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五十七章 相同的力量

第八百五十七章 相同的力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眾強環視,雪莉更是親自坐鎮在此地,暗覺得楊開是插翅也難飛,所以根本就不急著下手,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看人族這些強者彼此針鋒相對,喜上眉梢。

那郁末也是站在她身旁,看似一臉憊懶,實則神念鎖定在楊開身上,一旦發現楊開有逃跑的舉動,便會立刻出手封殺。

這種刻意的針對讓站在楊開身邊的巫劫渾身不舒服,不由地生出一種利劍架在脖子上的感覺小說章節。

「聖主大人,這次的事,巫某幫不了你了,雖然我不會為那女人效力,但繼續留下來的話,巫某可能會死在這裡……你自求多福,真到了危機的時候,巫某會立刻離去的。」巫劫輕聲說道。

「恩,你不用管我。」楊開輕輕頷首,對巫劫的態度也不禁改觀了一些。他不指望巫劫會幫自己,只要他不像張傲那些人一樣就好了。

而他想要離開,恐怕也是要撕裂空間,才能在雪莉這樣的強者眼皮子底下遁走。

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逃脫。

以巫劫現在的實力,施展一次撕裂虛空,便會油盡燈枯,而且伴隨著巨大的風險,一旦不成功便是死無葬身之地。

反倒是自己,撕裂虛空的真諦已經領悟,情況比巫劫要好很多。

「大人,要不要現在動手?」郁末看樣子等的有些不耐煩了,在雪莉身邊輕聲詢問道。

「不急!我還想跟他好好聊聊。」雪莉輕笑一聲,揚聲沖楊開吆喝道:「小子,識相的話就不要反抗了,乖乖地隨本座回沙城,我不會傷你性命就是。」說著,神色變色陰戾:「可你若敢反抗,那就少不得要吃點苦頭了,打斷手腳是最輕的懲罰,說不好我還會廢了你的修為!」

「大人不要與他囉嗦了,這小子滑的跟泥鰍一樣。一旦被他找到機會便很難再抓住了……」張傲迫不及待地吆喝起來。

「是啊大人。上次我們幾個追了他幾個月都沒追到,這小子是九天聖地的新聖主,掌握了精妙無比的九天神技,抓到他,逼問出九天神技的修鍊方法和他們的傳承便是。」曹管也極力慫恿著,生怕夜長夢多。

上次進攻九天聖地就是因為他們沒把握住機會,結果被楊開逃出生天。前車之鑒後事之師,他們多少也漲了點記性。

「閉嘴,大人做事,哪有你說話的份?」郁末冷冷地盯了張傲一眼,叱喝道。

張傲吶吶不語,心頭憤懣。他的修為比郁末要高上一截,但此刻卻只能忍氣吞聲,自然心中不服。

「你們以為本座是為了那什麼九天神技和傳承而來?」雪莉譏諷地看了他們一眼,「那算什麼東西?」

張傲和曹管兩人愕然。

不為這些東西,那這女人為何不遠十幾萬里,從魔疆來到這裡?

楊開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朗聲道:「雪莉大人,我沒做過什麼得罪你的事情吧?雖然在沙城咱們相處的不算太愉快。可我也算是幫你製造了不少利益。大人為何對我這般苦苦相逼?」

這是他最弄不明白的地方,若非有足夠的利益。雪莉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輕易離開魔疆的。自己身上有什麼能夠吸引她的地方?

「想知道原因?」雪莉輕輕地笑了起來。

楊開神色肅然,輕輕點頭。

「也罷,反正已經找到你了,等會還要你出力,就讓你明白也無妨!」雪莉突然變得好說話起來,聽她話中的意思,似乎是要解開楊開的疑問,眾人不禁翹首以盼,側耳傾聽。

哪知雪莉素手一揮,澎湃的真元湧出,直接將其他人隔絕開來,只留了下了自己和楊開還有郁末三人。

楊開臉色微變,扭頭四望卻是什麼都看不到,只有一層藏青色的光幕籠罩在頭頂上,連本來靠在自己身邊的巫劫都消失不見了。

這女人……手段果然深不可測!楊開一臉的忌憚。

雪莉的美眸卻流露出激動和興奮的光彩,玉指一彈,一縷精芒朝楊開激射過來,不帶絲毫殺機。

楊開皺了皺眉,並沒有躲避,那縷精光氣勢如虹,擦著楊開的胳膊打了過去。

嗤……地一聲輕響。

楊開的胳膊上一陣刺痛感傳來,殷紅中夾雜金輝的血液湧出,但那胳膊上傷口處的血肉卻是不斷地蠕動,只是一瞬,傷口便已癒合。

「果然如此!」雪莉的雙眸綻放出狂熱的神采,盯著楊開的傷口處喃喃著。

郁末站在她旁邊,眉頭緊皺,看起來有些不明所以。

「你是不是很好奇,為什麼我身為一方魔將,卻這般針對於你?」雪莉問道。

楊開點頭。

「呵呵……」雪莉嬌笑著,花枝亂顫,「那是因為你我的血液中流淌著同樣的力量!」

這般說著,雪莉忽然伸出手指,在自己的玉臂上划了一下,白皙的胳膊頓時出現了一道傷痕,鮮血從中流了出來。

「大人……」郁末驚呼,不過下一刻便怔在了原地。

因為雪莉胳膊上流出來的鮮血,居然也有一層淡淡的金芒閃爍著,只不過跟楊開的比較起來卻很微弱。

而那傷口也同樣在一種神奇的力量下,緩緩癒合著,速度上差了楊開很多很多,兩者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魔神金血?」楊開失聲驚呼。

「你果然知道!」雪莉激動萬分,俏臉都有些扭曲。

「你怎麼會有魔神金血?」楊開不敢相信地望著雪莉。

「這句話我同樣要問你!」雪莉往前邁了一步,大山崩塌般的威壓從天而降,壓得楊開身子一矮,險些喘不過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