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六十二章 不負所托

第八百六十二章 不負所托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幾位古魔一族的統領殷切地望著楊開離去的方向,許久許久都無法平靜。

「麗大人,該讓族人知道這個振奮的消息了。」花墨沉聲說道。

「恩。」麗蓉輕輕頷首,「是時候了。」

這般說著,美眸盈盈地望向巫劫,溫婉地笑著:「聽主上說,你叫巫劫是么?」

「是。」巫劫的表情有些局促和不安,之前他跟楊開還被魔族一位魔將追殺,逼不得已逃進這片小玄界,現在面前又站著五位魔族的入聖境強者,巫劫不由地生出一種才離虎穴,又入狼窩的悲哀感。

好在這些人對自己沒有惡意,而且他們跟楊開的關係似乎也不淺。

「既是主上的朋友,那便不是外人了。請隨我來,關於外面的情況,我們需要詢問一番。」麗蓉輕輕頷首,領頭朝堡內走去。

「請!」寒菲神色冷漠地招呼著。

巫劫牽強一笑,不得不跟在麗蓉身後。

正好他也有很多疑問想問一下這幾位魔族強者。

……

堡內的地下密室中,楊開盤膝而坐,並沒有著急立刻動手煉製聖丹。

而是屏氣凝神,讓自己變得平靜。

這間密室是他當初修鍊魔神變使用過的,所以來到這裡之後也是輕車熟路。

他如今的煉丹水準,應該在聖級下品煉丹師的極限,距離中品只差一步而已。

但也不是說無法煉製聖級中品丹。

藉助靈陣和萬葯靈液的話,煉製一枚聖級中品丹應該不是難事。

放空了身心,無欲無念,腦海中一幕幕自身經歷過的場景走馬觀花般的閃現著,這些場景全是跟煉丹術有關的。

自己從煉丹真訣中窺探而來的經驗和知識,以及學習煉丹術至今經歷的磨難和取得的成就,這些散亂的記憶被楊開有目的地回憶起來,漸漸地串聯到了一起。

他就彷彿變成了一個局外人,正在看在另一個自己。在煉丹之道上逐步地成長著,從最低級的凡級丹,到地級,天級,玄級,靈級,聖級……

另外一個自己以極短的時間。在煉丹術上穩定而迅速地成長著,一枚枚靈氣逼人的丹藥被煉製出來,每一顆丹藥都似乎是一個新生的生命,充滿了勃勃的生機。

終成長到能夠輕易煉製聖級下品丹的程度。

楊開莜地睜開了雙眸,一種難以言喻的自信在全身蔓延——他非常確定,以現在的狀態煉製那枚聖級中品丹。必定能夠成功。

花費了好些年收集過來的種種靈級聖級靈草妙藥被取了出來,有規律地擺放在眼前。

神念放出,衝進自己的小丹爐內,在丹爐內刻畫著能夠提升煉丹成功率的靈陣。

一隻手捏起一味藥材,伴隨著一陣金光的閃耀,真元凝聚到手上,猶如一枚燃燒的小太陽。焚煉灼燒著藥材內的雜質,凝練著藥液。

不多時,藥液被凝練了出來,青翠欲滴,宛若一枚綠色的淚珠般,散發著逼人的靈氣。

真元包裹著這一滴藥液,懸浮在丹爐旁邊,楊開又拿起另外一味藥材。如法炮製。

過了一陣,丹爐內的靈陣也刻畫完畢。

一味味的藥材被凝練,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

楊開的眼前,只剩下了煉丹的世界,只剩下了眼前的藥材,暫時忘卻了自己煉製的聖丹的作用,身心毫無壓力。所有的動作都是率性而為,行雲流水。

地下密室內,葯香味瀰漫開來。

……

魔古堡的一座宮殿之中,古魔一族的五位統領神色凝重。從巫劫那詳細地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之後,他們這才明白楊開為何這般迫切地趕了過來,要煉製那枚助他們脫困的聖丹。

時間不等人啊,他也是被逼無奈才這麼做的。

「雪莉應該已經找到背棺人了,如果巫某所料不錯,她現在應該正與背棺人大戰。」巫劫一邊說,一邊打量那五人的神色。

「那個叫雪莉的魔將,是有著入聖三層境的修為吧?」麗蓉黛眉凝成一線,沉聲詢問著。

「不錯,是天底下最頂尖的幾位高手之一。魔族的四大魔將,全都是這個修為!」

「麗大人,棺奴前輩去世之前應該是只有入聖兩層境的修為,而且他的肉身早已腐壞多年,對上那個魔將,只怕撐不了多久。」寒菲怒容滿面,恨不得現在就衝出去幫棺奴前輩一把。

「棺奴前輩應該不是那女人的對手,不過那女人只要還想打探大魔神的線索,就不會下死手……所以暫時不用擔心,我們也只需等上兩三日就能行動了。」麗蓉輕輕地說著,忽然又想起一事:「不過據主上說,那女人在很久以前無意間得到了一些魔神金血,煉化進體內,但願她不會施展什麼魔神的神通吧,若真是那樣就麻煩了。」

「魔神神通?」巫劫眼帘一縮,神色變幻不已,遲疑地詢問道:「你們說的……該不會是那傳說中大魔神吧?」

「正是大魔神!」花墨正色頷首。

巫劫嘴角抽了抽,不敢多問什麼了。事關大魔神,可不是他能夠隨意打探的,知道的越多,就越難脫身。

就在幾人說話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了一陣紊亂的氣息,伴隨著咔嚓嚓的聲響,整個小玄界似乎都有些搖晃了。

麗蓉俏臉一冷,霍地從椅子上起身,下一刻便已來到了外面,抬頭望著天空。

其餘眾人也都急忙趕了出來。

「已經開始了……」麗蓉幽幽地說道:「應該是那魔將正在與棺奴前輩戰鬥,影響到了我們這裡。」

「敢對棺奴前輩下手,待我出去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