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不好辦

第八百五十六章 不好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與巫劫碰面之後,楊開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猜測,這些人來到無盡雪山,真的是為背棺人。

雪山廣袤無邊,但此刻有幾千武者在尋覓,只怕用不了多久,便能尋覓到背棺人隱匿的地方。

楊開心中煩躁不安,他的煉丹術還差那麼一點點火候,若非如此,他現在就可以去找到背棺人,進入那口血棺秘寶中的小玄界。

更讓他在意的是巫劫提起的那個強大的神秘人,這是個極大的變數,從巫劫話語中的忌憚之意,楊開不難推斷出那個神秘的傢伙是入聖三層境的頂尖強者!

天底下達到這等實力的人確實沒多少。

會是誰呢?

楊開苦思不解。

「聖主大人?」巫劫見他神遊方外,許久沒有動靜,不禁輕輕地呼喚了一聲。

楊開回過神,正欲開口說話,忽然神色一冷,大有深意地上下打量巫劫,嘿嘿怪笑起來。

「怎麼了?」巫劫皺了皺眉,不知道楊開的態度為什麼發生了改變,而且他望向自己的目光也變得怪怪的。

「巫劫,我記得你說過,你們幽冥宗的宗旨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對吧。」

「不錯,巫某人也一直以這個為立宗之本!」巫劫正色點頭,「所以這些年才能有足夠的物資上繳給九天聖地,更能發展宗門。」

「那……你收了人家多少好處?」楊開神色一戾,斷喝道:「連我也敢出賣,你膽子不小!」

巫劫一怔,不由地退了幾步,狐疑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楊開深深地凝視著他,神識力量轟然迸發,衝進了巫劫的腦海中。後者臉色大變,待察覺楊開沒有絲毫殺機之後,才放鬆不少。

好一會,楊開才收回神識力量。淡淡點頭:「看樣子你是毫不知情了……」

「你是說……」巫劫也總算反應過來,一雙如鬼火一般的眼睛四下打量,片刻後,桀桀地怪笑著,眼眸中露出深深的忌憚之意。悄悄地朝楊開靠攏。

「出來吧!藏頭露尾的有什麼意思?」楊開驀然低喝。

「厲害!這都能被你看出破綻。不愧是我家大人看上的人,你說呢……聖主大人?」伴隨著一陣揶揄之聲,四周影影綽綽,忽然詭異地浮現出好些道身影。將楊開和巫劫兩人團團包圍。

聽到這個聲音,楊開眼帘一縮,朝那邊望去,目光定格在一個相貌俊俏的中年人身上,有些不敢置信地低喝道:「郁末?」

這個說話的人。不是什麼陌生的人,而是楊開認識的一位強者。

魔疆,沙城裡的那位入聖一層境的魔族高手,郁末。

郁末的身旁,有一個身穿黑色大氅的人,全身都籠罩在漆黑之中,氣息平淡,宛若一個從未修鍊過的普通人,但這個人卻給了楊開莫大的壓力。

反倒是其他現身的強者。楊開連看都沒看一眼。

「小子,好幾年不見,你成長不小啊!」郁末好整以暇地微笑著,一副吃定了楊開的樣子,神態從容。

楊開瞥了他一眼。又將目光投向那個神秘的黑衣人,苦笑道:「郁末既然在這裡,那雪莉大人定然也大駕光臨了?」

聞言,那被包裹在黑衣中的神秘人咯咯笑了一陣。如銀鈴般悅耳清脆,聽到這個聲音。圍聚在附近的強者們紛紛露出失神的表情,似乎他們根本沒想到這個實力超群的神秘人居然會是個女子!

罩在頭上的帽子被掀開來,露出一張艷麗的臉龐,美麗非常。

破玄府的張傲,戰魂殿的曹管等人在看到這一張臉龐的時候,紛紛露出失神的表情,似乎整個人的心神都被她的容貌給吸引了過去。

說起來,雪莉的樣貌雖然不俗,卻也不是那種最頂尖的容姿,可她的實力高,身居要位,自然而然地就有一種讓人驚嘆的氣質。

「哼!」郁末不悅地冷哼一聲。

張傲等人這才如夢方醒,連忙移開了目光,心頭惴惴不安。

「小子,你可是讓本座好找!」雪莉輕輕地冷笑著,「當年你自沙城逃出,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三年之久了,本座可從來沒有在哪個人身上花過這麼多心思。」

「那我可真夠榮幸的。」楊開呵呵笑了起來,坦然至極,怡然不懼。

「雪莉大人?」巫劫喃喃自語著,剛才楊開稱呼這個神秘女子的話讓他聽入耳中,不由地聯想到了一些東西,片刻後,身軀一震,驚呼道:「魔將雪莉?」

直到此刻,他才總算弄明白這個神秘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剎那間,一身碧綠的氣息都有些紊亂了,內心深處泛起了一陣寒意。

魔疆內,魔尊之下,有四大魔將,每一個都是最頂尖的強者,而魔將雪莉便是其中一人。

巫劫怎麼也想不到,這個人居然會深入到人類的地盤中,更慫恿控制了張傲等人為她效力。

而她所圖,明顯就是楊開!

這位年輕的聖主大人,有什麼地方值得她這麼在意的?

魔將雪莉四個字傳入到張傲等人的耳中,也讓他們瞪大了眼珠子,紛紛朝雪莉望去,似乎是想證實一下情況到底是不是這樣。

雪莉根本沒理會他們,美眸灼灼地盯著楊開,閃爍著一種叫佔有的慾望,貪婪至極。

「雪莉大人敢到這裡來,就不怕被人族強者圍攻?你在這邊可不怎麼受人待見啊。」楊開嘿嘿笑著。

心中也是鬱悶無比。

剛才聽巫劫說起這個神秘人的種種詭異的時候,他還在猜想這傢伙是誰。

他覺得可能是魔將勾尺!

他雖然與勾尺從未見過面,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