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五十四章 再入雪山

第八百五十四章 再入雪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轉眼間,三個月過去了。

這段時間楊開一直在丹師協會內,一邊教導舞兒和米娜,一邊提升自己的煉丹術,日子過的還算悠閑。

舞兒的成長楊開看在眼中,愈發不遺餘力地培養著,對這精靈古怪一點就通的小丫頭,楊開還是比較喜歡的。

這一日,正在丹坊中忙碌的楊開忽然察覺到一些動靜,停下手上的動作望去,赫然發現杜老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走了進來。

三人連忙行禮。

杜老擺了擺手,道:「老夫來是跟你們說一聲,近段時間若是無事的話,不要往外面跑。」

「怎麼了?」米娜狐疑詢問。

「外面現在有些不太平靜……」杜老神色凝重,「出去的話說不定會惹上什麼麻煩。」

「會有什麼麻煩?」米娜一副不解的樣子。

楊開皺了皺眉,忽然道:「跟這段時間巨石城內湧入的外來人有關係吧?」

杜萬訝然地看了楊開一眼,微笑道:「不錯,看來你也發現了,自幾個月之前,巨石城就有不少外人來在這邊逗留,似乎是在打探什麼東西,這一段時間人是越來越多了。」

楊開微微頷首。

雖然他一直待在丹師協會裡沒出去過,但是巨石城的變化卻瞞不過他的神念探查。

各路外來之人行色匆匆,時不時地就會來巨石城購置一些生活物資或者修鍊物資,然後再匆匆離去,這些都顯得很是反常。

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外來的人越來越多,都以巨石城為中轉站,停留一陣紛紛離去。

似乎是前往那無盡雪山之中。

想到這裡,楊開不禁皺了皺眉,開問道:「杜老,有沒有打聽到什麼確切的消息?」

杜萬輕輕頷首道:「有一些,今日古月洞天的冉靜和羅生門的毛達來找老夫。求老夫幫忙煉製了幾枚辟毒丸。我就隨口問了一句,據他們二人說是要深入到雪山中尋找什麼,煉製辟毒丸以防不測……恩,我估計他們要找的東西,跟劇毒有關係。」

辟毒丸。服下之後可以抵禦毒素的入侵。尤其是出自杜萬這等大師之手煉製出來的辟毒丸,基本可以無視天下毒物了,雖然價值不菲,但也物有所值。

至於那古月洞天的冉靜和羅生門的毛達。楊開也聽聞過他們的名字。

以巨石城為中心,附近有四個還算不錯的勢力。

天霄宗,雷光神教,古月洞天和羅生門。

楊開還去過雷光神教擔當客卿一職。

當初楊開剛來巨石城的時候,杜萬就給他講解過這四個勢力的優劣。其中以天霄宗為最,剩下的三個勢力都差不多,並沒有入聖境強者坐鎮,冉靜毛達兩人與雷光神教死去的教主夏成蔭實力相當,都是超凡三層境的水準。

不但有外來之人大量地湧入雪山中,連附近的古月洞天和羅生門也被牽扯進來了。

聽杜萬這麼說,楊開驀然意識到了什麼,臉色變幻著,潮水一般的神念瘋狂地朝外擴散。化為一道絲線,直傳千里之外。

許久之後,神色一震,莜地將神念收回,目光凝重。

「杜老。我要出去一趟!」楊開忽然沉聲道。

「啊?」杜萬驚愕,剛才他還特意來叮囑幾人,這段時間沒事不要往外面跑,沒想到楊開居然主動要出去。想了想,沉聲詢問:「這些外來人意欲之事。與你不會有什麼關係吧?」

楊開苦笑:「我倒希望沒什麼關係,不過看這樣子,似乎是有關係的。」

杜萬迷茫了,怔怔地望著楊開,好一會才沉聲叮囑道:「那你可得注意安全,最好是先回一趟天霄宗,尋你那四位師叔商議一番,有他們護著,想必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恩,我看著辦吧。」楊開隨口應付一句,急急地朝外奔去。

待他離開之後,杜萬才緩緩搖頭,無奈道:「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米娜黛眉凝成一線:「杜老,這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跟楊開又有什麼關係?」

「我不知道……但願他平安無事吧。」杜萬有些懊惱,若是早知如此,就應該從冉靜和毛達那裡將事情打探清楚一點,他們兩人既然有所行動,肯定是知曉一些內幕的。

……

出了丹師協會,楊開身形如電,並沒有朝天霄宗馳去,而是直直地朝那無盡雪山飛去。

從杜萬那裡聽到的消息,再配合上自己的查探,楊開已經隱隱猜到了這邊會發生什麼。

只是他沒想到事情居然如此的戲劇化。

待到無人處,風雷羽翼展開,躍入雲層之中,神念包裹著自身,不為任何人察覺。

下方的空中,時不時地就會發現一些武者,正頂著凜冽的寒風朝前飛縱。

三日後,楊開深入到了雪山內。

那巍峨無盡的連綿雪山,銀裝素裹,一片白潔。

神念悄悄地放出查探,很快,楊開便察覺到了有一個微弱的回應,咧嘴一笑,朝那個方向飛去。

又是半日後,楊開躲藏在一座雪白的山頭上,遙望著某一個方向。

在那個方向,聚集了不少武者,人數少說也有幾千左右,都是這段時間從巨石城中轉過來的。

在這幾千人中,有一個比較特別的神魂波動,冥冥之中與楊開有些微妙的聯繫。

朝著那個方向,楊開傳遞了一些訊念過去。

與此同時,一座帳篷內,幾個神遊境武者正在運功恢復,雖然實力已到神遊境,但是這邊天寒地凍,真元消耗巨大,即便是他們,長時間下來也有些吃不消。

其中一個正在打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