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三十七章 肆無忌憚

第八百三十七章 肆無忌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孫玉一副吃定了他們的模樣,讓幽寒洞天的五位超凡境有些摸不著頭腦。

雖說這小子兩年時間橫跨了一個大境界,但畢竟只有神遊境七層的修為,對上自己五人,哪有反抗的餘地。

可為什麼這小子一點都不懼怕?反而還用一種貓戲老鼠的目光,望著自己等人。

遲疑了一瞬,那領頭的中年人厲喝道:「臭小子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殺得了我們!」

說話間,手一揮,厲喝道:「把這小子抓過來,老傢伙殺了!」

他背後的四人應聲出動,個個身形似電,瞬間便奔襲到了凌堅師徒二人面前。

一人朝孫玉抓去,要將他生擒,三人朝凌堅攻去,毫不留情,勢要一擊斃其性命。

凌堅甚至還沒反應過來,那三人的攻擊便已襲到,不由地驚出了一身冷汗,暗呼吾命休矣!

可下一刻,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衝過來的四人,無論是抓住孫玉的那個超凡境,還是攻擊凌堅的三位,全都彷彿被施了什麼魔咒一般,動作驀然頓住,旋即面上流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每個人都用雙手捂住了腦袋,滾倒在地,慘嚎不斷。

識海內的神識力量驟然迸發,散亂無章,似乎是有什麼攻擊正在破壞他們的神識。

中年眼帘一縮,厲聲喝問著。

卻沒到任何回應。

前後不過五息的時間,那四人便沒了動靜。全都身體僵硬地躺在地上,生機消泯。死不瞑目。

凌堅愕然地注視著這一切,眼珠子都快突了出來。

孫玉也在大口大口地喘著氣,一時間有些無法平穩心神,剛才那個幽寒洞天的武者都已經抓到了他的胳膊,沒想到一下子就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欣喜萬分地朝四周望了一眼,孫玉知道,這一切定是那位楊前輩出手的緣故。

不愧是高人!

四位讓他們師徒二人無能為力的超凡境,居然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而且從那中年人的神態上來看,他顯然也沒發現任何端倪。

孫玉心頭大定,獰笑地朝那中年人望去。

對上他的目光,中年人忍不住往後退了幾步,渾身上下泛出一股子徹骨寒意。

「小子,是你做的?」中年人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顫聲質問。

「對將死之人。我沒必要回答吧?」孫玉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伸出一根手指,遙遙地點向那中年人。

中年人惶恐萬分,怪叫一聲,祭出自己的秘寶守護在周身,拔腳飛奔。

根本不知道這個叫孫玉的少年動了什麼手腳。那四個實力與自己相差無幾的同伴便暴斃而亡,再留下來的話,下一個死的必定就是自己。

龍皇傳承,就這麼詭異莫測?

無論如何,也得把這個消息告訴宗門內的兩位入聖境前輩。讓他們有所防範。

「死!」孫玉厲喝。

伴隨著他的聲音響起,已經飛奔出好幾十丈距離的中年人忽然慘叫起來。與那四人一樣,雙手捂著自己的腦袋,一頭朝地上栽下,滑行出老遠的距離,待到平穩之後,也魂歸地府,雙眸黯然。

五位超凡境就這麼死了,孫玉也激動的臉色潮紅,不斷地朝四周張望,面上一副想要得到稱讚的表情。

「幹得不錯,就這麼演下去。」腦海中果然響起了那楊前輩的聲音,孫玉一下子幹勁十足,只覺得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氣,恨不得現在飛身到幽寒洞府的本宗去,大殺四方。

「臭小子……」凌堅嘴唇哆嗦不已,面色隱隱有些發白,語無倫次道:「你……你殺了五個超凡境?」

直到此刻,凌堅還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實在是太飄渺,太無稽了。

他還記得,兩年前自己這個弟子連一位同等級的武者都打不過,兩年之後,居然舉手投足間就解決了五個連自己都望塵莫及的強敵。

凌堅忍不住生出一種置身夢境的錯亂感。

「不是的師傅,是龍皇傳承的功勞。」孫玉有些不忍心欺瞞自己的師傅,圓滑地回答著。

凌堅怔了一下,痛哭流涕:「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

「師傅,我們不去雙子閣,我要去找府主,幫宗門化解這次的危機!」

「這樣啊……」見識到孫玉的詭異手段,凌堅也不再如剛才那麼堅持了,只是有些擔憂地道:「那邊可是有兩位入聖境的,雖說府主能纏住一位,但是你……」

「放心吧師傅,我有分寸!」孫玉表情篤定,有意無意地往周旁看了一眼,雖然沒看到楊開的存在,但他知道,那位楊前輩就隱藏在自己身旁。

孫玉肆無忌憚!

「好。我隨你一起去,府主那邊由我來解釋,宗門危難來臨,我們身為宗門弟子,確實不應該臨陣脫逃!」凌堅也被自己的徒弟激起了鬥志,氣勢十足。

師徒二人聯袂朝大戰發生的那邊飛去。

……

三十里外,半空中,一群群的武者正在激戰,不斷地有人受傷死亡,屍體朝下墜落。

那漫天的武技和秘寶的光華綻放著,彰顯戰場的慘烈。

龍鳳府和幽寒洞天結怨已久,這一次幽寒洞天有備而來,而且在入聖境強者的數量上還多出一位,自然是佔據了先機。

開戰不過半個時辰,龍鳳府這邊損失慘重。

府主陳州和余婷衣兩人合力,跟對方兩位入聖境糾纏,身上也多有傷痕,一身力量消耗巨大。

若非忌憚陳州會殊死反抗,那兩位幽寒洞天的入聖境只怕早就已經下死手了。

「柏敬初、嚴執。今日爾等若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