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六十四章 是該好好教訓一下

第八百六十四章 是該好好教訓一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雪山中,近千名古魔族人自小玄界中走出,散落在這偌大一片地帶。

不遠處,以雪莉為首,郁末,張傲,曹管等人凝神戒備,好奇不已,不知道這群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驀然,天地能量變得凌亂,從小玄界中走出來的那些古魔族人,身體內似乎全都傳來大小不一的吸吮力,瘋狂地吞噬著周旁的天地靈氣。

剎那間,方圓十幾里的天地靈氣被吸納殆盡。

更遠處的天地能量迅速湧來,不斷地被古魔族人吸收。

天空中風雲變幻,一陣陣恐怖的威能當頭壓下。

所有人都面色大變。

古魔族人卻紛紛露出驚喜的表情,敞開了身心,迎接那天地威能的洗禮。

巫劫表情怪異地觀望著,好一會才失聲驚呼:「突破?」

這場景,這動靜,分明是即將突破的徵兆,而且這還不是一兩個人突破,近千位古魔族人,有一大半人正在突破的邊緣。

剩下的那些,身體內的力量似乎都在一瞬間提升了不少。

楊開的表情也變幻不已,驀然回想起來,自己當初從自己的世界來到通玄大陸的時候,實力也是在一瞬間得到了提升。

被封印在身上的無形枷鎖被打碎之後,得到了這片天地的滋潤,境界和修為自然而然地就會提升一截。

古魔一族的族人此刻面臨的情況,跟自己當初應該差不多。

扭頭四望,楊開驚奇地發現,這些即將突破的古魔族人中,要屬寒菲和花墨兩人鬧出來的動靜最大。

他們兩位統領本是入聖一層境的強者,也已經修鍊到了極限,此刻再突破的話,那便會成為入聖兩層境。

入聖境強者的突破,可不是鬧著玩的。

兩人似乎也知道這一點。當即展開身法,遠遠遁走,免得自己突破時產生的天地威能,影響到其他族人。

楊開緊張地望了一眼麗蓉,赫然發現這個美婦容光煥發,神采飛揚,美眸熠熠。明顯在離開小玄界,踏足此地的時候,實力提升了不少。

銀牙和血戟同樣如此。

「麗大人……」楊開在她身邊呼喚了一聲,「族人是不是應該散開一些?」

要突破的人實在太多了,匯聚在一起帶來的天地威能連他都心悸不已,不散開突破的話。極有可能會出現一些傷亡。

但是此刻,強敵覬覦,散開也不是明智之舉。

「不用。」麗蓉緩緩搖頭,「主上是不是忘記我族人最大的本錢是什麼了?寒菲和花墨已經走了,只要他們突破時的天地威能不影響到族人,族人就不會有事。」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驀然想起。古魔一族最大的本錢,便是那強橫至極的身體素質。

同等級的武者,古魔一族的身體素質要比其他任何中都都要強出一大截。

而且,他們還可以展開魔紋!讓身體變得更堅韌。

承受天地威能的洗禮,恰恰就需要強橫的身體素質。

麗蓉一副絲毫不擔心的模樣,楊開自然也就放鬆下來。

「而且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族人的突破,主上,那個女人便是當今的一位魔將吧?」麗蓉遙遙地望向雪莉。詢問道。

「恩,入聖三層境的強者。」

「還不錯的樣子。」麗蓉輕笑一聲,審視評價著雪莉:「總算我魔族沒有沒落的太厲害。」

與此同時,郁末也皺著眉頭在雪莉身邊道:「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看他們這些人的樣子,好像是有很多人都要突破了,要不要……」

雪莉緩緩搖頭:「他們是我魔族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和那個人類小子待在一起,但這個時候如果出手,可能會引起他們的仇恨。等他們那邊完事了問問吧,如果可以的話。把他們帶回沙城。四位入聖一層境,一位入聖兩層境……很強大的力量!如果能將他們收服,那我沙城的實力將會凌駕在其他三人之上。」

「大人說的是!」郁末垂首應著,也不再多說。

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魔族人人數不少,高手數量也多,若是真能收服的話,必定會成為一大助力,到時候其他三位魔將手下的力量就無法與雪莉大人相提並論了。

「他們似乎並不打算阻止我族呢。」麗蓉遙望著雪莉,抿嘴一笑。

楊開冷哼道:「那女人大概覺得你們不是對手,所以放任你們突破也無所謂。」

「那她可能要大吃一驚了。」麗蓉大有深意地說道。

楊開訝然地看了她一眼,見她美眸中閃爍著自信的神采,不禁若有所思。

他從未見過麗蓉出手,只知道麗蓉的修為大概在入聖兩層境的水準,比起雪莉要差上一個境界。

但聽她此刻說話的口氣,似乎是一點也沒把雪莉放在眼中。

楊開咧嘴微笑,無聲而詭秘,暗暗期待起來。

他很想知道,這樣的兩個女人如果打起來,會是什麼樣的場景。

一邊數百族人正在突破,一邊靜觀其變。

雪山中的氣氛詭秘而凝重。

轟隆隆,咔嚓嚓……

天空中恐怖的天地威能驀然降落,如一條條獠牙之蛇,狠狠地砸向人群。

悶哼聲響起,不少正在突破的古魔族人在第一輪便受了些傷,嘴角滲出鮮血。

如果是一個人突破,以他們的身體素質,根本不虞擔心為天地威能所傷,但是這麼多人匯聚在一起,連帶著那天地威能也變得恐怖異常。

幾個人平攤,也有些承受不住的跡象。

但那幾個受傷的古魔族人非但沒有絲毫驚慌,反而全都大笑著,神態桀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