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八百六十六章 血遁

第八百六十六章 血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雪莉和麗蓉的大戰,基本上已經是這世上最巔峰的對決了,憑張傲和曹管那群人的實力是不敢隨意插手的。

所以他們當即涌了上去,欲替郁末解圍。

破玄府,戰魂殿兩個勢力總共有四位入聖境,其中張傲更是入聖兩層境,實力不俗,加入戰圈之後,頃刻間便將銀牙和血戟兩位新統領的氣焰打壓了下去。

以五敵二,即便銀牙血戟兩人施展出了魔神變,也是險象環生。

「聖主大人,我們要不要幫忙?」巫劫看的眼皮子直跳,忍不住詢問道。

「不用。」楊開搖了搖頭,這種規模的戰鬥,巫劫是幫不上什麼忙的,楊開本來打算出手,可感應一番之後才發現,已經沒有必要了。

左右的遠處,有兩道身影正在急速馳來。

正是已經成功突破的寒菲和花墨兩位統領。

前者氣息冰寒,後者氣息雄渾,人未到,聳人聽聞的壓力已經降臨,正捉襟見肘的銀牙和血戟兩人面色一喜,攻擊變得愈發狂猛。

潔白的雪山,幾乎已經被漆黑的魔元籠罩,讓這一片世界變得如籠罩在黑暗之中。

咻咻咻……

一道道蘊藏了毀滅威能的冰棱鋪天蓋地地激射了過來,朝張傲和曹管那群人當頭襲去,危機降臨,張傲曹管等人遍體生寒,匆忙躲閃,但在那雪山的地底深處,卻莜地探出無數只詭異的黑色大手,朝他們抓了過去。

同時花墨已如鬼魅般,從下方激射而來,精妙的能量波動從他手上傳出,狠狠地拍擊在敵人的方位上。

驟然遇襲。張傲和曹管等人狼狽異常,除了實力稍高一籌的張傲平安無事之外,其他的入聖境全都被打的喋血倒退,險些當場喪命。

「他們完了!」楊開冷哼一聲,不再關注這邊的戰鬥,而是將目光投向更高的天空處。

在那裡,麗蓉和雪莉的戰鬥已到白熱化的程度,後者之前在心驚之時吃了一次小虧,但穩定住心神之後還是不落下風。

兩個美婦級別的人物似乎正好棋逢對手。拼個旗鼓相當。

一圈圈奇異的能量和神魂波動在那邊滌盪開,那些波動精妙非常,所過之處,似乎整片天地都被引動了。

在那些波動之下,楊開感覺到整個世界有一種要崩壞的前兆。

心頭駭然。知道這是頂尖強者在對戰時帶來的影響,愈發專註地觀望著,企圖從中汲取到有用的東西。

不過讓他失望的是,雪莉似乎再無之前的盛氣凌人,在面對麗蓉的時候,總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當她察覺寒菲和花墨已經趕來之後,更加沒有了戰鬥的**。

皎月下。兩道人影一觸即分。

相隔百丈遙望,兩個美婦都萬分凝重地望著對方,麗蓉的美眸中閃動著無限殺機和仇恨,雪莉的眼中卻是滿滿的忌憚和遲疑。

古魔一族。是整個魔族的傳奇。

麗蓉只有入聖兩層境的水準,便能與她這個魔將分庭抗禮,若是讓她成長到三層境,只怕當今魔尊都不會是她的對手!

意識到這一點。雪莉的心動搖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繼續與這個傳奇一族的領袖為敵。更暗暗後悔之前草率擊殺了那位背棺人。

若非如此,大家還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的,畢竟都是魔族中人,沒必要在這些人類面前自相殘殺,叫外人看了笑話。

可一接觸到麗蓉的眼神,雪莉就知道這份仇怨是沒法化解了,已經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銀牙緊咬著,雪莉低喝道:「古魔一族……本座今日見識了……魔尊大人會來找你們的,希望你們到那時候還能像今日這般囂張!」

說話間,嬌軀蠕動著,宛若一條蛇一般,骨骼內傳來錯位的聲響,一股詭異的血腥氣驟然從雪莉的身體內逸散出來。

麗蓉花容一變,待察覺她要做什麼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阻止。

碰……

悶響聲傳出,魔將雪莉在那半空中爆成一團血霧,儼然已經是屍骨無存的結局。

正在下方關注戰鬥的楊開和巫劫目瞪口呆,怎麼也想不到雪莉會這般決絕,而且她也沒到那種山窮水盡的程度。

不過隱隱地,楊開還是有一種不太協調的感覺在心中生起,暗暗覺得雪莉不可能就這麼死了。

「血遁?」麗蓉咬牙低喝,雙眸凝視著在那虛空爆開的血霧,素手揮揚,濃郁澎湃的力量朝那邊籠罩過去,但那血霧卻很快消散在天地之間,讓她一下打了個空。

與此同時,正被寒菲逼得手忙腳亂,受創不輕的郁末身旁,忽然詭異地浮現出一滴滴散發淡淡金芒的鮮血。

那些鮮血將郁末包裹著,以迅雷之勢化為一道血光,遙遙地遁向遠處。

麗蓉霍地轉身,神色陰霾地朝那個方向望去,貝齒咬得嘎嘣響,芳心暗恨,卻又無計可施。

她沒想到,雪莉居然會這樣的一招,這一招施展起來雖然及其消耗元氣,但用來逃跑卻是再合適不過了,一旦施展,麗蓉也沒辦法阻攔。

因為這是屬於大魔神的神通!

看樣子她在煉化那些無意間得到的魔神金血的時候,運氣相當不錯,從中領悟到了屬於大魔神的一些奧秘。

然而,正當所有人都以為雪莉已經成功遁走的時候,遠在幾十里開外的地方,一縷金黃色的光芒忽然綻放了出來。

在那天空之中,一條金光燦燦的鎖鏈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甩動,傳來嘩啦啦的聲響。

那金色的鎖鏈長不知幾許,宛若劃破了蒼穹的金河般,散發出最純正的陽屬性氣息。<