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沒白等

第八百三十四章 沒白等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龍谷綿延曲折,如一條真正的巨龍匍匐在地,谷內終年霧氣籠罩,阻人視野,即便是最頂尖的強者進入其中,也無法看到太遠的地方。

龍谷四周,原本隱蔽著許多龍鳳府的強者,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如今這些強者也都各自忙碌去了。

只剩下在那谷口處一直守護等待的府主陳州等人。

此時此刻,陳州一臉憂心忡忡地望著谷底的方向,喟然長嘆。

兩年前,當那個叫孫玉的弟子開啟龍谷塵封多年的禁制,讓那邊呈現出金龍之首的異象的時候,整個龍鳳府都沸騰了。

所有龍鳳府的高層都矚目此地,覺得宗門振興有望,只怕用不了多久便又能屹立在這個大陸的最巔峰,與那最頂尖的幾個勢力平起平坐。

但是兩年時間都過去了,那邊還是沒有什麼動靜,儘管所有人都能夠察覺那邊傳來一陣陣驚天的能量波動,可那叫孫玉的弟子卻始終沒有返回的跡象。

漸漸地,不少人心灰意冷起來,雖然不敢在府主面前明說,可私底下大家都在議論,這一次那個叫孫玉的弟子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他不過只有真元鏡七層的境界,這麼長時間都沒出現,只怕早就已經餓死在龍谷中,哪有幸免於難的道理?

凝視著那邊的一抹金光,陳州再一次長嘆。

「府主……」陳州的伴侶余婷衣伴隨在他身旁,忍不住開口安慰道:「那弟子既能開啟禁制,便是有大機緣之人,定會吉人自有天相的。」

陳州沒有反應,愁雲密布。

余婷衣也無奈地嘆息一聲,扭頭望向一旁的一個老人。

和陳州在此地堅持等待了兩年一樣。這個老人也一直等在這裡,望眼欲穿。

正是教導孫玉的長老,凌堅。

凌堅凌長老實力不高,在龍鳳府內更是只掛了個長老的頭銜,手上並無實權,平日里頗不受人待見。

兩年前孫玉開啟禁制一事發生之後,凌堅的地位一下子水漲船高起來,幾乎每個長老見到他都客客氣氣的,在龍鳳府內如魚得水。混的風生水起。

可是現在,也無人再像以前那麼認真對對待他了。

陳州和凌堅兩人矗立在那裡,望著谷底,你一聲我一聲地嘆著長氣,全都是一副愁腸百結的模樣。

一道人影迅速接近。是龍鳳府的另外一位長老蕭翎,待到近前,悄悄地打量了一下陳州的臉色,又看了余婷衣一眼。

後者緩緩搖頭,美眸里儘是無奈和黯然之色。

蕭翎心領神會,知道這段時間龍谷恐怕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一點變化。沉吟了下抱拳道:「府主,各位長老請你前去商議要事。」

「你們商議吧,把結果告訴我就行了。」陳州意興闌珊地擺擺手。

「可是府主,這件事必須得由您親自定奪。我等不敢僭越。」蕭翎一臉為難的表情。

陳州皺了皺眉頭,神色有些不耐。

余婷衣見狀連忙道:「你就去一次吧,這兩年來府內的事你都沒有過問……」

「我要在此地等候龍皇歸來!」不待余婷衣把話說完,陳州便打斷了她。

余婷衣苦笑不已。

「你們是不是以為這一次還跟以前一樣?哼。愚昧無知,龍皇會歸來的。只是現在還不到時候!」陳州冷哼著,臉上一片篤定的神色。

余婷衣展顏微笑,順著他的意思道:「你說會那便會,但也不急於這一時啊,長老們都在等著你,你去去便來就是,這裡的話讓我跟凌堅長老看著,定不會有一絲放鬆的。」

陳州看了她一眼,好一會才微微頷首:「那你們可得仔細點,瞪大了眼睛。」

「嗯。」余婷衣正色點頭,心中也是無奈至極。

陳州又不放心地忘了谷底一眼,這才準備和蕭翎離去。

就在此時,安穩了兩年沒有動靜的龍谷,忽然再一次迸發出驚天的能量波動,那灰濛濛充滿了霧氣的龍谷似乎被一股狂風席捲,一下子變得晴朗起來。

放眼望去,直視谷底。

陳州的步伐陡然頓住,激動的身軀顫抖,一瞬不移地盯著那邊。

神色黯然的凌堅同樣密切地觀望著,那一雙渾濁的雙眸中閃動著奕奕的期待之光,乾枯的雙手哆嗦不已。

「有動靜了!」陳州忍不住低喝一聲。

來請陳州的蕭翎也不禁駐足原地,狐疑地觀望著谷底的方向,心情微妙地有些振奮。

雖說他們這些長老一直不太滿意府主這兩年不問府內的大小事務,整日只守在龍谷入口處,更覺得那叫孫玉的弟子是不可能生還的,但是當眼前出現這樣的異常現象的時候,蕭翎還是充滿了期待。

畢竟他也是龍鳳府的一份子。

……

谷底,金色能量海洋包裹的世界中,那條金龍終於將所有的能量吞噬完畢,通體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宛若一條真正的巨龍般,盤在原地,渾身上下充滿了無盡的威嚴。

正在打坐修鍊的孫玉被驚動,抬眼望去,對上那一雙臉盆大小的龍眼之後,一下子怔在了原地,臉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神魂險些被抽出識海,欲要被粉碎。

面前人影一晃,楊開擋在他的前方。孫玉連忙閉上雙眸,謹守心神,默運玄功。

高亢嘹亮的龍吟之聲傳來,那金色的巨龍扶搖直上,衝上天際。

晴朗的天空如被撕出一道裂縫,剎那間吞噬了一切光明,讓方圓百里內所有人都不能視物。

金龍如被困幾千年,如今脫困而出,盡情地天際邊翱翔游曳著,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