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三十一章 我給你力量

第八百三十一章 我給你力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停電,人在網吧,汗雨如下,碼字環境及其惡劣,月底最後一天,求月票

********************

龍谷外,龍鳳府所有高層匯聚一堂,紛紛神色振奮地朝谷底的方向望去。

府主陳州更是表情激動,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龍鳳府,和別的勢力有些不一樣,因為修鍊的是雙修功法,所以基本上每一個強者都有自己一生的伴侶。

此時此刻,府主陳州的伴侶余婷衣也伴隨在他左右,輕握著陳州的手,卻依然抑制不住他偉岸身軀的顫抖。

余婷衣看起來是個中年美婦,身段豐腴,不過因為資質略微不足,所以在境界修為上落後了陳州一截,如今只有超凡三層境的水準,見自己的丈夫這般神態,忍不住笑道:「好了好了,不就是傳承再現了么,至於激動成這樣?」

陳州深深地吸了口氣:「你不懂!歷代府主都以重現傳承為繼任,歷經了無數年,如今終於在我手上重現,你讓我如何不激動?傳承再現,意味著我龍鳳府在日後便會擁有龍皇鳳後,只要有這兩人,我們便能夠恢復往日的繁榮昌盛……」

這般說著,厲喝道:「蕭翎還沒回來么?」

正詢問的時候,一道人影遙遙地飛射而來,人未至,聲音已傳來:「府主,屬下回來了。」

正是之前跟在陳州身邊的那位超凡境。

陳州急急上前,詢問道:「打聽到了?那弟子來自何處?是我龍鳳府的弟子還是底下附屬家族的?」

「回府主。那少年叫孫玉,是我龍鳳府的人。自幼便在府內生活。」蕭翎連忙答道。

聽他這麼說,陳州忍不住笑逐顏開,不斷地點頭:「好好好,如此最好!」

雖然是孫玉出身於底下的附屬家族也沒多大關係,但若是自幼便在龍鳳府內成長起來,那對宗門的感情肯定不是一般的深厚,這便免除了陳州的一些擔憂。

「教導他的師傅是哪一位?」

「是凌堅凌長老!」蕭翎一邊答著一邊讓出半邊身子,「凌長老已經來了!」

陳州抬眼望去。正好看到府內的凌堅,大笑地走來。

雙方見面,一番寒暄,陳州沉聲道:「凌長老辛苦了,你培養出一個好弟子啊。」

凌堅老臉笑開了花,連稱不敢當。

雖為長老,但凌堅卻只有超凡一層境的水準。即便在長老位中也忝居末席,平日里頗不受人重視,再加上年事已高,所以這麼些年下來,他只不過是掛了個長老的頭銜,頤養天年而已。

卻不想今天碰到了這樣天大的好事。

他教導出來的弟子開啟了龍鳳府塵封了無數年的禁制。如果順利的話,便可以獲得龍皇的傳承。

弟子得到傳承,他這個負責教導的師傅自然也是水漲船高,身價倍增。

說句現實的,待到龍皇成長起來。他的地位可能會與府主等同。

平時陳州見到這位年事已高的長老也不怎麼在意,但是今日卻不敢有絲毫馬虎。言辭間變得相當客氣。

凌堅一時適應不過來,可也相當受用。

一眾龍鳳府的高層在一旁眼巴巴地望著,羨慕的眼珠子都紅了,暗想開啟龍皇傳承的怎麼就不是自己培養出來的弟子呢?

若是自己手下的弟子有這份機緣,那現在跟府主談笑風生的便是自己了。

場面熱鬧非凡,陳州不斷地詢問著孫玉的情況和信息,凌堅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孫玉從小到大發生的種種瑣事盡皆道來。

陳州聽在耳中,非但不覺得枯燥,反而神采熠熠,連連稱讚孫玉是個好苗子,日後龍鳳府便要依靠他和凌堅了云云。

凌堅老懷大慰,只覺得即便現在死了,也是死而無憾。

熱鬧的場景一直持續了好多天也沒有平息下來,每日里龍谷外都會聚集不少人,朝谷底的方向望去,卻什麼也看不到,龍谷中本就霧氣瀰漫,常年不見陽光,而現在更被一抹金光籠罩,驚人的能量波動從那邊散發出來,誰也不敢靠近。

府主陳州也做了一些防護的措施,派出龍鳳府內所有的精銳,將龍谷團團包圍,以防孫玉在接受傳承的時候被人打擾。

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眾人翹首以盼,卻始終不見孫玉從龍谷中出來,不禁有些焦急。

……

那金色的能量海洋包裹的世界中,楊開擺弄著自己的小丹爐,往裡面添加著種種藥材,以神識之火煉製丹藥,精鍊自己的技藝和對煉丹術的認知。

如今的他,距離聖級煉丹師只差一步,在這邊等待,左右無事,楊開便著手煉丹了。

被卷進這場風波的孫玉看樣子也是個勤奮的人,與楊開相處了兩三日,得知暫時無法離開之後,便直接盤膝修鍊起來。

此地的金色能量濃郁如實質,但出奇的不是陽屬性的,而是帶了一種神聖威嚴的感覺。

楊開說不好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能量,可用來修鍊卻沒什麼問題。

而且,這金色的能量中蘊藏的威能也及其恐怖,孫玉只要能吸收一點點,便足夠他受用一生。

一個修鍊,一個煉丹,兩不相干,日子過得飛快。

楊開煉丹用的材料也無需發愁,從九天聖地離開的時候,他掃空了九天聖地的庫房,將裡面所有的材料都裝進了黑書空間,足夠他揮霍好一陣了。

這一日,楊開剛煉製出一枚聖級丹,便發現孫玉已經結束了修鍊,正端坐在一旁。目光一瞬不移地盯著自己手上的動作,專註地望著。

「看的懂?」楊開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