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五十八章 聖主大人救命啊

第八百五十八章 聖主大人救命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般的戰鬥,楊開是不太願意藉助秘寶之威的,但眼前的敵人是魔將雪莉,所以一上來他便取出了那一件聖級上品的銀葉秘寶。

否則根本突破不了雪莉的神念封鎖。

銀光大熾,鎖定在楊開身上的神念,一下子就被逼了回去,雪莉失神間,楊開已竄上了百丈高空。

「好厲害的秘寶!」雪莉也感受到那件秘寶中蘊藏的恐怖威能了,黛眉皺起,神色不悅小說章節。

郁末已化為一道流光,朝楊開追了過去,魔元涌動,一邊打出精妙的武技封鎖楊開的去路一邊獰笑:「你跑的掉么?」

楊開置若罔聞,揮手在眼前做了一個劈砍的姿勢。

下一刻,那虛空之中陡然出現了一道漆黑的裂縫。

郁末神色一呆,怔怔地望著那如無盡深淵般的虛空,神念探入其中,卻如石沉大海,沒有絲毫反應。

那漆黑的深淵,猶如一隻無形的猛獸,連他的神念都能吞噬掉。

「郁末回來!」雪莉匆忙招呼一聲,雖然她不知道楊開到底施展了什麼樣的手段,但那漆黑的裂縫中卻傳來一陣陣讓她心悸不安的氣息。

感應之中,己身所處的空間似乎都變得有些支離破碎。

喊話的同時,素手飛揚,漆黑的魔元如綢緞一般,筆直地朝楊開所處之地飛去。

楊開的半邊身子已經鑽進了虛空裂縫內,卻還是沒來得及遁走,雪莉的攻擊打在他的肩膀上,剎那間便響起了骨頭錯位的聲響。

狂暴的能量爆發出來,讓被撕裂出來的虛空裂縫出現了一些不穩定的跡象,裡面流淌的虛空亂流紛紛如困獸一般奔騰起來。

不敢怠慢,楊開一頭扎了進去,臨走之前,怨毒而又忌憚地望了雪莉一眼。

裂開的虛空裂縫迅速合攏,整個世界驀然平靜下來。

雪山的峰頂處。張傲和曹管等人面無血色。傻乎乎地抬頭仰望,全都怔住了。

郁末也臉色蒼白地落下地來,皺著眉頭,沉聲問道:「大人,這是什麼手段?」

「不知道……」雪莉緩緩搖頭,略微感知了一番,臉色陰沉如冰:「人已在百里開外!」

「什麼?」郁末震駭萬分。前一刻那人類小子還在自己眼前,下一刻居然就出現在了百里開外,這是怎麼做到的?

即便以雪莉大人的修為,恐怕也沒辦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移動這麼遠的距離,難道那虛空之中本來就存在一處虛空甬道?

仔細凝視,郁末卻又沒發現任何端倪。

「剛才跟那小子在一起的人呢?」雪莉轉頭看了一圈。發現巫劫居然也不在了。

「逃了!」張傲急忙回答。

「廢物!」雪莉咬牙怒罵,一群人圍堵在這裡,居然讓兩個人全跑了,楊開能跑並不奇怪,那種手段實在太過神乎其技,連雪莉都只能略作干擾,無法攔截,另外一個人只有入聖一層境的修為。又如何能逃的掉?

「大人。我們追不追?」郁末輕聲詢問。

「當然要追,即便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抓住。這一次他休想逃跑!」雪莉輕哼一聲,嬌軀晃動間已化為一道虹光,迅速離去。

郁末急忙跟上。

張傲和曹管兩人面面相覷,後者道:「張兄,我們怎麼辦?」

「跟上吧,還能怎麼辦?」張傲苦笑不迭,他也沒想到那位一力慫恿自己來這無盡雪山的神秘人會是魔將雪莉,但事已至此,只能一條道走到黑了。

否則勾結魔將的消息傳揚出去,他破玄府和曹管的戰魂殿必定會為千夫所指,根本無法在世上立足。

現在他也只能期望那位雪莉大人說話算話,待這次事了將那方圓幾萬里的疆域送給他和曹管經營。

一眾入聖境和超凡境的強者紛紛展開身法,尾隨著雪莉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百里開外,一處空間忽然變得扭曲摺疊,下一刻,一道裂縫出現,楊開從中竄了出來,臉色蒼白如紙。

「魔將之威,果然名不虛傳!」輕咳了幾聲,楊開恨得直咬牙。

他以為有撕裂虛空的手段,自己可以輕鬆逃脫,卻沒想到還是低估了雪莉的強橫之處。

她確實不了解撕裂虛空這個神通,但對她這種修為的強者來說,萬法殊途,大道同歸,隨意的一個舉動都可以破壞掉楊開逃跑的打算。

不過也多虧了能夠撕裂空間,否則楊開即便是手段盡出也休想從這等強者手下離去。

神念放出,略微感知一番,楊開面色一變。

雪莉居然正在迅速接近自己,距離此地只有五十里之遙了,恐怕用不了幾十息的功夫便能追到這裡來。

咬了咬牙,楊開再一次撕裂虛空,遁入到那虛空裂縫之中。

正在急忙朝這邊趕來的雪莉忽然頓住了步伐,恐怖的神念無聲無息地朝四周擴散,神色陰霾。

片刻後,郁末追了上來,見她駐足原地,奇怪地問道:「大人,追到了么?」

雪莉緩緩搖頭:「氣息消失了,也不知道他動用的到底是什麼手段,似乎可以打出一條虛空甬道來,瞬間移動到百里開外……」

「這世上還有這樣的手段?」郁末吃驚不小。

「上古時期有很多我們所不了解的手段,那種種神奇之處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揣度的。」雪莉說了一聲之後擺手道:「別說話了,我要查找他的位置……哼,以為這樣就可以逃出生天?未免也太小看本座了!」

郁末當即噤聲,站在雪莉旁邊靜靜地等待起來。

無邊的黑暗虛無之中,楊開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盤膝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