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三十章 前輩?

第八百三十章 前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今日兩更,月底了,呼籲下月票!!!!

******************************

山谷最深處,楊開凝視著那忽然出現的金色龍首,心緒起伏。

背後的酥麻感強盛到了極致,伴隨著嘹亮的龍吟,後背上烙印的金龍圖案莜地飛射出去,直朝那天空中的龍首撲去。

一時間,金光大放,幾乎耀得人睜不開眼小說章節。

等到一切平穩下來之後,楊開赫然發現,己身已經處在一片金光燦燦的世界之中,周旁遊動著龐大無匹的能量,一條約莫只有幾丈長短的金龍正在不斷地吞噬著這些能量。

楊開略一感應,頓時放下心來。

這條只有幾丈長短的金龍有自己的氣息,應該就是一直烙印在背後的那副圖案,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居然顯化了出來,而且隨著它吞噬這些金色的能量,體型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改變,正在越變越大,氣息也越發濃郁悠遠。

背後傳來一聲重物倒地的動靜,楊開扭頭一看,赫然發現一個約莫十四五歲的少年臉色煞白地跌倒在地,驚恐萬分地望著自己。

楊開眉頭一皺。

剛才他的所有心神都被這裡的異變吸引,連這個少年什麼時候被捲入進來都沒發現。

對方只有真元境七層的水準,這點本事在楊開面前,已經跟螻蟻沒有區別了。

神念放出,楊開緩緩搖頭,這裡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神念被束縛在金色的能量海洋中,根本探查不到外面的情況。

而且放眼望去,也是什麼都看不到,此時此地,只有自己和這個少年。

微微一笑,楊開邁步朝他走去。

心中有不少猜測。正好可以找這個少年證實一下。

隨著楊開的靠近。那少年驚恐失措到了極點,還不等楊開近身,居然眼珠子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不至於吧?」楊開愕然,自己雖然不算多麼俊俏,可也不是那種長相凶神惡煞的人啊,這小子的膽魄也太小了點。

無奈之下。楊開只能盤膝坐了下來,靜靜地等待著,一邊查探四周的情況。

此地已經徹底被金黃色的能量海洋籠罩,自己背後那副金龍圖案顯化出來的東西依然在不斷地吞噬著,楊開嘗試了一下看是否能夠突破那些能量的封鎖,卻有些無能為力。

那金色的能量包裹。固若金湯,楊開估計就算自己入魔之後強行突破也打不出缺口。

撕裂空間或許可以離開這裡,但是背後的金龍圖案還在此地,楊開召之不回,也只能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外面的人想要進來恐怕也不太可能。

那少年的情況他也探查了一番,驚奇地發現,這小子修鍊的功法屬性居然跟自己一樣,也是陽屬性的。體內流淌的真元雖然算不得多麼濃郁。也相當不錯了,至少在他這個修為層次上不是太差。

足足等了有半日功夫。那少年才悠悠轉醒。

睜開眼帘,一時間似乎沒有弄明白眼前的狀況,待看到端坐在他面前,正笑吟吟地望著他的楊開的時候,臉色莜地一變,急忙往後爬了一段距離,警惕地注視過來。

那雙眸子里滿是忌憚。

楊開呵呵一笑:「別怕,我只是有些事要問你。」

少年依然警惕,擺出一副兔子搏鷹的架勢,體內真元涌動著。

楊開不禁露出一絲讚許之色。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少年跟自己以前有些相似,面對強敵的時候,不自覺地就想反抗。

「我要殺你,不過是動動手的事,你防也防不住!」楊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獠牙。

聽他這麼說,少年似乎也覺得所言不假,重重地嘆息了一聲,一副任命的表情,拍拍屁股站了起來道,洒然道:「前輩有什麼事便儘管問吧。」

「前輩?」楊開愕然,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稱呼自己,微微點頭,暗想前輩便是前輩吧,反正自己實力比這小子高出一大截,年紀上也相差近十歲,不算占他便宜。

「你們是哪個勢力的?」楊開沉吟了一下開口問道。

少年目光閃動著,遲疑了一會兒才道:「龍鳳府……前輩不知道么?」

「龍鳳府……果然啊!」楊開輕輕地吸了一口氣,在察覺到自己背後那副金龍圖案有些異常的時候,他便猜到了,此刻不過是從面前這個少年的口中證實了而已。

龍鳳府,當初在冰宗的時候,楊開聽冰主青雅說起過。

青雅告訴他,他和蘇顏得到的傳承可能與龍鳳府有關,龍鳳府在很久以前是一個強大的勢力,絲毫不遜於她們冰宗,只不過因為一次意外斷了傳承,所以漸漸沒落下來。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雖然沒落,香火卻一直沒斷。

有相同遭遇的勢力,在大陸上不止龍鳳府一家,似乎有好幾個都是如此。

當時楊開暗暗決定,等到日後有空了,便去龍鳳府一窺究竟,可惜從冰宗出來之後便被捲入了一系列的麻煩當中。

直到今日,巧合地撕裂空間,來到此處。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得知此地便是龍鳳府之後,楊開立刻肯定了,自己和蘇顏當年在傳承洞天里得到的傳承,就是這個勢力的。

「前輩……你是什麼人?為何你開啟了龍谷塵封了無數年的禁制?在此之前,我們都以為這不過是個傳說而已。」

「我?」楊開想了想隨口道:「我算跟你們龍鳳府有些關係吧。」

少年神色一喜,急急道:「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