空甬道才能做到的。

時間流逝。日隱月升,楊開在石洞中枯坐了半個月左右,暗暗覺得自己已經將這一神通給吃透了,眉宇間忍不住有些躍躍欲試的表情。

儘管巫劫告誡過他一定要慎重,但已經得到了這樣的手段,若不嘗試一番楊開實在有些不甘心。

只有親自體驗了,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撕裂空間,才能證明巫劫到底是不是誇大其詞。

要不然等到日後真的遭遇危險。再將希望寄托在這一手段的時候。就為時已晚。

沉思了良久,楊開長身而起。

一身真元涌動。神識力量同時迸發出來,兩股力量合而為一,彼此間發生了及其微妙的變化,驟然轟擊在虛空之中。

楊開的面前,跌宕出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宛若平靜的湖面被丟下了一顆顆石子。

漣漪擴散開,楊開持續著真元和神識力量的輸出,心神隨著漣漪的擴散尋覓著。

良久良久,眼前驟然一亮,在這種心神古井不波的狀態下,他發現眼前的空間似乎與平常的時候有一些不同之處。

再想仔細查探的時候,這些痕迹又一閃而逝。

輕輕地吸了一口氣,楊開不急不躁,收斂了真元和神識力量的外放,暫時調息起來。

儘管他已徹底洞悉這一神通,但真的到實踐的時候還是發現了其中的困難之處。

實在是想不同上古和遠古時期那些強者們,到底是怎麼製造出虛空甬道和小玄界的,而且這些還是他們在戰鬥的時候不經意間製造出來的。

與他們比較起來,楊開覺得自己還是太弱小了。

或許此刻的自己,在那些強者面前,不過是如螻蟻般的存在。

半日後,精氣神恢復到巔峰,楊開再一次嘗試。

真元和神識同時迸發,在那一層層漣漪擴散的過程中,尋覓著能夠突破空間封鎖的破綻。

而這一次,楊開的感覺更清晰了許多,心神不禁一喜,越發專註。

漸漸地,眼前的世界有了些改變,空間奇異地變得褶皺扭曲,宛若一張透明的布,被誰摺疊起來了一般。

在那摺疊之處,有一些與眾不同的氣息流露出來。

楊開精神一震,沒有絲毫遲疑,真元和神識力量化為一股犀利攻擊,轟向那摺疊之處。

咔……

宛若有一扇大門被打開,一條漆黑的裂縫詭異地出現在楊開的面前,放眼望去,那裂縫內一片虛無,什麼都不存在,更不知裂縫那頭到底隱藏了何等兇險。

整個青巒大山的靈氣陡然變得紊亂,裂縫張開之處傳來一股難以想像的吸引力,瘋狂地吞噬著附近的天地能量,瞬息間便形成了一股狂暴的驟風。

隨著天地能量的湧入,那打開的裂縫迅速閉合。

楊開還沒來得及仔細觀察,伴隨著一道漆黑幽光的閃現,那裂縫杳無音蹤,扭曲摺疊的空間重新恢復,視野內一片清明。

楊開不禁皺起了眉頭。

他清楚地知道,這一神通自己算是施展出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